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真的是愛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8:38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搖頭:「喬御琛一次也沒提起過,最近我沒有跟你聯繫,我還以為,安家已經度過了經濟危機,畢竟財經網上對安家的事情報道的很好。」

「這新聞是安總花了大錢才壓下來的,因為他怕安家的形式被人知道,境況會更難走。」

安然抱懷,沉默片刻:「你們那天去找喬御琛,他是怎麼說的?」

安諾晨回憶了片刻:「喬總跟安家好像有什麼誤會,但是具體是因為什麼誤會,我倒是不清楚。我只記得,喬御琛跟安總說,既然他已經結婚了,有些事情,還是要分的清楚一些比較好。

不過喬御琛也是聰明,他說這樣是為了安心好,如果他現在幫了安家,只怕輿論會說,他對安心並未死心,既然他跟安心已經再無可能了,就不能連累安心受人辱罵。

一開始,安總不死心,說他是跟安心相處在先,這樣本來就對安心不公平,喬御琛倒是反應很快,說跟你結婚,也是為了讓安心能夠活下去,畢竟,安心當時需要肝。

安展堂再急迫,也不敢說出,即便沒有喬御琛,他也會逼著你割肝救安心的話,這口悶氣只能自己生生吞了。喬御琛的話讓安總無計可施,最後融資也未成功。」

安然沉思片刻,一個月前,正是喬御琛知道路月背地裡襲擊她,和花錢僱人在公司里掀她老底的時候。

難道……是因為這件事兒,喬御琛才拒絕幫安家的?

她這麼想完又搖了搖頭,怎麼可能呢。

不過不管因為什麼原因,對她來說,結果都是好的。

「哥,你猜以這樣的速度,我們還要多久才能夠壓垮安家?」

「幾年肯定不行,我們要加快購買股份的進度,只要股權掌握在了我們手裡,我們就算是反敗為勝了。」

安然看他:「購買股份的事情進展的如何了?」

安諾晨微微有些為難:「以我蓄積的那點財產,還是有些困難,中途知秋借給了了五千萬,可是你也知道,這是九牛一毛,對目前的我們來說,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安總分給我的股份,加上我手裡購買的,才勉強能夠跟安心持平。」

「現在的情況是,安展堂手裡持股百分之二十,路月百分之十五,安心百分之十五,對嗎?」

安諾晨點頭:「安展堂算計的很穩,他們一家三口占股百分之五十,只要他隨便拉攏一股,別人想要推倒他,就很難。所以這麼多年,他才能把總裁之位坐的那麼安穩。」

安然抱懷,想要讓安氏破產,需要十幾年的時間,那進行股份大戰呢?把公司搶來,對安家人來說,不也是很大的打擊嗎?

先把公司搶來,再將財產一點點架空……

她正想著,廚房那邊傳來蘇溪的聲音。

「然然,過來吃飯。」

安然回神,回頭笑靨如花的走向蘇溪。

「蘇姨,辛苦了。」

「只要你們兩個吃的開心,我怎麼都不辛苦,最近你哥天天都心事重重的,搞的我也沒什麼胃口,今天你來了,你哥心情好,估計也能多吃點了。」

安然呵呵一笑,看向安諾晨,用手肘撞了他一下。

「哥,幹嘛不好好吃飯呀,談戀愛了?」

安諾晨抬手在她額頭上敲了一下:「你想什麼呢,我現在公事都煩不完了,哪有心思談什麼戀愛。」

蘇溪給兩人盛了米飯,三人一起坐下。

「你呀,天天拿工作敷衍我,我都說了多少次了,你這歲數,現在開始談戀愛,到我能抱上孫子,最快也得兩年,加上你這性格……怎麼也得三四年,你就是不聽,我就不信,這滿大街的女孩兒,就沒個你喜歡的。」

聽著蘇溪的嘮叨,安諾晨連忙給蘇溪夾菜。

「媽,來,你辛苦了,多吃點兒。」

「然然,你看到了吧,你哥就這樣兒,每次我一提這事兒,他就跟我來這套,我有的時候,真要被他氣死了,也不知道到我死的時候,還能不能抱上孫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媽……」

