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酒吧打架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8:09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聳肩,坦然道:「這你可得問雷大小姐了。」

雷雅音起身,順勢就坐到了喬御仁身邊。

她回身對喬御琛道:「御琛大哥,請坐吧。」

喬御琛走到安然身邊坐下。

喬御仁看向雷雅音,眸光不善。

雷雅音忙解釋道:「是我約了安然吃飯,想要用安然把御仁叫出來,沒想到,御琛大哥你會給安然打電話后,自己找了過來。」

喬御琛未語。

安然看他:「你怎麼也來了。」

「監督你,你的身體,現在可不能喝酒。」

「我自己知道,所以我不會喝酒的。」

「萬一呢?」喬御琛挑眉:「我還是看好你比較放心。」

看到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喬御仁心裡覺得有些鬱悶。

他隨手拉開一瓶啤酒,咕嚕咕嚕的灌了進去。

雷雅音見狀,忙去搶她手中的酒:「御仁,哪有你這樣喝酒的啊。」

喬御仁將一罐喝完,放到桌上。

「來到酒吧,不喝酒來幹什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對著服務員招手:「來十罐啤酒。」

安然坐在那裡,覺得此刻莫名的尷尬。

服務員送來酒,喬御仁拉開一罐,遞給喬御琛:「哥,喝酒嗎?」

喬御琛未動。

喬御仁冷笑:「就知道,你不會喝。」

他說完,咕咚咕咚的又開始灌自己。

一罐接一罐,到第四罐的時候,雷雅音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她起身,一把將他的酒搶了下來。

「御仁,夠了,別喝了,我今天叫你來,不是為了讓你喝酒的,我只是想要跟你吃頓飯,你幹嘛要這樣折磨你自己。」

「不喝酒,在這裡坐著幹什麼?大眼瞪小眼嗎?」

他將啤酒重新奪了回去,又開始喝了起來。

他的心裡是真的悶,很悶。

他最愛的女人,跟他哥哥是夫妻。

他們坐在一起聊天的樣子,偏偏看起來又那麼的登對。

他嫉妒,嫉妒的快要發狂了。

雷雅音擔心不已:「是我錯了,我不該用這種方式逼你出來陪我吃飯,你酒量不好,拜託了,別喝了。」

安然忽的站起身。

對面的兩人都將目光落到了她身上。

她看向身側的喬御琛:「我去一趟洗手間。」

喬御琛看她:「我陪你。」

「不用。」

安然說著,已經轉身走了。

喬御仁放下酒,握拳。

喬御琛表情清冷,「雅音,你陪安然去洗手間。」

雷雅音猶豫了片刻,起身走了。

喬御琛抱懷,望著對面的喬御仁:「喝吧,趁機把所有酒全都喝完。」

「我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

「那你就不要在安然面前裝出一副可憐不堪的樣子。」

喬御琛眼神一陣冷:「你以為你這樣喝酒,雷雅音為你擔心,安然就會無動於衷了?她明知道你的心思,還要看著你自己折磨你自己,你覺得她會開心嗎?喬御仁,你真的很有辦法,用無形的刀刺她的心。」

喬御仁垂眸,心中有幾分愧疚。

「我告訴你,你想喝酒,想灌死自己,可以,離她遠點兒,沒人管你。」

喬御仁一句話也不說,只是默默的將手,從桌邊收了回來,沒有再碰酒瓶。

洗手間里,安然洗了洗手,站在鏡子面前,表情凝重。

雷雅音從外面進來,看到她,嘟嘴:「你說,我是不是搞砸了。」

「下次不要再這樣了。」

「我沒想到御琛大哥會來。」

「今天,即便喬御琛不來,我們三個也痛快不了,我夾在你跟御仁中間難受,御仁看著你跟我難受,你看著我和御仁,你心裡就不難受了嗎?」

「我只是想要讓御仁出來吃頓飯,我叫不動他,所以……」

「所以就動了這種歪腦筋?如果你提早說明,我絕不會陪你走進這裡,這件事兒,下不為例。」

「知道了,」雷雅音鬱悶:「一會兒你幫我勸勸御仁,讓他別喝了,我怕他喝多了,傷身體。」

「我走了,你幹嘛不好好勸她,你追過來幹什麼?」

「御琛大哥讓我過來的。」

「那就沒必要勸了,」安然說完就往外走去。

「為什麼。」

安然覺得,這個雷佳音有的時候想事情的時候,是不用腦子的。

她也懶得解釋。

兩人穿過走廊出來,右手邊傳來熱鬧的起鬨聲。

「喝,喝,全都喝完,不然老子今天跟你沒完。」

「對不起,先生真的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聽到這聲音,安然轉頭看去。

自己右側幾米開外的圓桌上。

幾個男人正在逼著一個女人喝酒。

而那個女人,正穿著抹胸上衣和超短的黑裙子在求饒。

雷佳音順著她的視線往那邊看去,不禁凝眉:「你看什麼呢,走啊。」

安然沒有看她,只是道:「你先回去吧。」

她說著,就往那桌走去。

「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了嗎?知道老子這條褲子有多貴嗎,你一個賣酒的,拿什麼賠?拿身體嗎?行呀,大爺今晚包了你的場兒,你跟我走。」

