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放鴿子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9:04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表情淡淡的點了點頭:「你是怕她回來,再惹怒喬御琛?」

「她已經在惹了,以為我去跟爺爺下了放棄喬家財產的保證,我媽知道后,按耐不住了,她覺得這樣對我不公平。」

「你不覺得委屈?你也是喬家的子嗣,按理說,喬家的一切,的確有一部分是屬於你的。」

「一個小偷,偷了別人的東西,併到處告訴別人,這東西是我的,然後有一天,當東西的主人真正的把它拿回去的時候,你就因為曾經佔有了這個東西幾年,就要把它據為己有?這不合適。

公平不公平,只有我自己心裡清楚,如果我拿了喬家的財產,對我哥來說,才是真正的不公平,我雖然沒有多愛他,但我也不恨他,畢竟,他是我的血緣親人。」

安然垂眸,嘴角淡淡的扯起了一絲弧度,她夾著菜塞進了口中。

「你媽可不這樣認為,在她的立場上看來,你身上也留著喬家的血,拿喬家的財產,心安理得。」

喬御仁苦澀一笑:「現在喬家的財產,又有多少是真正屬於喬家的呢,用我爺爺的話來說,喬家當年落敗,如果不是我哥周轉了他母親娘家的資金來周轉,又從哪兒來的現在的喬家可言呢?

我媽她……這些年,有些到底都沒能活明白,我早就跟你說過的,我媽跟你媽是不同的,我媽是個貨真價實的小三,是真的破壞了別人的婚姻。

我制止她回來,也是因為這一點,一個小三,出現在正室的兒子面前耀武揚威,要財產,我想想都覺得……太丟臉。只是不知道,她會不會聽我的,我媽那個人,固執起來,也是讓人無可奈何。」

安然抿唇,指了指他的筷子:「快吃吧。」

喬御仁看向她,沉默片刻,現在的安然跟從前真的不一樣了。

如果是從前,他聊起這些悶心的事兒,她總會問個不停,然後站在他的立場,幫助他判斷出個是非。

可是現在……她只是淡淡的,站在客觀的角度上說了幾句話。

僅此而已。

他拿起筷子,看她。

她是真的變的了,變的,沉穩了許多。

不知道,這是好事兒還是壞事兒。

安然午餐吃的非常的好,因為桌上都是她愛吃的菜。

對面的人,她也不討厭。

也可能是因為心情好的緣故吧。

總覺得今天一天,好像什麼事情都很順心一般。

吃過飯回到公司,一下午都沒有什麼事情。

四點半的時候,葉知秋打來了電話。

「漢子,晚上約一發。」

「誰跟你約。」

「老子。」

「滾,」安然不禁爆粗口。

葉知秋哈哈笑了起來:「晚上來我的會所,一起吃飯,我要給你慶祝你的生日,這可是時隔四年才能聚在一起的生日,我要給你好好的過。」

「我今晚有約了,怎麼辦。」

「你有這麼吃香?不會是喬御琛要你回家去吧?」

「他是要我回家,不過我今晚不是跟他約的,以前跟我一起坐過牢的一個姐姐出獄了,她知道我的生日,所以今晚邀請我去她家吃飯。」

「這麼隆重的生日,你打算這麼隨便的就過了?都不需要我?」

「其實……也挺需要你的,要不你晚上跟我一起去我這個姐姐家吧。」

「看在你這樣對我盛情邀請的份兒上,行吧,我去你們公司門口接你們。」

安然抿唇笑著,將手機掛斷。

旁側,雷雅音趴在那邊:「你今晚不跟御琛大哥一起吃飯啊。」

「不啊。」

「為什麼不?」

「我為什麼要跟他一起?」

「你們不是夫妻嗎?」

「丈夫沒有一定要為妻子慶祝生日的義務,我也不需要他履行這樣的義務。」

她沒有告訴雷雅音,她跟喬御琛的感情,沒有她想象的那麼好。

他甚至並不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

生日對她來說,雖然不是什麼隆重的大日子,但她卻想跟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度過。

