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祖父都支持你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36
A+ A- 關燈 聽書

雲挽月就是這模樣,不管如何,就喜歡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

不管是王府內的眼線,還是三房內的丫鬟被買通,都是一個套路。

聽見雲輕歌的吩咐,雲子淵最先反應過來:「我這就出去通知他們。」

老侯爺始終保持著一臉震驚,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們。

兄妹兩,突然之間就變得雷厲風行了呢?

等雲子淵出去了,老侯爺咽了咽口水,在心底琢磨了一下才開口問道:「輕歌,你這是……怎麼回事啊?」

要不是因為這小丫頭還是這張臉,還是他熟悉的孫女,不然他都懷疑是不是換人了。

雲輕歌站起身來,走至他身側,挽住了他的手臂說:「祖父,您放心吧,我就是死過一回,聰明了,而且還有人在夢裡教我醫術呢。」

老侯爺不過一會兒震驚的神色收斂了不少。

「原來如此,想通就好,想通就好。祖父都支持你。」

一聽小孫女差點死掉,他差點緊張到心疾發作。

之前的事情,都沒有人與他們說,兩個老人在老家住著壓根不知道朝堂的事情。

回到侯府後,二房的人與他們說了不少雲輕歌的壞話,但他們都是心底明鏡的,明白江玉香此人的話絕對不能相信,最多只能聽聽一笑了之。

雲輕歌又說:「而且我有預感,這事兒不是三房乾的,只是要尋找證據。」

「說來也是,三房一向不會惹事。雖然我與你祖母許久不在府中,但都明白。」

「其實,我懷疑二房會給祖母下一種慢性毒藥,慢慢奪取祖母的性命。沒想到,竟然下了一劑猛葯。」

老侯爺目光一凜,「這事兒若真是二房所為,一定弄死她。」

他這膝下如今就這一個兒子,其餘的女兒該嫁的都嫁了,還有當初戰死在沙場上的。

這個混蛋,不但不好好珍惜自己的嫡子嫡女,還一直將二房扶正坐妻,若不是他阻止,不知道這混小子是不是要上天。

「祖父,您彆氣,先坐下休息吧。」

老侯爺剛剛坐下,床榻上的老夫人傳來了動靜,聲音細微。

雲輕歌連忙到了床畔,「祖母,您醒來了?」

床榻上的老人慢慢睜開了眼,看見雲輕歌,才好像鬆口氣般點點頭。她掙扎著要起身,雲輕歌連忙扶起她。

「這事兒……一定要查……輕歌,你,你來查。」老夫人抓著雲輕歌的手腕。

她現在誰也不信了,只信雲輕歌。

若是以後,這二房還要再鬧出什麼事兒,她一個老骨頭,死了也是死了,就是她的老伴兒獨自留在這兒多可憐。

「祖母放心,這事一定會找法子解決。就是希望祖父祖母日後小心二房,哪怕三房送的食物也千萬不要貿然用。」

老侯爺還不忘數落自己的老伴說:「看吧,早就讓你戒掉這愛吃甜食的毛病,偏不聽。」

「這事兒怪我?」

兩老人因為一個小事就要鬧起來,不過幸而雲輕歌笑了,竟是打斷了他們二人的吵鬧聲。

二老同時看向她。

祖母問:「輕歌,你笑什麼?」

雲輕歌猛地搖頭。

「哦,我知道了,你是想起你和靖王吵架的模樣,所以幸福地笑了?」祖父的話,還真是沒個正經。

雲輕歌扶額,「不,不是。」

她真的不是因為這個,她和夜非墨吵架?那並不是什麼幸福事兒好吧。

她只是有點羨慕二老的感情,到已經白髮蒼蒼了,卻依舊能感情堅定。白頭到老,相濡以沫,說得就是如此吧?

她笑著也不想解釋了,反倒是說:「祖父,別讓外面的人等久了,讓人進來吧。」

……

壽宴提前結束,而大夫到來告訴眾人老夫人身體沒事時,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但……此刻,高堂之上,侯爺和老侯爺端坐著,父子兩表情如出一轍地嚴肅。

「桂花糕在此,還請大夫看看。」雲輕歌跟大夫說道。

祖母已經發話了,說此事必須讓她雲輕歌親自徹查,侯爺都不敢貿然說不。

此刻江玉香坐在一旁,不由得將手中的錦帕捏成了一團,緊張到手心裡都是冷汗。

雲挽月很冷靜,但還是有些不悅地瞪著雲輕歌。

今天的事情,都是母親把事情攪黃了。

倘若以後再想給祖母吃些東西,都難了。

這時候大夫已經判別出了桂花糕里的毒,抬起頭看了眾人一眼,表情很難看。

「大夫,但說無妨。」

「侯爺,這可是劇毒,金蠍子。毒性極其猛烈,服用之後的人會在四個時辰內氣絕身亡。」

他此言一出,廳堂內傳來了一陣議論聲。

今日可是大日子,這樣做的人到底是圖什麼?盡心叵測。

雲輕歌又問:「大夫,這金蠍子好取葯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是故意這麼問的,她心知金蠍子這毒,絕對不會用來入葯,一般藥鋪都不會賣,在天焱皇朝是有曆法規定,絕對不許賣此類毒藥。

「並不好取葯,畢竟是劇毒之物,我們行醫入葯,從不用如此劇毒之物,不管如何配藥,都是毒性極強的毒藥,不敢用。」

「那……」雲輕歌故作不解。

「不過靖王妃倒也問對了,這毒,絕對不是一般店鋪能買到的,因為我們天焱皇朝有明文規定,禁止販賣這類毒藥。一旦此事捅到陛下那兒……」

大夫畢竟是給各大家族治病的大夫,長期在權貴之中混跡,更何況又是出自大醫世家,說話不是開玩笑。

侯爺一聽這可能關係到一輩子的官運,猛地站起身來,問:「這事一定要查!」

「既然是三房的丫鬟,不如就將丫鬟帶上來你審問一番。」江玉香趁熱打鐵,搶著說。

幸好一開始就安排好了。

只是,這毒,確實不是她下的。

她想不通,這事兒……

秦秀本來坐在一旁低著頭,聽見這事兒一下就甩到了自己頭上,猛地抬頭:「什麼?我怎麼會做這等事!」

雲冰薇拉住她,希望她能沉得住氣。

她目光看向雲輕歌,心底對雲輕歌本就有了幾分好感,此刻竟然有些寄希望於雲輕歌能查明事情真相。

她與母親一樣,不喜歡爭搶,但二房實在欺人太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