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祖母中毒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29
A+ A- 關燈 聽書

「你們等等,興許祖母只是食物中毒,吐出來就好。」雲輕歌說罷,抓過桌上的筷子,捏開了老夫人的嘴。

「四姑娘,你這是在做什麼?」江玉香連忙出聲。

她以為雲輕歌只是在胡鬧,畢竟往日草包到不行的雲輕歌,還能判斷什麼?

「輕歌你在做什麼?」侯爺都有些擔心,瞧著雲輕歌竟是將筷子伸進了老夫人的嘴裡,心情原本糟糕現在就更糟糕了。

不過雲輕歌此刻並不理會侯爺。

她按壓了老夫人的舌頭,老夫人一陣噁心泛上,頓時側過頭就嘔吐起來。

嬤嬤立刻匆匆忙忙去取來盆子接著。

大家紛紛看過去,見老夫人將吃得全部吐出,有的覺得噁心眉眼看,有的一臉驚奇。

夜非墨瞥了一眼雲輕歌,薄唇微勾。

夜天珏也看著雲輕歌,心情也鬱結了幾分。

他竟然一直以為雲輕歌是個傻蠢草包,現在看來並非是。

想起當初父皇要指腹為婚時的事情,他捏住筷子的手指泛白。

當初看在雲輕歌是侯府嫡女,本是想將她許配給他做太子妃,畢竟從身份上比雲挽月更能配得上他。

而當時的他,被雲挽月哄得團團轉,最後還按照著雲挽月給的主意讓父皇在下旨前改變了主意。更何況再加上如妃的提議,這雲輕歌成功甩給了五弟。

當時暗喜,以為雲輕歌這草包配夜非墨廢物剛好,現在看來……

是自己眼拙。

反倒是讓夜非墨撿了個大便宜。

……

那方老夫人吐完了,臉色由黑轉白,似是依舊難受,但也能緩過神來。

她氣弱說:「帶我回去休息。」

兩位嬤嬤上前攙扶著她走。

老侯爺也急急忙忙追上去,喚道:「夫人夫人,你可還好?」

雲輕歌走到了夜非墨的輪椅邊,蹲下望著他的眼說:「王爺,你能幫我個忙唄?」

男人輕輕揚了揚眉梢,好整以暇地等待著她說話。

「我想單獨見祖母。」

他立刻明白她的意思,輕微頷首:「交給本王。」

現在二人都已經達成了共識,雲輕歌也發現大反派似乎更加好說話了。

夜非墨抬了抬下顎,「你去吧。」

她點點頭,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笑容純真:「王爺你真好,回去給你做好吃的。」

畢竟在宴席上他好像沒吃幾口。

男人失笑。

他又不是要個廚子,他娶得是個王妃。

雲輕歌跟上祖母,代替了嬤嬤攙扶著祖母的手,她順便再看了一眼哥哥。雲子淵感受到她的目光,連忙上前扶住祖母的另一邊。

二人將祖母攙扶入屋后,眾人卻突然被一群黑衣的暗衛攔在了門外。

侯爺揚長脖子,問:「你們怎麼回事?」

「回侯爺,我們王爺吩咐,在大夫到來之前任何人都不得進入。」

「靖王?」侯爺臉色難看。

畢竟他也是個侯爵之位,而且武將出身,對夜非墨多少心底也有些敬畏與無奈。

他轉過身看向遠處靜靜坐在輪椅上的男人,所有情緒只能收斂。

江玉香心中沒底,看了一眼擋路的黑衣人,再看了一眼靖王,說:「老夫人沒事吧?這事兒的背後主使者一定要揪出來,狠狠懲罰!」

一旁三房秦秀也點點頭:「確實該揪出來。」

江玉香聽見她出聲,不動聲色地掃著她,眼底略帶幾分得意。

這個秦秀還敢出聲,待會兒證據指向她的時候看她還敢說這些!

夜天珏與雲挽月姍姍來遲,二人走過來時,夜天珏也瞧見了被阻擋在外的眾人。

他看向夜非墨:「五弟此舉是何意?」

男人懶懶抬起眼帘,神色淡然:「本王王妃在屋內,保護王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天珏:「……」

他當這兒是什麼危險之地不成?竟然將暗衛帶來參加壽宴?

雲挽月下意識挽住了夜天珏的手臂,聲音柔柔地說:「靖王,這兒沒人會傷害四妹妹,還請靖王讓您的人別擋道。」

聲音雖柔,可聽上去並不友善。

那語氣,明明就是濃濃的鄙夷之態。

夜非墨看都不想看她,闔眸,乾脆閉目養神。

……

屋中雲輕歌已經握住了祖母的手腕把脈。

一旁的老侯爺不解地看著雲輕歌,畢竟之前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孫女會醫術的呢?

雲子淵安靜地守在一側,等待著自己的妹妹給祖母診病。

等了一會兒,只見雲輕歌擰著眉頭,目光沉凝,不知在想什麼。

「輕歌啊,你……」老侯爺拄著拐杖,有些心急,不由得用拐杖在地面上敲了敲。

他一向急性子。

雲輕歌抬起頭看向老侯爺,說:「祖父,祖母這的的確確是食物中毒,而且是有心之人在甜食上下的毒,這樣過猛的毒有點像是鶴頂紅,又比鶴頂紅的毒性小些。」

老侯爺一雙老眼瞪得又圓又大,有些錯愕。

雲子淵淡定地頷首問:「那……祖母身上這毒,可有解了?」

畢竟之前在宴席上吐了這麼多。

「幸好當場吐出來,現在也沒事了。」

一聽雲輕歌如此說,雲子淵和老侯爺都鬆了一口氣,二人緊繃的身體才略微鬆懈下來。

雲輕歌又道:「不過此事一定要徹查清楚。」

老侯爺欲言又止,看著孫女此番模樣,有許多話壓在心口又不知怎麼說。

他明明才離開沒多久,怎麼突然一回來發現小丫頭竟然會醫術了?

「而且,這事兒要從各種甜點開始查。」

「祖母何時吃過甜點?」雲子淵也捏著下顎,似是陷入了沉思。

他也並不是一直陪同在祖母身邊,他是跟著靖王與雲輕歌一同入的侯府,可不曾知道……

於是,兄妹兩同時看向了祖父。

老侯爺還在思索著這小丫頭是怎麼回事,突然瞧見他們二人同時看過來,連忙問道:「一定是甜品?」

「只要是甜的!當時宴席上的飯菜,我們都吃過了,並無問題。」

「是吃了,飯前之時,三房的丫鬟送來了一個新的桂花糕。你祖母嘴饞都吃了。」

「桂花糕?」雲輕歌倏然起身,「馬上去通知,讓人把桂花糕送過來,等大夫來鑒別!」

三房的丫鬟?

果然和小說里的內容一致。

這該死的雲挽月和江玉香,故意陷害三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