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回家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1:13
A+ A- 關燈 聽書

第112章回家

碧衣做夢也沒想到會是這樣,她抑制不住的尖叫,那種黏稠的液體似是噴入她的心間,濃濃的血腥味熏的她直至犯嘔。

她不住的伸手想要抹掉臉上的血跡,誰知越抹越多。

容離嘴唇又動了動,可被碧衣的尖叫聲湮沒,夏侯銜看的心急,一步跨到碧衣身前『啪』的一巴掌,打在碧衣臉上。

尖叫聲戛然而止。

碧衣哆嗦的跪在地上,不敢抬頭。

夏侯銜本想訓斥碧衣,可兩個字清楚的自容離口中說出,他站在原地,不能動彈。

「休…休…書。」容離的聲音雖然微乎其微,但幾人全部圍繞在床邊,自然是聽見了。

碧衣半點不敢猶豫,迅速從懷裡將休書取出,雙手高舉過頭頂,伸向容離床頭。

小桃一把奪過塞進懷裡,抽著鼻子對她說道,「主子放心,休書…奴婢已經拿到了。」

容離好像已經耗盡了全部力氣,她慢慢轉頭看向柳一,

小桃看見,連忙將柳一叫到近前,此時容離乾裂的雙唇動了動,又說了兩個字,「回…家。」

夏侯銜彷如赤身站在冰天雪地里。

回家…在容離心裡,這兒竟不是她的家嗎?

柳一恭敬一拜,「是。」

夏侯銜大腦已經不能思考,他像只斷了線的木偶般不能動彈,眼睜睜的看著柳一抱起容離從他眼前經過。

容離胸前的衣衫上,猩紅的血跡已經透了出來,血液彷彿鮮活般張牙舞爪的擺動著,足以刺傷夏侯銜的雙眼,他的心跳倏的一頓,接著喉嚨似被人扼住般無法呼吸。

夏侯銜跌坐在地,絕望的看著柳一離去的背影,他懷中的人只餘一片衣角,再也看不到其他。

從此,他和容離,不是天人永隔便是形同陌路。

這兩種結果對他來說,沒有區別。

回過頭,那一碗心頭血安靜的置於桌上,夏侯銜頹然的對碧衣說道,「去喂柔兒服下。」

容離已經離他而去,慕雪柔必定不能再出事。

「是。」碧衣顫顫巍巍的端起那碗血,小心翼翼的端出房門。

院子里的太醫們正在八卦,相府府醫已經將端王妃抱走,不,現在已經不能叫端王妃了,而是相府大小姐。

看來,相府大小姐真的成了下堂妃。

還沒嘀咕完,便見一人滿臉血紅,端著一碗黑紅的血液出來,若不是劉純驚呼出聲,問了句『碧衣姑娘,你怎的成了如此摸樣?』

他們都要大喊『有妖怪』了!

乖乖,端王府今年是不是犯太歲?

稀奇的事情一件接一件。

「劉純,」夏侯銜跟了出來,此時他恢復了往日的威嚴,可若是仔細觀察,從他的眼睛中便可以看出端倪,「柔兒由你全權醫治,若是沒有痊癒——」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夏侯銜陰測測的看著劉純,「本王定會把你千刀萬剮!」

劉純被嚇得一哆嗦,本就弓著的腰身彎的更低,聲音微顫,「王爺放心,微臣定當竭盡全力。」

眾人來到沐芙院,劉純急急忙忙去開方葯,並讓小桃將血液放在爐子上溫著,待湯藥熬好后,才命碧衣服侍慕雪柔服下藥引。

這血里自是加了解藥的。

本來喝不進任何東西的慕雪柔,竟『咕咚咕咚』將一碗血液喝了個乾淨。

劉純和夏侯銜齊齊鬆了口氣。

慕雪柔接著服完劉純的湯藥后,便悠悠轉醒。

迷迷糊糊的看見床前為了一大圈的人,當她看到夏侯銜時便完全清醒了。

「爺,柔兒…是怎麼了?」慕雪柔撫了撫胸口,「好難喝。」

「你病了,剛服了葯,現在已經沒事了,」夏侯銜坐在床邊抱住慕雪柔,一下一下順著她的背,「沒事了。」

不知在安慰慕雪柔,還是在安慰自己。

慕雪柔醒來便知,計劃的事情已經成了,不然,碧衣不會將解藥放入葯中,讓她醒來。

容離不死也是重傷,再也成不了她的威脅。

乖巧的倚在夏侯銜的懷裡,慕雪柔嘴角帶著鮮血,緩緩笑了。

碧衣悄悄退出人群,臉上還有容離噴出的鮮血,她要多洗幾遍才行,不知這幾日她會不會最噩夢。

——————

容府馬車中,古娘子和倚翠在聽完小桃敘述的事情經過後,終於放下心來。

昨日晚上,小桃來找她們二人,說明日主子將要離府,讓她們等在大門口,看到相府的車便拿著主子的腰牌上車等候。

古娘子和倚翠自然聽命行事,可當她們坐在車內,等來臉色蒼白的容離時,她們著實嚇了一大跳。

怎麼半天時間,主子竟成了這副樣子。

直到馬車漸行漸遠,離了王府許久,容離才一個翻身坐了起來,將古娘子和倚翠嚇了一大跳。

接下來便是小桃解釋,容離思考時間。

馬上要到相府了,她是該告訴原主爹媽事實還是不告訴?

之前光顧著計劃離開王府,現在問題來了,她該怎麼辦?

直到小桃將來龍去脈解釋完,容離還沒決定好。

古娘子點了點頭,接著對容離說到,「主子,奴婢可否把一把您的脈像。」

待回到相府,她好幫容離調理。

容離點了點頭,古娘子的意思她明了,聽話的將手伸出去,反正她身體健康,流點血不算什麼。

罷了,丞相夫婦對原主那麼好,若是不說實話將他們蒙在鼓裡,他們一定受不了,老兩口年紀不小了,她是替原主回去看看,又不是奔著嚇唬人去的。

還是實話實說比較好,就是不知道老兩口演技如何,若是不行,便打個商量,讓他們近日不要出門了,省的露餡。

車輪滾滾,很快到了相府,為了以防萬一有尾巴跟著,所以一行人哪怕到了家門口還是做戲做全套。

柳一登上車沿,將容離抱了出來,小桃、古娘子和倚翠一臉傷心欲絕跟在柳一身後,一行人悲悲切切進了相府。

門房的人嚇了一跳,今日柳大夫被端王爺接進王府,說是為小姐病了,請柳大夫前去醫治,現在怎麼直接將小姐抱回來了?

而且看小姐的樣子不大好,有機靈的小廝連忙上前幫忙,又有跑去報信的。

馬車前,幾人演技一直在線。

「柳叔,快點。」容離小聲的跟柳一說道,她們府小廝腿兒挺快啊,還沒見跑就沒影了,之前她在裝死,半睜著眼睛看著個小廝飛速跑去報信。

佛祖保佑,她可不想直接用這副妝容見相府二老啊,不把老人家嚇個半死才怪,趕緊將妝卸了才是正經!

柳一瞭然點頭,運氣功夫便往容離的小院走,別看他是府醫,可功夫並不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