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他的溫柔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2:50
A+ A- 關燈 聽書

我想談戀愛,我想嘗嘗被人愛的滋味,哪怕是假裝的我都甘之如飴。

因為我剩下的時間寥寥無幾。

我沒有時間再去想那些令我悲傷的事。

我眯了眯眼,笑說:「跟你沒關係。」

我開車欲走,顧霆琛突然打開車門跳上了車,動作極其的危險,我停下車暴怒的罵他道:「瘋子,你這樣會受傷的!」

顧霆琛眉色無所畏懼,我眼神冰冷的望著他,正想趕他下車時,他篤定道:「你還愛我?」

是問句,也是肯定句。

他還有三個月就是別人的新郎,現在卻篤定的說著這種話。

他真的以為自己可以這麼為所欲為嗎?

說到底是自己給他的機會,把柔軟的一面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他的面前。

要怪就怪自己的那份愛太篤定。

篤定到我說不愛他了所有人都不信。

「是啊,我愛你,你反感嗎?」

我笑的坦坦蕩蕩,說的是氣話也是實話。

顧霆琛眯了眯眼,吩咐我開車,「開車回時家別墅。」

「你呢?」我問。

他淡淡的說:「我跟你一起。」

我想了想,道:「算了吧,我不想帶你去時家。」

「那就回顧家別墅。」

……

我開車到了顧家別墅,顧霆琛下了車拉著我的手腕進了別墅,裡面乾乾淨淨的被人收拾過,沙發也全部用白布給遮住的,毫無生活氣息。

顧霆琛鬆開我撤掉那些白布,我過去坐在沙發上,他進了廚房給我倒了杯熱水遞給我。

我捧在手心裡,心裡有些無措。

他究竟想做什麼呢?

正是午後,窗外的陽光緩緩的落了進來,照在我身上暖洋洋的,而顧霆琛什麼也沒說,一直忙碌著收拾別墅。

我們兩人誰都沒有打擾誰,很快到了傍晚,顧霆琛從樓上下來時已經換了一身衣服,淺色的毛衣,淺色的褲子,還有那頗為凌亂濕潤的烏髮。

他過來坐在我對面,我眼神平靜的盯著他,他眸光溫和的望著我,耐心的問:「晚上想吃什麼?」

顧霆琛的眉目清雋,一向冷冷清清的,像現在這般柔和幾乎是以前我不敢想象的模樣。

我搖搖頭說:「不餓。」

他凝眉,聲音低道:「晚上不吃飯怎麼行呢?」

我怔了怔,下意識說:「你不用假裝關心我的。」

顧霆琛一怔,澀然的問:「我以前對你很差勁嗎?」

結婚三年,顧霆琛對我說不上差勁,因為連差勁的資格都沒有。

整整三年他對我用的都是冷暴力。

每次做愛之後就一言不發的離開別墅,而除了在床上我平常基本上是見不到他人的,除開那年他強制性的打掉我的孩子……

當年說不恨他是假的,可愛他也是真的。

這件事被我用了幾年時間消化,到現在說不上原諒但也說不上恨,釋然了,很多東西隨著生命的結束都會釋然的,哪怕它會一直像根刺一般扎在柔軟的心臟上,偶爾也會被自己翻出來細細回味。

我嘆氣,笑說:「沒有。」

門外忽而響起了門鈴聲,顧霆琛起身去開門。

等他進來時我才看見是他在網上訂的一些食材。

我好奇的問他,「你要做飯?」

「嗯,你喜歡吃鯉魚對嗎?」

我怔住,點點頭說:「嗯,我喜歡。」

喜歡吃鯉魚的不是我,是溫如嫣。

溫如嫣離開梧城前和我見過一面,她可憐的目光盯著我問道:「你知道顧霆琛為什麼喜歡吃鯉魚嗎?因為我喜歡,我喜歡的東西他都會嘗試讓自己喜歡,時笙,你以後會發現的,他是個情深義重的男人,一旦被他喜歡上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但被他不喜歡,那你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悲哀的一個女人,因為你愛的那個男人有著最冷酷無情的一顆心。」

當時我嘴硬道:「誰說我喜歡他?」

溫如嫣錯愕的問:「那你為什麼要嫁給他?」

我見不得她得意,扯謊說:「在我們這個層次講究的更多是門當戶對,顧家適合我,而我也完全適合顧家,僅此而已。」

雖然看不慣溫如嫣得意,但我每次都會在顧霆琛到別墅之前做一頓晚餐,晚餐里就有一道鯉魚湯,說起來以前的自己一直想討他歡心。

沒想到被他誤會我喜歡吃鯉魚。

但這些都不重要的,愛吃什麼都無所謂。

顧霆琛進廚房做飯去了,我上樓找到曾經的房間換了一件薄款的毛衣,又下樓倒了杯熱水吃了兩片止痛藥。

在客廳里待著無趣,我站在廚房門口靜靜地望著顧霆琛。

廚房內是淡紫的燈光,落在他的身上竟柔和的很。

因為個子太高,他微微的彎著腰在案板上切著菜,修長的手指握著刀柄竟好看的緊,僅僅是望著我便失了神,反應過來時心底的情緒波動的很亂,畢竟我從來沒有看過他這幅居家的模樣。

顧霆琛僅僅一個動作便讓我慌神,不知怎麼的,心裡就是委屈。

我愛他九年,暗戀他六年,他卻從未給過我任何回應,難道真要這樣孤寂的走完自己剩下的日子嗎?

可心底的不甘是那般的強烈。

……

顧霆琛做了兩菜一湯。

我夾了一塊魚肉往嘴裡送去,細細的咀嚼,他望著我的目光很期待,我淡淡的笑說:「很好吃。」

「魚肉是冷凍的,沒有新鮮的好。」

我搖頭,「這樣已經很好了。」

他做的和菜的新鮮質感有什麼關係呢?

只要是他做的,我都欣喜若狂。

我吃的很慢,顧霆琛很快吃了兩碗飯,放下筷子也不催我。

待我吃完,他才起身收拾碗筷。

等顧霆琛從廚房裡出來我便向他告辭,他默了一會兒,眼眸深邃的望著我,嗓音低沉的問道:「你就這麼著急走嗎?」

我笑著反問他,「我有留下的必要嗎?」

「這兒,曾經是你的家。」

我曾經在顧家別墅住了三年,說不惦念是假的。

我扯了扯嘴角道:「曾經我也以為是。」

我轉身要離開,手腕忽而被人緊緊的攥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回頭困惑的望著他,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還沒有回答我為什麼想要談戀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