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你不會是愛上我了吧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9:25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垂眸又看向盒子里的鑽石戒指。

「你經常給女人送戒指?」

「你是第一個收到我送的戒指的女人,」也會是最後一個。

安然呵呵一笑:「喬御琛,你不會不知道,送戒指代表什麼吧。」

「我知道,你肯定又想說,我們的婚姻不是正常的婚姻,只是交易,可是在我看來,不管是不是交易的婚姻,這場合法的婚姻關係都已經開始了,做為丈夫,為我的妻子送上一枚婚戒,是我該做的事情。」

安然看著他,這不是喬御琛的做事風格。

她眼中的喬御琛,是冷血的,是無情的……不,真的是這樣嗎?

她有的時候也有些混淆了。

她眉目深沉,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

喬御琛握著她雙肩:「想什麼呢?」

「喬御琛。」

他看著她的雙眸:「怎麼了。」

「你……不會是愛上我了吧。」

安然不覺得喬御琛是個以色取人的人。

可是喬御琛現在的一些舉動看起來的確是有些奇怪。

她有些懷疑,但又不是很確定。

喬御琛很好的將自己的慌亂掩藏了起來,看向她,勾唇一笑。

「在你看來,我像是愛上你了嗎?那如果,我真的愛上你了呢?」

「你千萬不要愛我,不然……你會很慘,」安然眼神冷了幾分。

「哦?說來聽聽,我會有多慘。」

「讓你愛上我,是我計劃的一部分,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愛上了我,我會毫不猶豫的離開你,那種愛而不得的滋味,你倒是可以好好的體會一下,這是我對你的報復。」

喬御琛眉心微擰,離開?

如果有一天,安然真的離開了他……那種日子,他甚至都不願意去想象。

只怕,他會比失去了黎穗的霍謹之更加瘋狂吧。

他在心中自嘲一笑。

是呀喬御琛,你愛上誰不好,為什麼偏偏是安然。

「你怎麼不說話了?」

這樣的沉默,讓安然覺得莫名的緊張。

總不至於,她真的說對了吧。

「你到底還是太嫩了,我若真的愛上了你,你覺得你還跑得了嗎?你覺得,我有可能讓你離開我的身邊嗎?」喬御琛聳肩:「一定不可能,因為不管你去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你。」

