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不肯重罰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51
A+ A- 關燈 聽書

打完這一巴掌,雲妙音措手不及,牙都被打出了血,她連忙捂住臉頰,驚愕地看著母親。

江玉香氣得胸口起伏,差點要掐死她。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東西!」

雲妙音捂著半張臉,眼底積聚了熱淚:「我這還是為你們考慮,你打我?」

江玉香被她氣得不輕。

事情都被她說出口了,眾目睽睽之下,根本沒有辦法辯解。

夜天珏看向雲挽月,眼底是淡淡的嘲弄,更多的是失望透頂。

他剛剛還期待著這事兒不是她所為,畢竟她剛剛斬釘截鐵而冷靜萬分地否認了,他心底還希冀著……

奈何,一切都是他幻想罷了。

這女人,就是如此令人心寒。

雲輕歌看著江玉香與雲妙音母女之間的爭執,覺得有些可悲。

雲妙音這小姑娘本來年紀不大,結果這麼小就心性如此惡毒,日後長大可還得了?小時候欺負原主的事情可沒少,雖然沒有什麼性命之憂,可也想毀了雲輕歌的臉。

若不是這般,雲輕歌也不至於為了防止被害,聽從了雲挽月的主意,在臉上貼了這麼個難看的瘢痕。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妙音,你年紀輕輕就想著如何害人?」老侯爺怒極,「你看看你,小時候害了你四姐姐毀容,現在竟然還殺人?殺一個丫鬟不夠,還要殺祖母,可真夠歹毒!」

他氣得生氣不接下氣,幾乎有些窒息暈厥。

侯爺害怕他暈倒,連忙拍著他胸口安慰:「爹,順氣,順氣。」

「順什麼氣,遲早要被你給氣死!」老侯爺脾氣暴,一拐杖打在侯爺的手背上。

侯爺吃痛,但手依舊沒有你放下,依舊順著老侯爺的胸口。

他素來孝順,再加上今日這事確實不能忍。

「爹,這事,我一定處理!」

雲妙音忽然跪下,哭起來:「爹,我錯了!祖父,我真的錯了!我本來不想殺秋花的,可她,她,她竟然偷偷藏了秦王殿下的畫像,我一時生氣就把她摁在了水池裡。」

一個小丫頭,倒也真的什麼都敢。

雲輕歌看著她哭花了小臉,絲毫沒有同情感。

這小姑娘,該死!

差點殺了兩條人命。

「老爺,此事一定要報官,二房還誣陷說是我所為。」秦秀也氣不過,怒極。

侯爺瞪了多事的她一眼,「報什麼官,這事兒還不夠丟臉?」

「既然是本宮太子妃,本宮回宮後會好好處理。」夜天珏倏然沉聲道,看向雲挽月的眼神越發寒冽。

雲挽月抬起頭,對上他眼底的寒芒,一顆心被揪著難受,連忙伸手捉住了夜天珏的手臂,楚楚可憐地喚道:「珏哥哥,你聽我解釋,真的不是我六妹妹說的那樣。」

「夠了。」夜天珏冷嗤了一聲,「跟本宮回宮。」

他率先起身,看了一眼夜非墨和雲輕歌,才道:「此事,還請侯爺懲罰分明,事情很快就會被父皇知道。」

侯爺臉色一僵,連連點頭。

這事兒說出來,反倒是顯得是他這個爹沒教導好女兒,而這個女兒如今還是太子妃。夜天珏的語氣,有點像威脅。

若是雲挽月被休,最終丟的還是他侯爺的面子。

江玉香眼眶紅了,想求情,可是看著大家的神色都肅穆難看,她連求饒的機會都沒有。

反倒是雲妙音跪在地上,肩膀一抽一抽的。

她年紀最小,從小到大都是被寵壞了的,此刻更是一點都不知道錯,甚至覺得這侯府上下所有人都對她不好。

待夜天珏離開到了門口,見雲挽月還逗留在原地,他不滿。

「太子妃,還不跟上?」

雲挽月回頭看了一眼眾人,咬唇,還是跟上了夜天珏的腳步。

如今嫁人在外,這事情即便是發生了,她還頂著太子妃的頭銜就不會有事。

只是要給皇帝和太后那邊一個交代罷了。

她也一直相信,夜天珏不會真的休了她,畢竟二人之間的感情確實存在過。

人一走,屋中只剩下了江玉香和雲妙音母女兩的哭聲。

侯爺怒從心中起,被她們的哭聲鬧得更加煩躁,吼道:「哭什麼哭,你們害人還有臉哭了?」

老侯爺忽然也不生氣了,坐在位置上,一雙老眼如鷹般銳利地看著母女兩。

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他倒是想知道這個兒子要做什麼。

雲輕歌站在一側就等著看戲罷了,不過以她的了解,這事兒侯爺絕對不會給二房重罰。

「爹,今日我當著您的面處置了她們,還望爹別生氣了。」侯爺看向老侯爺。

老侯爺摸著鬍子點頭。

「今日起,江氏到後院做丫鬟之事好好贖罪,若是表現不好,我照樣把你賣了。」

江玉香猛地抬頭看向侯爺,她身子軟軟坐下,有些崩潰。

雲妙音連忙扶住她:「娘……」

「還有小六,因為江氏教導不好,從今日起,小六歸為三房教導。」

「什麼?」秦秀也懵了。

她怕死了雲妙音,沒被雲妙音惡整到氣絕身亡,就已經不錯了。

老侯爺也似有不滿,對雲妙音的處置極度不悅:「此事不妥。這丫頭性子如此惡毒,養在三房下也沒什麼用處。」

侯爺:「那爹的意思是……」

他私心裡就想著能讓雲妙音得到二老的原諒,她畢竟年紀還小嘛。

雲輕歌看明白了侯爺的態度,明顯就是想要袒護雲妙音。

「先回去罰抄書一個月,這一個月不准她出門,不准她參加任何宴席,不準任何人來看她。」老侯爺說罷這話,特地又看了一眼雲輕歌。

他又道:「還有,一個月後,若是這丫頭再惹事,就把她送到尼古庵里出家靜心好了。」

侯爺嘴角狠狠一抽:「爹,這不是玩笑……」

「我也沒有跟你開玩笑!這還是小懲罰,必須在祠堂內跪著抄書,一個月!」

「爹……」侯爺無比同情地看向了雲妙音。

這小丫頭,看來他是真的幫不了她了,雖然私心裡就覺得雲妙音是受江玉香的指示。

「還有!」老侯爺還待再說什麼,畢竟這差點要了他夫人的命,怎麼也不能就此罷休……

可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侯爺打斷。

「此事就如此吧,先看看他們的表現,若是不妥,再惡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