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六妹主動招供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44
A+ A- 關燈 聽書

「去,將丫鬟帶上來!」侯爺心底也早已認定了這事兒是三房所為,也瞪了一眼秦秀。

小廝連忙入屋說:「回稟侯爺,我們……在後院的池子里發現了這名叫秋花的丫鬟屍體。」

人死了,便是死無對證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尤其以侯爺的表情最為難看,臉色幾乎是鐵青的。

江玉香一聽人死了,也略帶幾分疑惑,不解地又看向雲挽月。

雲挽月朝著母親輕輕搖頭。

這事兒,真的完全超出了她的預算。

她本就提前用催眠術控制了這名叫秋花的丫鬟,口供什麼的早已吩咐好了,但到頭來卻被人殺害。

雲挽月眯眸看著站在大夫身邊的雲輕歌,下意識便認定這事兒就是雲輕歌所為。

放眼在場的所有人,除了雲輕歌會攪亂她的計劃,不可能還有其他人。

雲輕歌一側頭就瞧見她正惡毒地瞪著自己,反倒是勾了勾唇角。

這丫鬟的死是誰做的,她不知道。

但唯一的想法就是,這事兒肯定是二房的人乾的。

「大夫,能查看一下屍體嗎?」

大夫點點頭,上前去檢查了一番屍體。

「這小丫鬟是淹死的無疑,想來肯定是因為被人摁在了池子中。」

雲輕歌點點頭,甚至都可以想象到有人偷偷將這丫鬟的臉給摁在水池裡讓她窒息而死,最後見人死了,將人推下了水池中。

「死無對證,那這事兒,說不定是秦妹妹為了殺人滅口,故意所為。」江玉香神情很是得意。

雖然丫鬟死了這事兒在她掌控之外,可好歹沒有了證據。

「你血口噴人!」秦秀怒極,咆哮著怒吼道。

饒是如此,老侯爺一聲冷沉的咳嗽聲,還是令二人停止了爭吵。

秦秀委屈地說:「老爺,我真的是冤枉的。」

「輕歌,依你所見?」老侯爺一雙眼緊緊看著雲輕歌,等待著這小丫頭給出個回應。

雲輕歌說:「雖然這秋花死了,可桂花糕的來源是從何而來的呢?三夫人,您說,這桂花糕是您給的嗎?」

她看向秦秀。

秦秀臉色一白,有點不敢出聲。

雲冰薇冷靜回應:「是我母親給的,桂花糕是我母親親手做的,但是當時做好后,我與母親都吃了。哦對了,母親還送了些給父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父親吃了都沒事,為何獨獨祖母吃了有事?

「嗯,這事兒,倒也是。」侯爺點點頭。

「那麼,毒藥從何而來,還請大夫能解釋解釋。」雲輕歌又看向大夫。

大夫說:「這金蠍子,只能在一處地下店鋪買到,那處本就是帝都唯一一家黑店,轉賣毒藥。此店的主人據說是個西秦人。」

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原來還有地下黑店一說。

普通人若不給他說,根本不知道。

這家黑店,在書里寫過。

背後老闆正是金衡。

金衡此人因為是太子妃的人,一直都有太子的勢力庇護,即便是黑店存在,知道的人也不敢貿然在外說出口,畢竟是件很不能放在檯面說的事。

百姓們一般都不會說。

在場的人也不知道什麼黑店,懵逼地相互對視。

雲輕歌也故作不解問:「黑店是什麼?」

大夫抿唇,不說話了。

他身為一名大夫,說得太多,反倒是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只是今日侯府老夫人中毒之事,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他實在同情這侯府的老夫人。

侯爺咬著牙,面色黑沉至極。

大家不懂這黑店,他心底最明鏡,他如何不知道?

他看向夜天珏,眼神有些難過。

曾經以為最好的女婿,今日竟然……

夜非墨淡淡道:「這事兒,還真需要皇兄給各位解釋解釋了。畢竟黑店名為金源店,地契掌握在皇兄手中。」

老侯爺猛地站起身來,驚呆了。

若是太子要殺老夫人……

夜天珏的面色清清冷冷,沒有絲毫的波瀾,強硬說:「本宮為何對老夫人下手?五弟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本王並未說是皇兄所為,只是想讓皇兄解釋,怎麼,這麼快就不打自招了?」

二人短短言語就已經爭鋒相對。

雲輕歌連忙說道:「既然是店中賣出的葯,還望太子殿下能夠徹查出結果,畢竟事關我祖母的性命。」

夜天珏抿唇說:「本宮這就派人去查。」

他話雖如此,可心底竟然已經有了答案,目光一瞬落在了雲挽月的臉上。

雲挽月猛地抬頭看向他,心咯噔了一下。

事情順序發展完全違背了她所想的!

之前若是秋花沒死,受了催眠術蠱惑的她,會直接說出事情是她受三房指使,現在倒好……

很快,就有一名黑衣侍衛來到夜天珏的身邊,跪下說:「回稟殿下,屬下去查了,取金蠍子的人是……太子妃。」

大家一雙雙眼睛全落在了雲挽月身上。

雲輕歌唇角勾了勾。

「三姐姐如何解釋?」

「我沒有!」雲挽月想都不想就否定。

她就算去拿了毒藥,但也不是什麼金蠍子,而是慢性毒藥!

江玉香拉住她,心底擔心。

侯爺也不信,聲音帶著些微難過:「挽月,你說……是不是你?」

「不是我!」雲挽月立刻否定。

「你還狡辯?」老侯爺本就不喜歡雲挽月,拐杖重重敲打在地面上,怒斥,「我們雲家世代為將,做的都是光明磊落之事,你這丫頭心思如此歹毒,竟然想著買毒藥毒祖母?你居心何在?」

雲挽月微微抿唇,闔了闔眸子。

她在飛快計算著要怎麼做。

但就在她想反駁時,這時一道弱弱的聲音響起:「是……是我。」

大家一致看向出聲的姑娘。

竟是年紀最小的雲妙音。

她頭微微垂下,聲音很小:「……是我,是我讓丫鬟在桂花糕里下的毒。」

「你說什麼?」江玉香又拉住這個女兒。

雲妙音又道:「本是偷偷得知三姐姐給了一包毒藥給母親,說是慢性毒藥,可以慢慢毒死祖母。只要祖母死了,就不會有人想給爹娶正妻,母親依然能安然無恙。可是……」

「可是我想到這毒實在太慢,若是慢慢毒死,也會惹來懷疑,所以我就……偷偷去了金源店買……」

「啪」地一聲響,江玉香一巴掌扇來,打斷了雲妙音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