第104章 他是為了救她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4:50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滿心思都在他的穴位上,畢竟行醫要求必須全神貫注。

她隨口應道:「沒有。」

這種關鍵時刻,難道不該是將所有關注都放在自己的身體上嗎?這男人的關注地點真令人匪夷所思。

她心底腹誹著,卻沒有發現自己回答完這話時,男人薄唇邊輕微牽起的弧度。

穴位扎完,再抬頭時,男人已經徹底沒有了知覺。

她連忙湊近了他幾分,仔細看著他。

雖然是一張易容的臉,可不知為何,她竟然覺得非常有欣賞價值。

這死悶騷死傲嬌,早已看穿了她的身份?只是故作不說罷了。

她輕輕嘆了一聲,靠著一旁的車壁,閉上雙眸進入空間。

「喂,系統,在不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馬甲都掉了,應該……可能……大概……不會有事吧?

她可是記得清楚,這系統說過,馬甲一旦掉了,自己任務失敗,就再也沒有回去的機會了。

在空間里喚了好幾次,也不見屏幕出現。

她心底正想著作罷離開時,屏幕突然「噔」地一聲亮了。

「雲小姐,你找我有事?」

雲輕歌:「……沒事我才不會找你。」

「哦,沒事也可以尋我聊聊的。」

「……」誰想和你聊,你這系統一點都不可愛也不善解人意。

「雲小姐,你有什麼事?」

「我的馬甲都暴露了,任務不會失敗吧?」

屏幕上的圓球似乎顯露出了一分驚訝的表情,似是對雲輕歌這番說法非常驚奇。

雲輕歌斜著眼睛看它,等待著它給出個回答。

倘若這死系統敢說出什麼不好的來,她會有衝動把屏幕給砸了。

其實內心深處是真的緊張的……

「雲小姐,你對馬甲是不是有什麼誤解?」

雲輕歌:「?」

等等,這話聽上去令她有股不安的錯覺?

「我們任務里的馬甲是指的你是從現代穿越而來完成任務的馬甲,不能讓這個世界的人察覺到你是從書外而來。」

雲輕歌:「……靠!」

有句髒話不知當講不當講?這死系統把她坑得真的慘!

「你,你個死系統,你害我白白緊張這麼久?」她邊說邊挽起衣袖,恨不能撲上去把這系統給暴揍一頓。

系統察覺到她的暴脾氣上來了,連忙要遁走。

「等等!金衡也算是解決了,你該按照之前我們說好的事兒,將紅色無憂草給我!」

那方系統黑了。

雲輕歌心底狠狠罵了一番,還待說什麼,系統再次亮了。

「雖然這次女主的男配不是你處理的,可也看在你功勞在,系統決定贈給你一株紅色無憂草。」

一聽可以,雲輕歌狠狠握了握拳頭。

這真是太好了!

離大反派解毒就更近一步了。

雖然知道依賴空間太過實在不妥,但藥方里的草藥許多都是難尋之葯,可不像現代交通發達,四處挖草藥很好解決。

……

雲輕歌帶著夜非墨回到王府時,男人依舊沒有醒,是掩藏在附近的暗衛出現將夜非墨給帶進東院。

雲輕歌始終放心不下,自然一直守在夜非墨的床沿邊。

毒是能壓制下去了,只是這次毒發也是因為動了武功。

她握著的拳頭久久沒有鬆開。

他是為了救她?

不可思議!

大反派總是能在她最危險的時候出現,心底一暖。

若是她也會武功就好了……

想著想著她都有些犯困。

這時候青玄入了屋子,剛想出聲,突然,目光頓在雲輕歌的臉上,下意識地叫了一聲:「女賊?」

雲輕歌抬起頭,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青玄。

臭小子,罵誰呢?

「呃呃呃,你是……王妃?」青玄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雙眸,彷彿活見鬼了,指著雲輕歌。

他的手指顫了顫,好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指著王妃實在無禮,連忙放下。

雲輕歌對著他做了一個噤聲的表情,朝著他揮了揮,讓他退出去。

「王妃,屬下要伺候王爺……」

「我來。」雲輕歌一點都不避諱。

不就是給死傲嬌洗漱一把。

青玄一點都不覺得不妥,甚至在心底還暗暗覺得大喜,便點點頭退出去。

王妃留下親自伺候王爺,真是大喜事。

雲輕歌起身,正要去取過乾淨的布巾,結果一轉頭瞧見青玄那大傻子出門的時候還格外高興地哼唱了一手小曲兒。

她嘴角抽了抽。

以前怎麼沒看出青玄原來這麼逗的嗎?

她將布巾擰乾,走到夜非墨的身側,替他擦拭臉,擦了半天才想起這傢伙是易容的。扔掉布巾,她作勢要撕下他臉上的易容人皮。

剛摸到縫隙,手腕一重,她的手被他狠狠捏住。

「王爺?」

他睜開眸子,「你做什麼?」

「哦,我幫你洗臉啊。」

她揚了揚眉梢,明顯很意外。

他醒來地太快,按照道理應該睡到明早去才行。

他半眯著眸子看她,緩緩撐著身子勢要坐起。

雲輕歌連忙將他扶起。

「本王沒事了。」

「你別逞能,你現在才剛剛壓下去,你再好好休息會吧,我絕對不吵你。」她說罷,豎起三根手指頭對天發誓般。

她真的擔心他。

夜非墨側過頭看她認真發誓的模樣,一雙眸子里晶瑩閃爍,也隱約能瞧見她眸底映著的擔憂。

男人抿了抿唇,「……好。」

可能是她眼底的擔憂實在不像假的,輕而易舉就打動了他。

雲輕歌微笑,手剛要再摸向他的臉,結果被他的大手隔開了。

他順手撕下了臉上的易容人皮。

那張俊美絕倫的臉顯露,每次看都能令雲輕歌驚艷,她竟然痴迷了一瞬。不過,今日的男人面色稍顯蒼白,有了一分病弱的模樣。

她覺得書中的雲輕歌真是個腦子不清醒的,放著這麼厲害帥氣的大反派不要,非要那什麼長相如謫仙般的夜天珏,還非得作死。

換她,她一定選眼前這隻。

「看夠了嗎?」見她目不轉睛,男人語氣微沉,但也並不顯惱意。

他以為,這女人對他模樣並不喜歡。

雲輕歌回神,連忙搖頭,「哦,我這就給王爺洗臉。」

她起身再次將乾淨的布巾取來,替他洗臉。

她動作很小心,剛把他臉擦乾淨準備收拾走人,卻聽他說:「就擦個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