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你姐姐的眼線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06
A+ A- 關燈 聽書

弱女子?

他將她從頭到尾都打量了一番,實在沒看出她哪裡能與弱女子沾上邊。

他的這位王妃,表面裝傻扮蠢,是個演戲高手。實則,本來也不笨,坑人也有一套,哪裡算得上弱?

自昨天開始,他明白,他是有點喜歡這個王妃。

得知她的臉連夜天珏都不曾見過,興許在她的心底,夜天珏並沒有在她心底佔據很重要的位置。

「王爺,你覺得呢?」

「你不想答應?」他目光一寸寸暗下來。

「啊,沒,沒有,怎麼會不同意呢。」雲輕歌想到什麼,忽然笑眯眯地說,「不過王爺,那既然我們都已經知道彼此的秘密,我們就真的是一條船上的人了。」

他揚了揚眉梢,沒說話,只是眼神告訴她:不然呢?

「那就好,以後我一定盡我最大所能幫王爺,只要王爺需要我幫忙。」

夜非墨抿了抿唇,道:「若是往常他人知道這事,你該知道會是何下場。」

雲輕歌點點頭。

殺人滅口嘛,她懂的。

畢竟鬼帝的身份太隱晦,若不是夜非墨這男人時常用鬼帝身份出現在她面前,她也不會發覺。

雲輕歌又道:「王爺,那……我可以先去洗漱了吧?」

說完這話又怕他擔心什麼,解釋說:「我可以洗漱完畢再回來伺候王爺。」

那語氣,帶著滿滿的肯定。

夜非墨看著她信誓旦旦的模樣,忽然覺得她格外可愛。心底歡喜是一回事,面上卻依舊波瀾不興,板著臉輕嗯了一聲。

雲輕歌去洗漱回來時,正端著水盆過來時,她忽然道:「王爺,既然咱們現在都已經攤牌了,那我是不是該搬回北院去了?」

她真怕自己哪天又在睡夢中幹了什麼好事。

男人不動聲色地說:「不行,如妃不是那麼好忽悠的。」

雲輕歌撇嘴。

「更何況,王府內還有你姐姐的眼線。」

「什麼?」雲輕歌詫異地瞪大眼睛,「有眼線,你怎麼不早說?而且昨晚上我們……」

「昨晚上眼線不會察覺。」

「可你將雲挽月的眼線留在了王府內,為何?不儘早除掉比較好嗎?」

「既然是你姐姐的眼線,留給你處理不是更好?」

雲輕歌扶著額頭,忽然有一種不想與他多說的心思了。這大反派,竟然故意把眼線留在王府內,既然明知道是眼線還不儘早處理。

「所以,暫時你還是住在東院。」

這一次,他說的不容置疑。

雲輕歌見他一本正經地說著,有那麼一剎那都懷疑這男人是不是故意這麼做的。

……

之後的幾日雲輕歌都如此過著。

身份已經被夜非墨察覺,她出門都不必再遮遮掩掩,每日往返醫館與王府,晚上回東院休息。

日子就這麼照舊著過下去,沒有一絲起伏。

甚至,每天早上醒來她都發現自己是手腳並用地抱著夜非墨,久而久之,她都習慣了,也懶得解釋。

直到祖父祖母回侯府,祖母壽宴那日。

很早,雲輕歌因為做了一個可怕的夢,竟是醒來了。

她還來不及睜眸,發現臉上多了一隻手。

大反派的手指?

她下意識想要把男人的手拍開,然而,發現他的手指忽然落在了唇上,她忽然就忍住了拍開他手的的衝動。

詭異……

他大清早的摸她臉幹啥?

摸了好半晌,雲輕歌發現男人收了手,她忽然暗自肯定起來,這死反派一定是個顏控,對她這張臉的顏值格外喜愛,所以要摸臉確定真實。

這感覺其實也不算太好,畢竟是大反派的手,她真怕他會隨時掐死自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好一會兒,手指離開了她的臉蛋。

然後……

她發現了一件更令她震驚的事情,竟是他拉過了她的手環住了他的腰際。

雲輕歌:「???」

感情每天早上醒來發現自己像抱著布娃娃似的模樣,都是大反派偷偷暗戳戳製造出的假象。

她就說,自己睡覺應該很老實的才對。

她一個沒忍住,有點想笑,又怕笑出聲會被男人給掐死,連忙咳嗽了一陣來掩蓋自己的笑意。

嚇死,差點要被大反派發現。

然而,夜非墨還是發現了,身子驟然一僵,微微側頭看她一眼。

這死丫頭,醒來了?

雲輕歌也還是保持著原本的狀態不動,耳邊還是傳來了他低聲說:「醒來了就別裝。」

好吧,都被他抓包了,她也沒法再假裝了。

她微微睜開眼眸,看著男人板著的俊臉,尷尬地扯了扯唇角笑:「王爺,你……我什麼都不知道。」

「本王是瞧你睡姿不好,好心糾正你。」

雲輕歌:信你個鬼。

男人見她一臉不信,又道:「更何況,每次你的腳都是自己搭上來的,本王也無奈。」

雲輕歌循著他的視線瞥過去,才發現自己的腿還真的搭在了他的身上。

確實,他只是搬過了她的手臂。

尷尬!

「王爺,時辰不早了。」恰恰此刻,門口管家出聲了。

管家的聲音真是出現得太巧了,剛好打破了屋中的尷尬。

雲輕歌連忙收回自己的手腳。

今日要回侯府,又避免不了一場鬥爭。

在書中,今日祖母壽宴極其重要,而且……祖母自從壽宴后就重病,沒過多久就死了。

祖父因為祖母的死,抑鬱成疾,沒過幾日也逝世了。

雲挽月上次沒有毀掉她的臉,心底肯定是記恨她,更記恨著金衡的吧?不知道金衡死了沒?

她轉頭跟夜非墨道:「王爺,送給祖母的壽禮,多謝你了。」

他的家底都給她看過了,他還說過他的就是她的,「佛珠」這件禮物倘若轉手賣出去一定也非常值錢,道謝是必須的。

夜非墨已經起身更衣,聽見她的道謝,淡淡說:「你這道謝,實在沒誠意。」

「呃,那王爺想……怎樣?」

「待本王考慮考慮。」

雲輕歌:「……好。」

還考慮?她又做不了別的事情。

雲輕歌低低哼了哼,走回梳妝台前易容。

頓了頓,她想到什麼,轉頭看向夜非墨,殷情地喚道:「王爺,妾身還有一事相求……」

夜非墨偏頭睨她,似是在等她說下去。

只有有事時,她才會自稱「妾身」,對於某女的套路,他早已習以為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