只是,如果告訴雷雅音,他們夫妻兩人關係不好的話,雷雅音大概又要胡思亂想了,覺得她跟御仁有可能了,還是不要嚇唬這女人好了。

下班時間一到,安然就給金楠打電話。

金楠快速收拾東西來到門口。

安然跟她打招呼,她卻擺了擺手,好像是想跟安然避嫌。

她掏出手機給安然打電話。

安然納悶,明明就在眼前,不過還是將手機接起。

「然然,你先過去,備用鑰匙不是給了你一把嗎,你先進屋,我還要去買點東西。」

「一起上車,我們一起去買。」

「不行,喬總讓我避嫌的,就當是為我好,拜託了。」

安然抿唇一笑,不為難她,先上了葉知秋的車。

「知秋,開車吧。」

「你不是說,你那個姐姐現在也在這裡上班嗎?不等她了?」

「暫時不用,我們先走吧。」

葉知秋髮動車子離開,安然指路。

兩人先去了金楠的住處。

葉知秋在房間里轉了一圈:「你就讓人家住這種地方?」

「你不懂,」安然白了他一眼,不禁一笑。

「我不懂什麼?」

「說你不懂,你就不懂,別問了,」她挑眉:「找事兒不成。」

「今天你過生日,我讓著你,不然我削你的。」

「讓你兩個,」她挑眉壞笑:「小時候你就不是我的對手。」

葉知秋在她腦門上彈了一下:「閉嘴閉嘴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哎喲,疼啊,把你的爪子拿回去。」

葉知秋收回手,從錢包里掏出一張卡遞給她:「喏,生日禮物。」

「幹嘛,直接給錢啊?」

「是啊,我想來想去,也不知道給你買點兒什麼好,索性就給你張卡,你不就喜歡這個嗎。」

安然倒也不客氣,直接將卡接過:「還是你懂我的歡喜,我要去買兩套房子。」

「限額的,一百萬。」

「小氣鬼。」

「逗你的,」葉知秋忍不住笑了起來。

提起禮物,安然這才想起來,被她放進了包里,一下午沒有拿出來拆封的禮物。

喬御仁送的。

她側身,從包里掏出禮物盒子。

葉知秋往前一湊:「喲,不錯呀,除了我,還有誰記得你生日呢。」

「喬御仁。」

「喬御仁?喲,這小子還記得你生日,還挺有良心的嗎。」

安然盯著禮物盒子猶豫了良久。

「怎麼不開?」

安然努嘴:「不知道,有些好奇,又有些不想拆開看。」

「不會是個戒指吧,這盒子的形狀,一看就像是戒指盒呀。」

安然白了他一眼:「他幹嘛要給一個已婚的女人送戒指,瘋了不成。」

「那就打開看咯,」葉知秋說著,一把將禮物盒搶過,打開。

看到裡面的小U盤的時候,葉知秋『切』了一聲。

「這小子,這麼多年了還改不了這個投其所好的毛病,每年給你送禮物,都送不到點子上,第一年是不是給你送了一本書,叫什麼來著?」

「活著,」她笑,看他。

「對對,活著,搞的好像自己是個多麼文藝的文藝青年一樣,結果骨子裡還不是騷包?」

安然呵呵笑了起來,將U盤從他手裡搶過,重新塞回了包里。

「對,還是你的禮物比較經濟實惠,鼓勵一下,以後繼續。」

「你的鼓勵,我還是不接受了,明年我也給你送一本書。」

「送本明朝的書吧,比較值錢,別學喬御仁,竟送些沒用的東西。」

她正說著,門打開,金楠從外面提著蛋糕走了進來。

見安然身邊還跟著一個男人,金楠愣了一下:「然然。」

「楠楠姐,我給你介紹,這位是葉知秋,我的發小,我最好的朋友。知秋,這位就是我跟你說過的,在獄里幫助過我的楠楠姐。」

葉知秋對金楠招了招手:「嗨,楠楠姐。」

金楠很尊敬式的對葉知秋點了點頭:「葉先生,你好。」

安然上前,拉著金楠的手臂:「楠楠姐,這個男人說話很不正經,你可千萬不要介意,他只要說了什麼你不愛聽的,你只管懟他就好。」

葉知秋剜了她一眼:「沒你這麼教的啊,我多正經的一個人,被你說什麼什麼。」

金楠笑了笑:「我去廚房準備吃的,然然,你稍微跟我進來一下。」

「嗯,」安然跟著金楠走進廚房。

金楠放下蛋糕,回身看向她:「然然,我問你個問題。」

「你問啊。」

「那個……」她猶豫片刻,不知道剛剛在樓下見到的一切該不該跟她說。

「怎麼了?」

「哦,沒事兒,那個葉先生,跟你只是朋友關係吧。」

「他跟我是友情以上,愛情以下的親情關係,非常親密的朋友,一輩子都不會演變成愛情的那種關係,放心吧。」

金楠聽了這個答案,只是隨意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我要開始做菜了,你快去外面等我吧,別讓葉先生久等了。」

安然聳肩笑嘻嘻的轉身出去:「楠楠姐,辛苦咯。」

金楠將廚房的門關上,心裡隱隱有些愧疚

她走到廚房的窗戶邊往樓下看去

喬御琛的車就停在那裡。

車裡,有煙蒂忽隱忽現……

剛剛,她看到喬總的時候真的被嚇了一跳。

可是喬總卻什麼都沒說,只是道:「上樓后,別告訴安然我在這裡,給她做頓好吃的,讓她吃的開心點兒。」。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