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咱們,合作愉快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0:25
A+ A- 關燈 聽書

第106章咱們,合作愉快

容離一瞬間覺得身心輕鬆,她終於就要自由了啊。

夏侯銜終於走到容離身前,停住腳步,他深深看著容離,開口道,「本王答應你。」

容離停了手上的動作,微微揚起頭,她看著夏侯銜挑了挑眉,「王爺可想好了?」

「是,只要你能救柔兒,我便給你一紙休書,從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夏侯銜隱藏在大袖下的手指在不停地發著顫,頎長的身軀挺立在風中,深青色的長袍一角,微微蕩漾,他薄唇一張一合,還是將話說完整了。

他雖然想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但休書二字一出口,他仍然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要被抽干。

「好,」容離小心地將匕首收好,放入袖中,「另外我還想跟王爺要兩個人,王爺可不可以將她們的身契給我?」

「是誰?」夏侯銜面無表情的問到,往日心臟跳動的地方彷彿已經失了頻率,這個曾經依戀自己的女子,這次是真的要走了。

「古月和倚翠。」容離報了二人的姓名。

「好,過會兒,我讓管家送來。」夏侯銜點了點頭。

兩人的協議已達成,容離既已答應救人,而那再多給她兩個人也無妨,他無心和她計較太多,此時的他已經異常疲累。

夏侯銜感覺自己身處在兩個天地,既有慕雪柔得救的喜悅,又有失去容離的痛苦。

自己彷彿被撕裂般,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拉扯著他,分不清到底哪種情緒多一些?

他到底害怕失去誰?

夏侯銜現在一點也不清楚。

容離舒心的笑了,一直壓在心頭的事情終於被解決,她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再說話時語調都變得輕快,「麻煩王爺去趟相府,請我們府上的府醫過來一趟,其他人的醫術我可信不過,這畢竟是大事,一點兒也馬虎不得。」

眉頭一皺,夏侯銜不贊同的說道,「相府府醫的醫術能有多高?王府里放著這麼多現成的太醫不用,難道他們的醫術還不如一個府醫高明嗎?」

夏侯銜說著便要拒絕,「此事兇險,萬不能大意,本王會派陸太醫為你取血,其他人在院中等候,以保你的安全。」

「呵,」容離嗤笑出聲,「王爺說這話,心裡有幾分把握?正如你所說,本就是兇險之事,誰說的准,反正都是要拼一把,我自然要找自己信得過的人。」

容離看著夏侯銜繼續說道,「太醫院的人是王爺找來給柔側妃治病的,我不可敢相信,單就像劉純那樣的神棍,都能在太醫院供職,想必其他太醫的醫術,也不見得多高明,若再有個萬一,他們奉了誰的命,起了害我的歹心動些手腳,我怎麼知道能不能活得下來。」

「與其在過程中擔驚受怕,還不如直接找個信的過的人動手,我是很惜命的,若是信不過的人,我可不會答應。」容離態度堅決,話說的也直白。

夏侯銜身形微乎及微的晃了晃,沒想到容離竟這般想,一點也不避諱對他的不信任。

他嘆了口氣,事情到了這一步,他除了答應再無它法。

「好,本王答應你,明日辰時相府府醫必會入府,到時,本王帶他來取你心頭血,這下你可滿意了?」

容離笑著站起身來,「如此,便多謝王爺了,對了,勞煩王爺尋個其他由頭請了人過來,否則,我爹娘知道,怕是不會答應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容丞相夫婦疼愛女兒之名可是響噹噹的,夏侯銜點了點頭,就算容離不說,他也知道該如何做。

「成了,那咱們合作愉快?」容離破天荒的主動伸出手去,燦爛的笑容讓夏侯銜有些晃神。

伸出手慢慢和容離的握在一起,手心裡的溫暖,令他不舍。

容離將手抽回,笑盈盈的看著夏侯銜,「還望王爺回去早些將休書準備妥當,簽名手印一個都不能少,明日我可要先看到齊備的休書,才會取血的。」

「好,就這麼定了。」夏侯銜說罷轉身離去,腳步有些慌亂,他的脊背越發挺拔,遠去的身影透著一股凄涼。

夏侯銜徑自去了雪羽院,將守著慕雪柔的下人全部揮退,他坐在床邊,拉過慕雪柔冰涼的手放在唇邊。

他的心,好痛,似是被一隻無形的手狠狠攥住。

離兒,終究和他無緣嗎?

「柔兒,你說,離兒為何會變成這副樣子?」一滴淚水落下,順著兩人交握的手滴在錦被上。

為了休書,容離寧願用自己的心頭血去救她不想救的人,她是這麼急著要離開他。

雖然這是救人是他的要求,但他,多麼希望容離會拒絕。

她是真的不再愛他,不是裝的,不是欲擒故縱——而是事實。

他們二人緣分已盡,怕是容離自此再不會出現在他的生命中,想到這兒,夏侯銜的心狠狠的抽了一抽。

他們,終是要分離了……

相較於夏侯銜的凄涼,沐芙院里的兩個女人,沒一個在意的。

容離自不必說,可院里的另一個女人小桃,現下除了心驚,再無其他想法。

王爺此時來沐芙院本就出乎她意料,而且王爺進院的步伐太過沉重,她便有些詫異。

接著主子和王爺的對話,聽得她雲里霧裡,小桃不太明白,王爺為何會讓主子去救柔側妃,那不是太醫的事情嗎?

當王爺提到要給主子休書時,小桃心裡大大的鬆了口氣。

小桃知道主子已經不想再在端王府生活下去了,此次終於能拿到休書,主子大概是高興的吧?

主子高興,她自然也跟著開心,怪不得主子說她們馬上要回相府了。

可是還沒等她美完,後面主子和王爺的對話,聽的她越來越心驚。,

小桃血一下子涼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一個詞語上——心頭血!

主子的心頭血能救柔側妃?這是哪個挨千刀的人說的!

問題的關鍵,主子竟然真的答應了!

小桃剛想出聲,沒想到主子快她一步,緊緊拉住她,雖然主子還在跟王爺說話,但相處的默契讓她知道主子的意思。

因此,強忍著要說話的衝動,待王爺走後,小桃才將想要說的話,說出口,「主子,您怎麼能答應那麼過分的要求?」

小桃此時火冒三丈,「王爺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您的心頭血來醫治柔側妃?他怎麼不用他的血?卑鄙!」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