「阿姨……」

兄妹倆一起不高興的看向蘇溪。

安諾晨無奈的看向安然:「看到了吧,你這蘇阿姨呀,就總是這樣兒,你也勸勸她,緣分這種事兒,哪是我想就有的,都得聽老天爺安排。」

安然點頭:「按理說的確是這樣,可是哥,自打我記事以來,你好像就沒有談過戀愛誒,你不會是……」

她說著往前湊了湊,盯著安諾晨的臉看了起來。

安諾晨看她,心虛似的:「不會是什麼?」

「不會是取向……」

安諾晨咬牙,用筷子輕輕敲了她的頭一下。

「哎喲,」安然伸手捂著頭,嘟嘴:「蘇阿姨,我哥打我。」

蘇溪白了安諾晨一眼:「你怎麼回事兒。」

安諾晨無語的搖了搖頭:「你們倆就整我吧。」

「那你也不用打你妹妹呀。」

安諾晨嘆口氣,可是臉上卻掛著笑:「我是一點兒地位都沒有了,這怎麼就不是重男輕女的時代了呢。」

安然聳肩:「怎麼不是,你現在在安總那裡不是很吃香嗎。」

蘇溪嘆口氣:「吃飯的時候,咱們不提別人。」

她說著看向安諾晨:「諾晨,剛剛然然說的,不是真的對吧,你的取向沒問題對吧。」

安然噗嗤一笑:「阿姨,我開玩笑的,你怎麼還當真了呢。」

蘇溪擔心道:「這些年,他要是交過哪怕一個女朋友,我都不至於當真。」

安諾晨無奈的搖了搖頭:「行了行了,怎麼好好的倒是聊起我的終身大事兒來了,媽,你放心,我的取向正常,我對男人不感興趣,再給我幾年時間,等我事業成功了,一定會給你帶一個滿意的兒媳婦回來了。」

安然呵呵一笑。

安諾晨看她,有幾分無奈。

這丫頭,還真是能給他惹事兒。

吃過飯後,蘇溪把安然拉進屋裡聊了一會兒。

聊到八點多,安然覺得時間有些晚了,只能先告辭。

安諾晨要去送她,安然不讓。

這邊是郊區,一來一回要浪費不少的時間。

他最近一定很累,還是讓他多休息會兒吧。

安諾晨把她送到門口。

她上車,降下車窗:「行了哥,你進去吧。」

「回去給我發信息。」

安然點頭:「安氏集團的事情,你別太著急,我會想到辦法的。」

「你也是別把自己逼的太緊,報仇這種事兒,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完成的。」

安然笑:「放心吧,我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了,現在路陽進了監獄,路月就相當於失去了一個強有力的幫手,我們慢慢來,路會越走越順的。」

安諾晨拍了拍她的肩膀:「嗯,路上小心點。」

安然跟他擺了擺手,將車窗升上去,離開。

安諾晨站在原地,看著安然的車一點點的消失在視線中,半響,才挪動腳步回了家。

安然回到家的時候,喬御琛還沒回來。

她本來想給他打個電話。

可他的號碼都翻出來了,她又按了返回鍵。

她為什麼要給他打電話?

管他回不回來呢。

她上樓,隨手將手機扔在了床上,進浴室洗澡。

洗澡出來的時候,喬御琛就坐在床上。

「我還以為,我會比你回來的早。」

他喝了不少酒,離他數步之遙,她就已經聞到了他身上的酒氣。

她緊了緊鼻子,走到梳妝台前坐下。

「你跟霍少一起喝的酒吧。」

喬御琛勾唇:「越來越了解我了。」

「因為你只有跟霍少在一起的時候,喝酒才會這麼放縱,三次都是。」

喬御琛挑起眉心,邪魅一笑:「沒錯,就是跟那小子一起喝的。」

他站起身,搖搖晃晃的走向安然。

安然從鏡子里看向他。

見他走近,她怕他又要亂來。

正要起身躲避一下的時候,他卻快步上前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我吃人嗎?」他看她,勾唇。

安然聳肩,「這你得問你自己吧,我只是聽說,資本家都是喝人血的。」

他笑:「那以後,資本家夫人跟我一起喝人血吧。」

「我沒這嗜好,你還是繼續自己享受吧,」安然白了鏡子里的他一眼,無語一笑,拿起潤膚露往臉上拍了拍。

喬御琛看著鏡子里的她,唇角勾起邪性的弧度,彎身拿起吹風機,插上插頭,對著她頭髮,要幫她吹髮。

安然回頭,看向他:「你行嗎?」

「熟能生巧,肯定比第一次要好。」

他說著,將她的頭掰回去,看著鏡子里的她的臉。

「喬夫人,你就老老實實的坐在這裡享受就可以了,不要質疑你男人的技術。」

安然眨了眨眼,倒是側頭笑了起來。

吹風機響聲在耳邊瞬間響起。

兩人隔著鏡子對望著彼此。

安然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斂去。

看著他的眼神,她忽然想到了金楠跟她說過的話。

『他看著你,眼睛里有光。』

那光彩,她剛剛恍惚間,看到了。

只是,那眼神,卻忽然讓她覺得心臟緊縮了一下。

她……似乎看懂了,又像是……沒看懂。

只是,那真的是眼底里散發的愛的光芒嗎?

怎麼可能。

分明就不可能的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