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王爺在等王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57
A+ A- 關燈 聽書

老侯爺惡狠狠瞪了這沒出息的兒子一眼。

明明知道親娘的命都差點沒了,這混賬倒好,竟是護著他的妻女。

更何況女兒還是個庶女。

侯爺被瞪了一眼,有些委屈地低下頭。

兩父子大眼瞪小眼好一會兒。

夜非墨淡淡說道:「時辰不早了,本王該回府了。」

他的聲音適時打斷了二人的詭異氣氛,二人同時看向他。

夜非墨仿若沒事人似的說:「青玄,將送給祖母的壽辰禮物呈上來。」

青玄點點頭,命人把箱子搬入屋中。

「既然祖母如今身體抱恙,禮物暫時先交給祖父吧。」

老侯爺頗為滿意地點點頭,他看著夜非墨眼底越來越是滿意之色。他記得夜天珏離開前還一副驕傲模樣,壓根沒有尊敬他們長輩模樣,甚至明知道今日是夫人的壽宴還來遲,連一句祝福之話都未說。

老侯爺對夜天珏有多不滿,便對夜非墨有多喜愛滿意。

「沒事沒事,人來了就好了,輕歌,你與王爺回府吧。」

「我不走。」雲輕歌語氣斬釘截鐵,「我要留下來照顧祖母。」

其實留下來照顧祖母這話不過是瞎扯淡,她只是想要與三房說些事。除此之外,這二房也不是省油的燈,更何況還有雲挽月的幫助,再加上在侯爺心底,本來就不想重罰二房。

就憑這些理由,她知道,二房沒哪么容易打倒。

老侯爺滿面都是感動,「你真是個好孩子,那便留下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看向夜非墨:「王爺,您先回府吧?」

男人點點頭,並沒有因為她主動留下而不悅,反倒是說:「本王將暗衛留給你,回府,他們會護送你。」

這丫頭這麼麻煩,萬一回去的時候又遇到了什麼蕭明之類的人,他會擔心發瘋的。

雲輕歌心底一暖:「多謝王爺。」

「不用跟本王客氣。」他頓了頓,又強調,「本王說過,本王的都是你的。」

雖然在場還有這麼多人,男人一點都不避諱表現自己的佔有之意。

即便是這說法,大家都明白這男人是何意。

這分明就是在說雲輕歌的歸屬權。

……

雲輕歌回到祖母的屋中,見她已經能喝小茶吃著清粥,她也算是放心下來。

「祖母。」

老夫人將手中的碗放下,「事情我都聽說了。」

對於膽敢要害她喪命的人,最令她失望和意外的便是,侯爺為了一個妾室,竟然處置如此輕,她十分不滿。

她才是親娘,那混賬竟然就這麼輕易放過這對母女!

「祖母,您也別擔心,事情很快會有解決的。這才是剛開始。」

確實是剛開始,至於雲挽月,夜天珏自然也不會把她怎麼樣。

畢竟,這是在書里,他們才是這書中的主角。

至於二房……

她一定會弄死他們。

「說來說去都是你爹那混賬,總是寵著這小妾,還有雲妙音這丫頭,小小年紀如此歹毒。」

「祖母,其實呢,雲妙音和雲挽月都是一樣的。」雲輕歌安慰著祖母,「不過事情總是能解決的,祖母相信我嗎?」

老夫人目露一分疑惑,看著雲輕歌如此篤定的模樣,遲疑地點點頭。

倒也不是不相信她,只是今日之事真的把她給氣傻了。

雲輕歌又道:「二房送的東西千萬別用別吃,哪怕是三房的都要小心謹慎。看今日這江玉香,竟然將事情栽給秦秀,您一定你要小心。」

看著孫女這明顯與以前不同的模樣。老夫人心底頓生一股安慰感。

若是如此的話也好。

「靖王沒有欺負你吧?」

「沒有。」

「那就好,以後啊,祖母會經常去看你的。」她這話表明自己可能會長期留在了帝都。

「還有你爹那個老混賬,我和你祖父一定會親自給他挑個能幹治得住他的正妻。」

雲輕歌看著祖母睡下了才去往三房的院子。

至於侯爺是不是要娶正妻,這事情與她無關。

當然,書里說過,侯爺最後還是娶了正妻,二房是死得不願瞑目。

天色已暗,三房的園子里只有裊裊的琴音傳出。

她入園后,便瞧見了坐在花園涼亭上神色清冷的少女,十指纖纖飛快在琴弦上舞動。

她忽然頓住腳步,沒有上前。

靜靜聽罷這一首曲子。

最後一個音符消失在少女的青蔥玉指尖,雲輕歌才走向了她。

「五妹妹這琴音令人羨慕。」

雲冰薇連忙站起身,攏著兩隻袖袍,禮貌地看著雲輕歌。

「王妃……」

「不用跟我行禮了,你坐下。」

雲冰薇坐下。

「你還是叫我四姐比較好。」雲輕歌也非常難隨意地坐下。

此刻夜色已經徹底落下,夜風習習,涼風拂面。

兩個女子坐在亭中,誰都沒有率先出聲打破這樣的沉靜。

等待了許久,雲輕歌才說:「我今日尋您,是有事與你說。」

雲冰薇抬頭。

雲輕歌主要是想到了書中的故事情節,一心想著能夠讓雲冰薇避過這些書中的毒點。

……

回到王府時,已經是亥時。

她先是去了北院換了衣裳,才去了東院。

其實中午壽宴時吃得不多,再加上一天都滴水未沾,此刻早已飢腸轆轆。

她偷偷摸摸地探出個腦袋,像極了個做賊的。

「王妃?」青玄走過來,正好瞧見了她。

「王爺吃過了沒?」雲輕歌站直身子,看向青玄。

她問的相當嚴肅。

青玄搖頭,「不過王爺已經吩咐廚房在準備晚膳了,等待著王妃回來用膳。」

雲輕歌意外至極。

她還以為夜非墨會等著她回來奴役她,讓她去給他做飯。

原來,自己想多了?

「王妃,其實王爺一直在等您呢。怕您餓著。」

二人在門口小聲說話,聲音自然還是傳入了屋內,再加上夜非墨洞察力一向敏銳,他沉而暗磁的嗓音自屋內傳來。

「回來就進來。」

雲輕歌撇撇嘴,剛要走入,就聽見青玄說:「屬下去廚房看看。」

看著少年屁顛屁顛走了,雲輕歌暗嘆了一聲,走至屋中。

「王爺,您不餓嗎?」白天只吃了這麼點,他這麼高大的男人,飯量肯定不小。

他瞥她一眼,好半晌才說:「等你一起。」

雲輕歌不解:「為何一定要等我一起啊?」

看著她迷惑不已的模樣,男人卻從輪椅上起身走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