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喬總很愛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8:23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正在整理衣服的手頓了一下,看向他。

喬御琛下床,走向她。

「為什麼找葉知秋?」

安然覺得他可能生氣了。

因為她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我……你不是說,你在公司里,從不給人開後門嗎?」

「你不試試,又怎麼知道,我會不會為你破例呢?」

安然咽了咽口水,因為他又走近了自己一步。

「我怕被拒絕,與其要承擔這樣的風險,倒不如不要輕易嘗試,起碼,知秋不會拒絕我。」

喬御琛長手一伸,摟住她的腰,將他帶到自己的懷裡。

他居高臨下的望著她,雙眸裡帶著慾望。

「你是真的害怕被拒絕呢,還是根本就沒有想過,我可能會幫你。」

安然咬唇,望著他。

她身子儘力的向後靠,他卻往前一點點的逼近。

直到,她退無可退,身子直接向後倒去。

他抱著她的身子一旋,順勢讓她倒在了床上。

他壓在她身上,表情凝重:「只要你開口,我就幫你。」

安然的眼珠子在眼眶中靈活的轉動,轉動了無數次后,咬唇。

「你這是在誘惑我嗎?」

「我哪有?」

「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明顯是在吶喊,快來吃我。」

「我都說了我沒有。」

她要起身,可他卻偏不讓她得逞。

眼看著他要低頭吻自己,安然的手快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你別鬧了,我沒心情跟你做那種事情。」

喬御琛看著她只露在外面,亂轉的兩隻眼珠子,眼神微挑。

「那你現在把剛剛跟葉知秋說的話,問我一遍。」

安然想了想,「我就是問他,明天有沒有時間,我有事兒找他幫忙。」

「你問我。」

安然凝眉,看著他,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索性就開口。

「你明天有時間沒,我有事兒找你幫忙。」

喬御琛勾唇,原來她跟葉知秋對話是這種感覺。

他點頭:「有時間,我們幾點見?」

安然鬆開捂著嘴的手:「你別鬧了。」

喬御琛順勢就在她唇上嘬了一下。

嚇的安然連忙又伸手捂住了嘴唇:「喬御琛,我沒心情跟你開玩笑,我還要給楠楠姐整理幾套衣服呢。」

「我也沒在跟你開玩笑,我是真心的,我的妻子,有困難的時候的時候,不先找我,卻要去找別的男人幫忙,這顯的我很無能,以後有麻煩,給我添,不要給別人。」

安然無語,原來是因為這樣。

「那可是你自己說要幫忙的,以後別後悔。」

「當然,我為什麼要後悔。」

安然點頭:「行,那我們明天上午一起出去吧。」

喬御琛嘴角微微揚起幾分,在她捂著手背的手上親吻了一下,這才從她身上起來。

安然愣了一會兒,手背吻……好奇怪。

她坐起身,看向他:「你最近很奇怪。」

「有嗎?哪裡奇怪了。」

「你好像很愛多管我的閑事兒。」

「你就沒有想過,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安然看他:「我就是想不通,所以才說你很奇怪的啊。」

「你不是我老婆嗎,」喬御琛知道,憑她的那點兒想象力,是想不到他喜歡上她的這件事兒了。

「老婆?」安然凝眉想了想:「這兩個字,你還叫的真夠坦然的,你不心虛啊。」

她坐起身,開始理衣服。

喬御琛笑:「不心虛,跟要在一起過一輩子的人,要是心虛了,往後的後半生,要怎麼過?」

安然疊衣服的手頓了一下。

一起過一輩子?

她沒有看他,很快就平復了情緒。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還有不到二十天的契約時間了吧。」

「你不會是直到現在還覺得那份契約有效吧,」喬御琛在她疊好的衣服邊坐下。

安然白了他一眼,沒做聲。

他隨手拿起一件衣服,扔到她胳膊上:「說話呀。」

「喂,你這討厭鬼,我剛疊好的。」

安然瞪他。

看到她氣的吹鬍子瞪眼的樣子,喬御琛不禁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欺負我很有意思是吧,很得意是吧。」

喬御琛點頭:「是挺得意的。」

安然直接將衣服甩到他懷裡:「疊起來。」

「那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我要說有效,你能跟我去離婚嗎?你要是能,我現在就說。」

「當然不能。」

「那我還廢話什麼?」

喬御琛勾唇,看來她也是認命了。

安然瞪他,像是在訓小孩子一般:「快點疊。」

他將衣服拎起,隨手摺了兩下,放了回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嘆口氣,將他疊過的衣服拎起,「這疊的些什麼呀,用你疊衣服,我也是腦子進水了。」

