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有些像撒嬌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05
A+ A- 關燈 聽書

見他突然靠近,雲輕歌警惕地退後幾步。

他見她後退,眯了眯眸,倏然抓住了她的衣袖,「你躲什麼,本王又不會吃人。」

若是他人害怕他,他不會不舒服。

可雲輕歌不行,一瞧見她警惕的模樣,他心底就躍起一絲濃烈的不悅。

雲輕歌暗暗感嘆了一聲:「王爺,我不是……我只是瞧您表情好像不是很好。」

男人:「……」

他戴著面具,她怎麼瞧出他表情不是很好?

回想一下今日這丫頭的表現,確實也很淡定,並且始終都不曾看夜天珏一眼。

「肚子好餓。」雲輕歌拽了拽自己還被他拉扯著的手臂,拽了好幾次都沒有抽出,最後只好作罷。

只是這麼被他拉扯著手臂,又不說話,彼此之間實在有些尷尬。

「王爺?」

夜非墨鬆開了她的手,突然也覺得飢腸轆轆。

他皺眉問向門口的青玄:「為何這麼慢?」

青玄竟然隱隱還聽出幾分戾氣,不由得瑟縮了一下脖子。

「主子,王妃,屬下再去催催。」

雲輕歌眼底閃動著一分狡黠的光亮,上前,主動挽住了他的手臂。

「王爺,今日我表現如何?」

夜非墨側過頭看她,手臂被女子挽住的剎那,他心漏跳了一拍。

他知道,她這模樣不過是討好,可在他看來卻有些像撒嬌。

他板著臉說:「一般般。」

雲輕歌一聽,略帶懊惱地扔開了他的手臂,「什麼叫一般般?今日雲挽月和夜天珏感情可是破裂了。」

「嗯。」他淡淡說了一個字,走至位置上坐下,「所以,即便是他們感情破裂,對本王又有何影響?」

經他一提醒,雲輕歌眉眼都抽了兩下。

是啊,對他真的毫無影響。

那對夫妻感情若是破裂,她不過是任務值可以上升罷了,僅此而已。

她就像個泄氣的皮球,坐在了夜非墨的對面。

看著小丫頭這麼一副不滿的模樣,他唇角揚起笑意,「今日表現不錯。」

既然她這麼希望得到誇讚,那他便給他一個誇讚也無妨。

雲輕歌輕哼了一聲,有些無語。

「王爺,夜天珏這人,其實就是個渣男。」

「嗯?」他揚眉。

被罵成渣男,可見夜天珏在他媳婦心中已經沒有任何存在意義了。

「所以啊,您就不要再有什麼被背叛妄想症了。」

夜非墨抿唇,想掐她。

幸而,這時候小廝已經將晚膳端上了桌面,都是些清淡的食物。

雲輕歌倒也沒有排斥,用筷子夾起清淡的菜,邊吃邊說:「王爺你以前是出過家嗎?這麼清淡的菜色,吃著實在無味。」

夜非墨:「……」

「沒關係,日後我教你吃辣。」

夜非墨眉心狠抽。

她教他吃辣?他真怕會控制不住想殺人。

「吃飯不要說話!」他嚴厲地瞪了她一眼。

雲輕歌以為他們之間已經夠熟了,所以一點都不避諱,畢竟都同床共枕了,她對他抱也抱過了,看也看過了,也懶得再去演戲。

她摸著肚子打了一個飽嗝,十分不顧形象。

夜非墨瞧著她吃得心滿意足的小模樣,眼底漾開一抹淡笑。

「不知宮裡的情況如何了。」雲輕歌淡淡說著。

「想看?」他倏然問道。

「不,不想看。」實則,她心底很好奇。

「本王帶你入宮。」

雲輕歌驚愕瞪眼,「可……大晚上特地跑到東宮,不太好吧?」

他斜眼涼涼掃視著她驚愕的傻氣模樣,那眼神彷彿在看一個傻子。

雲輕歌頗有些鬱悶地摸了摸鼻尖。

「進去偷聽罷了。」

「噗……」她再次驚得噴飯。

她沒想到夜非墨竟然會說出要去偷聽的話來,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

亥時的東宮,陷入一片冷肅。

太子的小妾與宮女全部不敢入殿,紛紛守在殿門外靜靜聽著裡面的聲響,光是聽太子與太子妃的吵架聲也足以令人心驚肉跳。

「珏哥哥,你為何不信我?事情真的不是妙音說的,妙音就是被人控制才會如此胡說八道!」

「雲挽月,你夠了,你如何辯解,本宮都不會信你。」

此刻殿中,雲挽月並沒有跪下,只是垂著頭,眼眶泛紅。

她倔強的性子絕對不會膝蓋彎下。

她不會向夜天珏跪下的!

「珏哥哥,你不信我便罷了,你若是想要休妻便休吧。」

聽見她主動提出休妻,夜天珏冷笑一聲,大步上前,逼近她,一把狠狠捏住了她的下顎。

「月兒,你大可以放心,這太子妃是你絞盡腦汁得到的,我絕對不會休了你!但,從今以後,你不許再住東宮。」

「什麼?」雲挽月驚愕抬頭。

「母后說你實在太沒有規矩,竟連自己的祖母都敢迫害,從明日起你住在母后的鳳央宮好好跟母后和嬤嬤學規矩。」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挽月心寒了一寸。

她知道,這事兒也對她沒壞處,可若是遠離了夜天珏,宮中的這些貌美如花的小妾們哪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夜天珏斜了她一眼,看著她一臉錯愕的模樣,只是嗤笑了一聲,轉身便走。

見他要走,雲挽月疾步上前從後背抱住他。

「珏哥哥,我真的,我真的都是想為你,一切都是為了你日後登基。祖母如今回府,必然會讓爹立正妻,到時候我娘就再也沒有話語權,日後這侯府……侯爵如何給珏哥哥鋪路?」

夜天珏僵硬地站在原地,任憑雲挽月的手死死勒著他的腰。

他當然明白。

如今局勢變化如此大,即便是夜非墨無力與他再爭皇位,可還有其他的兄弟們,容不得他有一絲大意。

雲挽月將他抱得更緊了。

「珏哥哥,你也看出來了,我那祖母特別喜歡雲輕歌,對我和你都沒有好臉色,若是祖母選個自己人做侯府夫人,到時候……」

夜天珏還是拉開了腰際上的手。

雲挽月心寒又多了一寸。

然而,就在她滿心荒涼時,男人折返過身抱住她,「你說的話,倒也沒錯。」

雲挽月抬起頭,一雙楚楚可憐的美目早已淚眼婆娑。

如此我見猶憐的模樣,再加上一張絕美到天仙般的模樣,令男人心疼。

他捧住她的臉,替她拭去眼角的淚。

「月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