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你的謝太沒誠意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8:30
A+ A- 關燈 聽書

「帝豪集團?」金楠有些驚訝:「我會不會給喬總添了太大的麻煩?我坐過牢,怎麼可以在帝豪集團工作呢?」

金楠說著咽了咽口水。

她伸手肘撞了安然一下。

安然倒是笑著拍了拍她的手:「楠楠姐,我也坐過牢,我也在這裡工作,有什麼了不起的,別人不知道的時候,我們藏著,別人知道了,我們就坦然面對,他們終歸是怕我們的,沒什麼大不了的。」

安然這樣一說,金楠倒是笑了起來。

喬御琛道:「你在這裡工作完全沒有問題,但是有兩點需要注意,第一點,在公司的時候,就當做不認識我們,這是為你自己好。第二點,不要跟公司里的人結黨,安安心心的工作,就不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金楠點頭:「我知道了喬總,謝謝你給我這樣的機會。」

安然拍了拍她的手:「楠楠姐,加油。」

金楠笑了笑,拉開車門下車,她邁步往不遠處的帝豪集團走去。

邊走邊仰頭看向站在這兒就能看到的,帝豪集團的標緻。

忽然有種奇妙的感覺。

大學畢業的時候,她跟陳子哲研究過,將來想要去哪裡工作。

陳子哲說,第一志願是帝豪集團。

那時候,兩個人本來都報名了。

可是後來,兩人也雙雙落選。

誰能想到,四年之後,她竟然會因為然然的關係,走進這裡。

這大概就是……緣分,也算是夢想成真了吧。

車上,安然看向喬御琛的背影,勾了勾唇角。

喬御琛從後視鏡里看到她的樣子,不禁挑眉:「笑什麼?」

「笑你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啊,你說不給人開後門,結果光我知道的就三個人了。」

「還有誰?」

「我和雷雅音啊。」

「哦,雷雅音不算,她在公司里沒有合同,不算我們公司的員工。」

安然垂眸,片刻后抬眼看向他:「不管怎麼說,楠楠姐的事情,謝謝了。」

「光嘴上說說?」

安然白他,眯眼:「你不會是又在想要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我能想做什麼奇怪的事情,睡你並不奇怪,你是我老婆,我只是覺得你的道謝太沒有誠意而已。」

他發動車子往帝豪集團開去:「真想謝我的話,今晚請我吃燭光晚餐吧。」

「我沒錢。」

「那我請客,你來陪我吃,這樣也算你賺吧。」

安然挑眉,壞壞一笑:「好啊,樂意奉陪。」

喬御琛無語的微微搖了搖頭。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喬御琛混成要求著女人跟自己一起吃飯的地步了。

還真是……

晚上,兩人當真去吃燭光晚餐了。

還吃的安然愛吃的。

喬御琛看她吃的津津有味,不禁笑道:「你請我吃飯,結果我掏錢也就算了,吃的還都是你愛吃的,這合適嗎?」

「既然是我請客,菜當然要由我來點,我點餐,當然要點自己喜歡吃的,這沒毛病啊。」

喬御琛看著她坦然的樣子,勾了勾唇角,笑道:「嗯,都是你的道理。」

安然正吃著,看著門口安心跟她的朋友走了進來。

兩人穿過走廊要去預定的位置時,剛好就看到了喬御琛和安然。

安心愣了愣,隨即讓朋友先去坐,自己走了過來。

「御琛,然然,吃飯啊。」

喬御琛看向她,表情淡淡的。

安然眼神一冷:「有事兒?」

安心看向喬御琛:「沒什麼事兒,我朋友剛從加拿大回來,我們一起聚一聚,然然你最近好嗎?」

安然點頭:「有愛情滋潤,當然會很好很好咯。」

「看你這樣,我也挺開心的,那你們慢慢吃,我先過去了。」

安心對兩人點了點頭就先離開了。

走出去很遠,她還眉心帶著一抹失落的回頭看喬御琛。

安然有些納悶,望向喬御琛:「你很奇怪。」

「有嗎?」

「嗯,你剛剛沒有理安心。」

「有嗎?」

「有。」

「安心也很奇怪。」

「哪裡?」

「如果是以前,她看到我們兩個在一起吃飯,她一定要哀哀戚戚的,好像要痛苦死了一般,可今天,她卻沒有什麼反應,好像很平靜一樣。」

喬御琛點頭:「大概也是認命了,畢竟我們已經結婚了,她也不傻,懂得衡量利弊的。」

安然目光落向窗外,視線有些飄的搖了搖頭。

不對,如果是旁人,她或許會認同喬御琛的話。

但對方是安心。

安心是個什麼樣兒的人,喬御琛不知道,但她卻很清楚。

她會捨得把喬御琛這麼拱手讓給自己?

