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一波接一波的生日禮物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9:18
A+ A- 關燈 聽書

她忽的垂眸一笑。

喬御琛抬手輕輕戳了她腦袋一下:「不許嘲笑。」

「不是嘲笑,只是……你不會是第一次給人送驚喜吧?」

喬御琛尷尬的『吭』了一聲。

安然聳肩,果然是。

她掏出手機:「那我可要拍個認證照了。」

她在花海中蹲下,手機高舉過頭頂,比了個剪刀手在臉邊,自拍一張。

照完,她又轉身,自拍模式下,將喬御琛拍進了鏡頭裡。

她按下了視頻。

「這個男人,第一次給人送禮物,看看,浮誇嗎?」

她說完這句話,圍著整個客廳轉了一圈,將花海盡收視頻里。

喬御琛無語一笑:「你不喜歡?」

安然將視頻錄製結束,看向他。

「我不喜歡花,我喜歡錢,下次給我鋪一個錢海出來,我保證會驚喜的尖叫出聲的。」

她說完,抿唇一笑,眼睛里有一些靈動的光芒。

他看著她的笑容,淺然一笑:「俗物。」

「就許你庸俗,不許我庸俗?」

「說的有道理,那麼,在這麼庸俗的地方,我們……」

不等話說完,他上前一步將她拉到自己身前,看了她三秒鐘后,低頭吻住了她。

吻了足有一分鐘,他才鬆開她,這次,她沒有反抗他。

他滿足的笑,「這麼庸俗的地方,我們該有吻。」

安然側頭一笑,無語的看著他。

現在他做什麼,她都不覺得奇怪了。。

這習慣,還真是……

看到餐桌上準備的燭光晚餐。

她從他懷裡掙脫出來:「你不是還沒吃飯嗎,吃飯吧。」

「你給我做?」

「這不是有現成準備好的嗎?」

「都涼了。」

「趁著我過生日,你也嘗嘗吃殘羹冷炙的感覺吧,就當生活的體驗了,」她笑:「你吃著,我上樓去洗澡換衣服。」

她要轉身,他卻拉著她的手腕:「你陪我吃。」

「我今晚吃的很飽。」

「那你看我吃。」

安然挑眉想了想,點頭:「行。」

兩人一起來到餐桌邊,喬御琛坐下開始吃已經放了三個多小時的飯菜。

安然抿唇:「要不要來杯紅酒?」

「可以,正好我需要一個酒後亂性的理由,你過生日,給我來兩瓶。」

安然挑眉:「那還是算了,你還是乖乖的吃你的飯,喝你的水吧。」

她嘴上雖然這樣說,不過還是起身去給他倒了一杯溫水。

秦憲宗看她問道:「對了,你剛剛說讓我也嘗嘗殘羹冷炙是什麼意思?以前你經常吃涼飯?」

安然沒有回應,只是將水杯放在他面前:「監獄里可不會因為你晚了,就給你熱水喝,相比起來,還是我善良,對吧。」

喬御琛眉心一緊,手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腕。

他仰頭看著她。

安然挑眉:「怎麼了?」

他搖了搖頭,許多話憋在心口,沒有說出來。

他只吃了幾口,就放下了碗筷。

安然看他:「這就吃飽了?」

「已經餓過了,沒有那麼餓了,」他起身拉著她的手上樓:「你不是要洗澡嗎,走吧。」

他上樓的時候,目光看了一樣牆上的時鐘,十點半了。

安然進屋去洗澡,喬御琛也去隔壁快速的沖了一下出來。

他洗澡的速度,永遠都比安然要快。

安然出來的時候,喬御琛已經準備好了一杯紅酒和一杯純椰汁,就在落地窗邊的白絨地毯上席地而坐。

「過來坐。」

安然看他:「你還要喝酒?不睡覺嗎?都已經十一點了。」

「喝完這一杯就睡,」喬御琛對她招了招手。

安然走過去,在他身側坐下,端起屬於她的那杯椰汁。

「你不會是在裡面下藥了吧?」

「下了,你可以嘗嘗,」他看著她壞笑,自己喝了一口紅酒。

安然挑眉,才不信他,她抿唇,抿了一口果汁。

「我還以為是牛奶。」

「椰汁。」

安然又喝了一口,看向烏漆漆的窗外。

「今晚這邊的路燈怎麼也滅了?」

她納悶的看向他:「你不會是為了製造個驚喜,把燈的線路給搞壞了吧。」

「誰知道呢,反正現在有我在,那邊的路燈有沒有都沒有太大的關係,我可以保護你。」

安然看向他,凝眉:「真酸。」

喬御琛笑:「我以為你會說,真感動。」

安然呵呵笑了兩聲,「那我們現在是在看什麼?夜景看不了,星星也看不著。」

喬御琛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勾唇笑。

「想看星星,倒也不是沒有辦法。」

他起身,去將房間的燈給關掉了。

房間里只亮著一盞應急燈。