「我不出台。」

「我艹,我在你們店裡混了這麼久,還第一次聽說,賣酒不陪睡的,怎麼,你們這裡有這規矩?」男人說著,問坐在自己身邊的另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穿著同樣誇張,還染著粉紅色的頭髮。

她壞笑著翹起二郎腿:「沒有,這位大姐是新人,才來了半個月,不懂規矩,哥,別生氣啊。」

「大姐?這娘兒們多大了。」

「聽說呀,快三十了,還坐過牢呢。」女人說著,嘴角瞥了瞥,滿是不屑。

男人邪性一笑:「喲,看著一副青春少女的樣子,資歷倒豐厚的很嗎,坐過牢的女人,我還真沒試過。」

他上前一把握住了女人的手:「今晚,小爺就點你了。」

「可以,出台費一個億,人民幣。」

身後突然傳來聲音,所有人都向安然所在的方向看去。

安然抱懷,走了過去,抿唇一笑,「掏錢吧。」

安然長相本就出眾,站在這種地方,就格外的顯眼。

男人見狀,甩開握著女人的手,走到了安然的身前。

「喲,哪兒來的美人兒呀,姿色不錯嗎?也是新來的?」

坐在椅子上粉發女人笑:「這個我可不認識。」

眼看著男人的手,立刻就要撫到安然臉上了。

站在一旁的女人連忙上前,將男人推開,擋在了安然身前。

「先生,她不是我們這裡的工作人員,請你自重。」

「自重,老子還真不知道這兩個字怎麼寫。」

女人回身,握住了安然的雙肩:「然然,你先離開這裡。」

安然望著她,眼神里有失落,有傷心:「楠楠姐,這就是你告訴我的,找到的好工作嗎?」

金楠羞愧的垂眸:「我以後再跟你解釋。」

男人上前,一把將金楠拉開:「滾開,別擋路。」

他走到安然身前:「離開?那可不行,既然你是她的朋友,那今晚你陪我吧,幫她抵了債。」

「行,拿出錢來,一億人民幣。」

「一億?呵,」男人不屑一笑:「老子一分錢不花,就要睡你。」

「就憑你?你也配?」安然後退一步,上下打量男人:「你是不是從來不撒尿照你自己的樣子?癩蛤蟆吃天鵝肉我能理解,你一隻死耗子也想占我的便宜?」

「喲,小妞兒,嘴巴挺毒呀。」

安然眼神一冷:「聽著,我沒心情跟你這樣的人說話,我朋友弄髒了你的褲子是吧,這褲子我賠你一條一模一樣的,當然,你也要跟我朋友道歉,道了歉,這事兒兩清,不然……」

「不然怎麼樣呀,小美人?」男人嘴角露著噁心的笑容,抬手要去摸安然的臉。

正這時,一隻大手一把握住了男人的手腕。

安然側頭看去,是喬御琛。

喬御琛的眼神里充滿了凌厲,男人看了都覺得有些心虛。

「你又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你不配知道,」他說完,就勾手給了對方一拳。

男人吃痛,後退兩步,被他的幾個哥們扶住。

喬御琛解開袖口的扣子,將外套脫下來,扔給了安然:「你只要記住一點就好,敢覬覦我的女人,你今天這頓打,挨的就不冤枉。」

男人呸了一聲:「哥兒幾個,碰到砸場子的了,給我打。」

幾個男人都站起身,走向喬御琛。

安然看向他:「你怎麼過來了。」

「不過來,難不成看你被這些咸豬手碰?」

他說完,將她拉到自己身後,護住:「乖乖的呆在我身後,別怕,他們誰都別想動你一根毫毛。」

安然看著他寬厚的背,有那麼一刻,覺得真的很溫暖。

有依靠的感覺……真好。

幾個男人一起沖向喬御琛,喬御琛勾拳應對。

一時之間,周圍一片亂糟糟的。

喬御仁聽到聲音,也連忙跑了過來幫忙。

安然趁亂將金楠扯到了身邊。

雷雅音跑過來,急道:「怎麼了怎麼了,這是怎麼回事啊,好好的,怎麼就打起來了呢。」

安然沒有心情搭理雷雅音,只是目光擔心的落在喬家兩兄弟的身上。

兩個男人,對打七個人,她還是有些擔心的。

不過……兩兄弟同仇敵愾的跟人打架的事情……應該是第一次發生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