絕不可能。

安心要麼是在欲擒故縱,要麼就是在醞釀什麼更大的陰謀。

她這段時間似乎對於安家的事情過於鬆懈了。

不行,得打起精神來才行。

喬御琛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安然回神。

他笑她:「想什麼呢。」

安然聳肩:「在想安心的目的。」

「什麼目的?」

「這樣裝腔作勢的目的啊。」

「裝腔作勢?」喬御琛不禁一笑:「你哪兒來的這麼多詞兒。」

安然也不解釋,只是聳了聳肩:「你剛剛叫我幹什麼?」

「就是問你,你的朋友在公司里工作的怎麼樣,還適應嗎?」

「你不知道?」

「我為什麼會知道?」他看她,坦然。

「當初我做什麼,你可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不是當初,即便現在你做什麼,也會有人跟我彙報,可是你的朋友跟你不同,我給她介紹完工作,就算是幫完你的忙了,沒有以上,沒有以下,她的事兒我不會再過問。」

安然挑眉,這麼說來,她才是他的差別對待?

她勾唇:「挺好的,她本來就喜歡在財務室的工作,今天稍微熟悉了一下工作,下午就感覺如魚得水了,念過大學的人,跟我這樣的人到底是不一樣。」

「你也表現的很好。」

安然瞥嘴:「你不用安慰我了,我不是小孩子,不需要哄。」

「我說的是真的,你也表現的很好,我看過你的工作記錄,沒念過大學的你,不比別人差。」

安然挑眉,「那我就當你是誇獎我咯?」

「是誇獎,收下吧。」

安然嘟了嘟嘴,多難得呀,喬御琛竟然誇她。

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在做夢呢。

兩人吃過飯就一起離開了。

誰都沒有去跟安心打招呼。

那邊,看著兩人離開,倩倩對安心道:「心心,喬御琛和你妹妹一起走了。」

安心垂著頭,沒有看他們,只是笑了笑。

「走吧,跟我沒有什麼關係。」

「你是真的放下了,還是在故作堅強呢。」

安心抿唇:「放不下,可若不故作堅強,我還能有什麼辦法呢?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祝福他們,好好相愛……」

她說著,眼神微微挑了挑。

然後,她再把安然,推進地獄。

第二天下午下了班。

安然沒有回家。

她提前跟喬御琛說好了,晚上不回去了,要去看蘇阿姨。

喬御琛讓她早去早回,自己則約了霍謹之一起喝酒。

安然中午就給蘇溪打了電話。

蘇溪接到電話就開始忙著準備晚餐,忙的不亦樂乎。

傍晚六點半的時候,她的車跟安諾晨的車一起開到了門口。

兩人下車后,安然有些驚訝:「哥,你怎麼今晚也回來的這麼早。」

「我媽下午給我打電話,說你要回來吃飯,讓我推掉一切應酬回來陪你。」

「那我可真有面子。」

安諾晨走到她身邊,手搭在她肩膀上:「你是很有面子,尤其在我媽面前,比我管用多了。」

安然呲牙一笑:「你吃醋了。」

「必須吃醋,不然我就不是親兒子了。」

安然吐舌:「吃醋無效。」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兩人笑笑鬧鬧的進屋。

蘇溪上前,看著安諾晨在逗安然,道:「你怎麼還跟你妹抬杠呢,你是哥哥,所有事兒都得讓著妹妹。」

「遵命,遵命行了吧,母上大人。」

安然不禁笑了起來:「還是阿姨好。」

蘇溪上前抱了抱安然:「怎麼又瘦了。」

「有嗎?」安然低頭看了看自己。

「是瘦了。」

安然呵呵一笑:「我減肥了啊。」

「別再減了,你這孩子,你要再這樣,以後我可就要天天給你去送飯了。」

安然連忙雙手合十:「我開玩笑的,蘇阿姨,我沒瘦,還漲了兩斤呢,不騙你。」

安諾晨嗅了嗅:「媽,你做的什麼好吃的呢,好沒?」

「我做了好多,你們再等十五分鐘,馬上就能吃飯了。」

「那蘇姨,你先忙,正好我有事兒想跟我哥談會兒。」

「行,你們談。」

蘇溪進了廚房,安然拉著安諾晨來到落地玻璃門邊。

「哥,最近安氏集團怎麼樣?」

「不算太好,因為兩個分公司的虧損,造成了連鎖反應,加上之前的逃稅醜聞,也算是給公司造成了不小的負面影響,公司需要融資的時候,你又爆出了跟喬御琛的婚姻。

現在安總已經不是喬家的准丈人,加上他之前做人有些不太隨和,所以也算是得罪了不少企業老闆,融資非常的困難。還有人覺得,喬御琛都不肯給安氏集團融資,所以大家也都持觀望的態度,這對安氏集團來說才是最大的打擊,輿論這種東西,有的時候還是很有威力的。」

「喬御琛不給安氏集團融資?」安然有些驚訝。

「喬御琛沒有跟你提過嗎?一個月前,我跟安總親自去找過一趟帝豪集團,被喬總駁了回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