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本王的臉你負責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4:58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半轉過身,略帶狐疑地看著他,輕眨了眨眼。

「不然?」

她的問題沒有得到他的回應,卻見男人只是蹙著俊眉,表情晦莫難猜。

雲輕歌盯著他皺眉的模樣,神情有些恍惚。

大反派這張臉果然真是個禍害,連皺個眉都如此好看。

「本王身上呢?」

雲輕歌:「……」

剛剛還讚歎著男人皺眉好看的雲輕歌嘴角抽了抽,好半晌才說道:「那……那不然,就替王爺擦拭?」

她又不是他的傭人,還得給他擦身子?罷了,看在他為救她而毒發的份上,她也就不計較了。

夜非墨看著她,什麼都沒有說,但一個眼神已經昭示了一切。

雲輕歌手伸過去,替他寬衣。

取過乾淨布巾替他擦拭身子,卻聽他沉靜了一會兒后問道:「何時認出本王的?」

雲輕歌歪了歪頭,解釋:「發現王爺能站起的那日。」

並沒有突然之間就發現了,只是心底微微的猜測,隨著二人之間更加了解后,這種猜測便越來越深刻。

夜非墨忽然沒有再說話了。

雲輕歌沒聽見他的聲音,略帶疑惑地抬起眼帘看他,正好對上他黑黝黝的眸子。

一雙深邃到看不見底的眸子,此刻正專註地用眼神描繪著她臉上的五官。

她被驚了一下,手上布巾一滑,直接摔在了地面上。

「怎麼了?」夜非墨見她竟然動靜如此大,連布巾都扔在了地面上,忍不住問道。

雲輕歌連忙搖頭,彎身將地上的布巾撿起,連看男人過分完美的身材的心思都沒有了。

「王爺,我去換水和布巾。」

幸虧布巾掉地上了,剛剛剎那,心跳真是快得出奇。

那方卻慢悠悠地傳來了男人略微慵懶的嗓音:「用不著,讓青玄做就行了。」

他言罷,揚聲喚了一聲青玄。

青玄立刻入屋。

「主子?」

「換水。」男人抬了抬下顎。

青玄點點頭,見雲輕歌正抱著水盆,有點不知所措的模樣。他揚了揚眉梢,看了一眼斜倚在床頭慵懶的男人,只是一眼,他彷彿已經看明白了。

「王妃,這個交給屬下。」說罷,青玄奪走了雲輕歌的水盆,非也似的跑了。

王爺和王妃之間,氣氛還詭異極了,他還是不要逗留好。

看著青衣少年飛奔似的跑了,雲輕歌扶了扶額,上前把門冠上,折回床沿邊。

「那……王爺,你先休息吧。」

男人輕輕嗯了一聲,忽然道:「你陪本王。」

很簡單的四個字,明明說出來很正常,可雲輕歌不知為何聽著像是在撩.她?

她暗暗掐了掐自己的手心,懷疑自己是不是糊塗了。

「那好,王爺歇下吧。」

本來天色已經很晚了。

男人瞥了一眼自己,問:「你呢?」

雲輕歌笑著說:「我也要去洗漱一番才能休息。」

他輕微頷首,「你去,本王等你。」

雲輕歌:「?」

他丫的這會兒有點反常,尤其是還頂著這麼一張顛倒眾生的臉,反常得也太過令人心慌。

「快去。」他見她不動,催促道。

雲輕歌無法,只能起身去洗漱。但,她故意磨磨唧唧,好半晌才回到夜非墨的寢屋中。

她爬上去的時候,特地看了一眼男人,見他闔上了眸子,她輕輕鬆了一口氣。

不知怎麼,明明毒發過後的男人氣場依舊還是強大得懾人,睡在他旁邊都很費力。

這死反派,之前沒瞧見她模樣的時候還一副不情不願的模樣,這會兒怎麼就願意讓她躺下了?

果然,這男人也是個顏控。

身邊的男人忽然翻過身。

她下意識地屏住呼吸。

然後……沒有了聲音。

她剛剛小心翼翼地吐出了一口氣,卻在靜謐中男人倏然出聲:「以後,這張臉除本王之外,不許讓其他男人瞧見。」

雲輕歌詫異看他。

此刻燭火也並未吹滅,彼此四目相對,呼吸可聞。

他的臉一半在光亮處,一半在陰影下,倒是那雙黑瞳是灼亮的。

雲輕歌仔細琢磨了一番他的話,好一會兒才點點頭,「好哦,王爺放心,這個事情也沒問題。」

她也不喜歡自己這張臉太過惹眼,無端惹來夜天珏的察覺,到時候免不了還要被糾纏一番,她也不希望。

他見她答應了,薄唇揚起一絲淺淡的弧度,「休息。」

雲輕歌乖乖闔上了眼。

……

第二日醒來,雲輕歌發現自己又抱著了一個人!

她睜開眼睛,暗暗抽了抽嘴角。

行吧,她怎麼又把人給抱住了,還是手腳並用?

見她醒來了,頭頂傳來了男人慵懶暗磁卻又暗惱的聲音:「還不放手?」

她才一副大夢初醒般猛地鬆開了他。

真是見鬼了,怎麼每回都把他給抱住了?

她眼睛偷偷瞥向他,男人如玉俊美的面容上並沒有什麼不耐煩和生氣,她才硬著頭皮解釋:「額,我這人有個習慣……身邊有什麼東西,就想抱住。」

夜非墨嘴角邊染上笑意。

「若是王爺是被褥的話,我也會抱住的。」雲輕歌繼續解釋。

此刻,男人嘴角邊的笑意瞬間僵硬,原本的好心情就被她給攪散了。

「將本王比喻成被子?」他聲音一瞬寒冽。

雲輕歌撓了撓臉頰,「我沒有比喻哦,是你自己要這麼誤解。」

夜非墨:「……」想咬死她。

「我先下床去洗漱……」她作勢要穿鞋,腳尖剛剛碰到鞋子,手臂就被他給拉住了。

她詫異看他。

「你易容術如此厲害,以後本王的臉由你負責。」

雲輕歌睜大眼睛,看著他一副傲嬌的模樣,有一種想一巴掌呼他臉上的衝動。

他之前那貼在下巴上的皺巴巴人皮不是挺好的嗎?非得讓她貼?

「王爺,你這樣不妥,你之前貼的人皮挺好的,萬一我再給你弄一張,會惹人懷疑。」

「本王沒讓你重新換一張,本王讓你替本王貼。」

他的聲音暗含威脅之意,那表情彷彿在說,若是不答應他就不放她出門。

雲輕歌嘴角抽了抽。

「更何況,你如今開的醫館是本王旗下的。」

行,大反派真是很奸商。

她磨了磨牙,好半晌才說:「王爺,你不知道這樣威脅一個弱女子,是不道德的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