他重新回到安然身邊,緊貼著安然坐下:「你現在抬頭看看,天上的星子就可以看到了。」

安然仰頭看去,的確。

她抿唇:「為了看星星,特地關上燈,你還……」

她話音還沒落,不遠處忽然燃放起了煙花。

黑暗中,明亮的一道道煙火劃破夜空,在天空中綻放成一朵朵絢爛的煙花,一朵接一朵,照亮了半邊天空。

安然看著漫天的絢爛,就有那麼一刻的恍惚。

高二那年夏天,期末考試結束后,葉知秋帶她和喬御仁一起去了他家的度假山莊玩兒。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天晚上,喬御仁在山上準備了煙火晚會。

也是在這樣的深夜,只不過,剛放了兩個,落下來的煙星子就點燃了乾裂的山草,差點兒釀成大禍。

那天,很轟動,動用了四輛消防車,才來將山火撲滅。

葉知秋讓喬御仁帶著她偷偷溜走了,

他背了所有的責任,被他父親好一通收拾。

那天,喬御仁和她都很愧疚。

見她一直都悶悶不樂的,喬御仁拍著胸脯跟她說。

「安然,今天雖然失敗了,但總有一天,我要給你一場炫目的煙花盛典。」

這一天,喬御仁沒有給她,喬御琛卻給了她。

看著看著,她眼眶裡,莫名的有了濕意。

喬御琛的手,輕輕的攬著她的肩膀:「11月18號,11:18分,你的生日。」

煙花還在繼續,安然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在仰頭欣賞著這些煙花短暫的美好。

它們是為她而盛放的,如果她不儘力的欣賞它們,那就沒有人知道,它們曾經在這世上盛開過了吧。

煙花燃了足有十分鐘,才終於消失。

自始至終,安然一句話也沒有說。

喬御琛也只是靜靜的陪著她。

他以為,她會很高興,激動的擁抱他。

可是她什麼也沒有做,只是這樣靜靜的坐在那裡,欣賞著這一切。

喬御琛有的時候是真的看不懂這個女人。

明明,是個很嬌弱的,需要人保護的女孩兒。

可她卻用倔強和堅強把自己包裹了起來。

好像,她是個根本就不需要人守護的女孩兒一般。

她可能不知道,她這個樣子,會讓走心的人,心疼。

他抿唇:「看來,我準備的這個驚喜,你也不喜歡。」

「我喜歡,謝謝。」

她的目光依然落在天空中。

「那你怎麼……看起來一點兒也不高興不激動呢。」

「我已經過了高興和激動都要擺在臉上表現出來的年紀,」她笑了笑:「只要能把它們的美盡收眼底,就不會辜負它們的美了,對吧。」

「比起樓下的花海,你更喜歡煙花?」

「嗯。」

「為什麼?」

「因為看不見,摸不著,人不都總是對自己觸碰不到的事物感到心動嗎,就像煙花。

而且,沒有人看得懂它們的悲哀,它們的一生,只有那短暫的幾秒鐘,它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點燃自己,耀眼一瞬后,從這世上徹底消失,沒人能夠抓得住它,也沒人能夠留得住它,可是,它的美好已經在人們的心中留下了。

它的悲哀在於,沒有人會為它的逝去而感到悲哀,可它卻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去取悅別人,多可憐,不是嗎?」

她看他。

喬御琛看著她,身子一旋,擋在了她身前,後背緊貼著落地窗。

「不全都是不好的,你想想,它雖然轉瞬即逝,可是你卻記住了它們,或許很多人會遺忘它,但愛它的人,會記得它,也會時常回憶它的美,這對它們來說,就只最值得的一生了。」

安然看著他,他明白了她話里的意思。

她也讀懂了他話里的意味。

兩人對望片刻,喬御琛忽的一笑:「我還有件禮物要送給你。」

「還有?」她有些驚訝,這一天,他到底準備了多少驚喜。

他說著,側身從窗帘后拿出一個小盒子遞在她面前:「打開看看。」

安然接過盒子,挑眉,猶豫片刻后,她將盒子打開。

借著應急燈光,她清楚的看到,一枚閃著金光的鑽石戒指,安靜的立在盒子里。

安然的心一緊,戒指?

怎麼會是戒指。

「這是我一個月前,讓人挑了一塊鑽石原石雕刻的,這裡面,從四個角度去看,都能看到你和我的名字,我們結婚這麼久,我還沒有送過你戒指,借著你的生日,送你。」

安然猶豫好半響,「這戒指,值錢嗎?」

「很值錢,超乎你想象的值錢,所以不要把它賣掉,好好的戴著它,直到你離開這個世界那一天都不要摘下來。」

安然看著他,眼眶裡波瀾盡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