「或許,你已經強大我可以控制我的自由,但我的命你控制不了,我還有死的自由,不是嗎?」

喬御琛心一緊,想也不想的道:「我不愛你,所以你放心吧,我也不會愛上你,明知道你那麼恨我,我怎麼可能愛你,得不到你的心,愛上你,豈不是給我自己自掘墳墓嗎?」

安然心裡暗暗鬆了口氣。

喬御琛道:「不管怎麼說,我現在都是你的丈夫,我認為,我有必要讓你的生日過的隆重一些,所以才會為你準備了這麼多驚喜,你不必想歪。」

安然挑眉,表情淡淡的道:「嗯。」

「還有,」喬御琛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錶11:59分。

「11月18號這一天的第一秒和最後一秒,你都是在我身邊度過的,我很高興,生日快樂。」

安然望著他,心裡竟是覺得五味雜陳,兩人四目相對良久,她點了點頭:「謝謝。」

喬御琛起身,對她伸出手:「已經11月19號了,資本家太太,現在可以去睡覺了。」

安然抿唇一笑,將手放進了他的掌心,他用力一拉,將她拉起。

他力氣很大,這樣一扯,直接將她帶進了自己的懷裡。

他的另一隻手直接環住她的腰。

微弱的黃光之下,兩人凝視彼此良久,喬御琛低頭吻住了她的唇,將她打橫抱起,放到了床上,溫柔以待。

而她也破天荒的沒有拒絕。

事後,她側身累的睡著了,他卻是怎麼也無法平靜的睡下。

他忽然覺得,走進一段感情,最大的幸運,就是你愛的那個人,剛好也愛著你,你們可以肆無忌憚的相愛。

他沒有那個福氣,愛上一個也會愛自己的女人。

在這段愛情里,沒有勢均力敵,也沒有旗鼓相當。

她受傷多,他愛的多。

甚至於若是讓她知道,他愛她的事實,他還會失去她。

想到失去,他閉目,心痛不已。

所以,他必須把這份愛,藏於心,止於口。

從此以後,她只是他的契約妻子。

只有這樣,才能將她長長久久的留在自己身邊。

沒有第二個選擇。

第二日,安然一覺醒來發現竟然十點了。

她猛的坐起身,準備要穿衣服。

可看到身側的喬御琛時,她才反應過來,不是自己的鬧鐘沒響,而是今天沒定鬧鐘,今天是周六。

她重新躺回到床上,將被子往身上攏了攏。

喬御琛翻身,手搭在她的腰上:「醒了?」

「嗯,」安然舉手,看自己無名指上的戒指。

昨晚沒有看清楚它的樣子,現在看來,應該的確很值錢吧,畢竟……這可是很大顆的。

她坐起身,穿上睡衣,將戒指摘下,走到窗邊,撿起盒子,將戒指放回了盒子里。

喬御琛看著她這一連串的動作,凝眉:「你做什麼呢?」

「你不是說這個很值錢嗎,值錢的東西怎麼可以戴在身上呢,還是放在保險柜里比較保險,我怕被人搶。」

她聳肩一笑,轉身要出房間。

「回來,」喬御琛喊了一聲。

安然回頭:「幹嘛?」

喬御琛下床,也不穿衣服,隨意的走到她身邊,重新將盒子里的戒指取了出來,戴在了她的手上。

「這枚戒指,就算被人搶走,也一定能找得回來。」

「你怎麼知道?難道這裡面放了定位儀?」

「這是一枚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戒指,辨識度很高,只要有人搶,就會被出售,只要被出售,我就能找得回來,再說,誰敢這麼大膽,搶我喬御琛的女人的東西。」

他幫她把戒指戴好后,拍了拍她的手背:「好好的戴著,不用怕被搶。」

安然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洗菜也不方便。」

「它不怕水,不怕火,我說了,戴著,別摘。」

安然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有些彆扭。

再看看他手指上,她送他的那枚銀戒指還套在他的指根處。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看了他一眼,不禁一笑:「你戴著這個銀戒指,沒人笑話你嗎?」

他挑眉,指腹揉捏了一下自己手指上的銀戒指:「戴的久了,才會覺得,這有些年代感的東西,戴著的確是舒服,再說了,我喬御琛戴的東西,誰敢嘲笑?只會引領時尚潮流。」

安然笑,真是個牛皮王。

低頭看到他未著寸縷的身上,她臉色一紅。

「你快穿衣服吧。」

「該做的都做了,讓你看看,又不收你錢,害羞什麼。」

她白了他一眼,有的時候,她真的覺得喬御琛像個孩子。

三歲的孩子。

她轉身往門口走去:「我下去準備早……午餐,你一會兒下來吧。」

看著她紅著臉關門離開。

喬御琛抿唇一笑,可是笑容漾開,他才想起,高興的太早了。

他嘆口氣,回身進了洗手間。

安然下了樓梯,聞著滿室的花香,看著密密麻麻的『花海』,不禁有些頭大。

她小心翼翼的走進了樓下的浴室里沖了個澡,洗漱完出來就進了廚房。

喬御琛下來的時候,安然剛熱好了麵包片。

她看著他問道:「這麼多花,你打算怎麼處理?」

「這是我送給你的,你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

安然第一次覺得,處理鮮花兒也是件頭疼的事情。

「找兩個車,請幾個人,送到醫院裡去吧,每個病房裡都送上一朵,以……帝豪集團的名義,帝豪集團給我發點兒損失費就行了,畢竟放了一晚上了,我也不要求給太多,就是這麼多花原價的四折就行,怎麼樣?」

「你要是不做資本家太太,真的是虧大了,這麼會算賬,橫豎都是你賺。」

「我已經賠了很多了,你送給我的東西,不就是我的了嗎。」

喬御琛無語一笑,也算是同意了。

他打電話給譚正楠,讓他派人來搬花。

周六下午,安然說要去書店。

喬御琛正好沒什麼事兒,也就跟她一起過去了。

書店裡這個時間,正好是人多的時候。

安然去找書的時候,喬御琛就跟在她身邊,隨手扒拉著也抽了一本書在看。

兩人一起出行的畫面,被關注新聞的路人隨手拍了一張,發送到了網上。

凈白的燈光下,兩人交叉,錯位對站在書架的左右,各自低頭拿著一本書看的畫面,就像是一幅畫一樣。

一時間,小小的照片竟然也引起了轟動。

有人評論說:「不會是作秀吧,帝豪集團的總裁怎麼可能去書店。」

也有人說:「假的,這根本就不是帝豪集團的總裁,那個也不是他夫人,就是側顏看起來有些像而已。」

還有人說:「哇,太浪漫了,這不就是霸道總裁與醜小鴨的故事嗎。」

……

當然,故事的兩位主人公並不玩兒微博,所以不知道這些事情正在發生。

此刻的安氏集團的總裁辦公室。

安展堂戴著眼鏡,盯著手機上,秘書幫忙打開的照片凝眸。

他老謀深算的臉上,寫著旁人無法猜透的深沉。

半響后,他拿起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

「李記者,我是安展堂,你上次不是說,想採訪我嗎?我現在就有時間,你來我們公司找我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