她將衣服展開,重新疊好,放了上去,然後繼續去疊其它的了。

喬御琛抱懷:「我又沒幹過這種事兒,能疊成這樣也算是不錯了。」

「對對對,是我錯了,我還以為,喬御琛無所不能呢,原來你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喬御琛不爽,將她正在疊的衣服搶了過來,快速疊整齊,放在了一摞衣服上。

「怎麼樣。」

安然挑眉:「還不錯嗎。」

「所以,我比起那些男人來說,的確無所不能。」

他起身,抱懷:「我只是不做而已。」

安然忍了忍笑意,可即便如此,嘴角還是不自覺的上揚了幾分。

這樣的男人,順毛捋逆毛捋都不行,只能挑時機捋。

第二天上午,喬御琛親自開車,跟安然一起去給金楠選房子。

一開始,喬御琛去的都是高檔小區。

後來在金楠的堅持下,才開始開中低檔小區。

因為答應錢是借安然的,又考慮到要長租。

所以她在一個中檔小區里,租了一個三十平的單身公寓。

月租兩千塊,半年一交的話,只要交齊一萬一就可以了。

在這個地段,這已經算是非常好了。

安然交上了半年的租金,簽了合同,當天就能入住了。

她將提前給金楠準備的行李箱從車的後備箱里拖了出來。

「楠楠姐,這些衣服,是我還沒開始穿的,正好給你,你別嫌棄。」

「不用瞭然然,我自己回頭去買就好了。」

安然抿唇:「你要是連這個都不收,我可是會生氣的,再說,你馬上要上班了,哪有時間去逛街啊,上班還是要穿的正式一點比較好,再說我這些衣服買多了,好多也穿不上,正好咱倆身材差不多,你將就穿吧,等以後你發了工資,看到喜歡的再買就是了。」

「那……謝謝你了。」

「別人跟我說謝謝,我會欣然應下,可我不願意聽你跟我說謝謝,以後這兩個字,我們之間不必出現。」

她說完,陪她把行李送了上去。

喬御琛在樓下等。

進屋后,金楠環視四周,心裡真的覺得很滿意。

「然然,這裡真好,要是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該要怎麼辦。」

「我也覺得蠻溫馨的,是你運氣好。」

安然看了看四周,她從包里掏出一個紅包遞給金楠。

「楠楠姐,喬遷之喜,這個你拿著。」

「不行,然然,你這是幹嘛呀。」

安然拉著她的手,硬將紅包塞了進去。

「屋裡還有很多需要買的東西,你回頭下了班,自己去超市買吧,以後加油,好好工作,掙錢還我的房租。不許每天吃速食麵,不許太委屈自己,就這樣。」

金楠無奈嘆口氣:「遇到你這樣的朋友,我上輩子是積了多大的德呀。」

「我把你當姐姐。」

安然說完,垂眸笑了笑。

金楠也是溫柔的看著她,伸手揉了揉她的發,就像在監獄里,給她加油打氣時那樣。

兩人四目相對,目光里都有感恩。

「對了,你這樣拉著喬總陪我們到處跑,真都可以嗎?他可是個大忙人。」

安然想了想:「他自己主動要求的,我也不知道他抽什麼風兒呢。」

金楠笑了起來:「喬總看起來很愛你,出獄后,能夠找到人疼愛,是件幸福的事情,你要好好珍惜。」

安然無奈一笑:「愛?這個字,永遠不會在我跟他中間產生,我跟他之間的事情,一言兩語也說不清楚,總之……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都結婚了,還說這種糊塗話,人的眼神兒騙不了人,他看你的眼神兒里,有光。」

「還有閃電呢,」她撓了撓眉心一笑:「不說了,走吧,下樓去,我們去看看,你的新工作如何。」

兩人一起出門,電梯下行的時候,安然心裡微微有些波瀾。

因為她在想剛剛金楠的話。

喬御琛看她的時候眼裡有光?

什麼光?她怎麼沒有看到呢?

兩人下樓,回到了車裡。

喬御琛發動車子,安然問道:「接下來,我們去看金楠姐的工作吧。」

「對。」

喬御琛在外人面前從來就話不多,今天也一樣。

見車一路在往帝豪集團的方向開。

安然心裡開始納悶,難道是去帝豪集團?

車子在帝豪集團前的一個街口靠邊停車。

喬御琛回身道:「金小姐,現在呢,你下車,去帝豪集團人力資源部,找經理自我介紹,會有人給你安排新工作的。」

聽她這麼說,安然心裡當真驚訝了一下。

真的是在帝豪集團?

她真的從來沒有想過,喬御琛會為了她破例。

喬御琛最近真的好奇怪,太怪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