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他又不高興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12
A+ A- 關燈 聽書

「是我誤會你了。」他俯下頭吻她,安慰。

雲挽月心漸漸平靜下來。

看來男人果然都是如此好哄的。

沒想到……

「珏哥哥,我可以不去母后那兒嗎?」

「不行,你確實該跟著母后好好學學,日後你也必將母儀天下,你怎麼能如此胡鬧?即便是為我,也不能貿然,還漏洞百出令別人一下看出。」

雲挽月點點頭,「那月兒豈不是很久都見不到殿下了?」

「胡說什麼,我會經常去看你。」

「哼,珏哥哥你就會說大話,這滿東宮都是美人,珏哥哥怎麼會想得到我?」

男人低笑,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子,「你啊你,吃醋了?這麼多美人,怎能及你一個?」

……

雲輕歌被夜非墨拎著在後院黑暗的角落裡蹲著。

她時不時抬起頭看了一眼大殿內的情況,殿內也沒有熄燈,只是看著這般模樣,只有兩道相擁的身影。

雲輕歌忍不住低咒了一聲:「他們這麼快就和好了?」

很快,燈熄滅了。

兩道原本糾纏在門上的身影也看不見了。

雲輕歌握了握拳頭,心底冒火。

這麼大的事情,夜天珏還這麼相信這女人?

「美人在懷,更何況,祖母本就不喜歡他們。」夜非墨淡淡說罷,收回目光。

燈都熄了,不用猜測也知道裡面的夫妻兩不但和好了,還能熄燈溫存,壓根沒有任何影響。

雲輕歌有些煩悶。

「回府嗎?」他側頭問。

他也想抱媳婦休息了。

雲輕歌點點頭,「王爺你不生氣?」

「本王為何生氣?」

「他們若無其事,我祖母差點被害死了!」

他明白她為什麼生氣了,祖母一直疼她和雲子淵,這事兒若是換在他身上,如妃被人毒死,他會首先想到殺了對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放心好了,本王會讓他們血債血償。」

只是如今,不能貿然太大動靜,直接殺人於他容易,可殺人之後的效果和結果卻又並非如他所願容易。

「我不是這個意思,要動他們,我知道不能太急切。」

夜非墨拎著她出了宮。

男人的輕功了得,皇宮內如此森嚴的守衛也沒有任何察覺,他們安全回府。

雲輕歌有些氣惱地回到東院,氣呼呼地洗漱完畢就躺了下去,什麼都不想過問。

她背對著床沿,抱著手臂,暗自思索著之後的故事情節。

身邊一陷,某人在她身側躺下,見她連被子都不蓋,好心將被褥蓋在了她的身上。

雲輕歌猛地轉過身來看他。

這突然過猛的動作,令夜非墨微微不解。

一翻身就看見了男人那傾絕萬分的俊容,面容沉靜,似是很淡定。

她盯著看了許久,才弱弱說道:「王爺,我明日去把雲挽月的眼線處理了,我能搬回北院去吧?」

他俊臉猛地沉下。

「怎麼?」見他似是不悅,雲輕歌又小心翼翼問了兩個字。

難道……

他喜歡有人陪著他休息?

夜非墨薄唇輕輕抿了抿,好半晌才說道:「等你將眼線處理了再說這些。」

他不高興了,說擺這話后再也沒有理她,甚至都不看她。

雲輕歌絞盡腦汁都想不明白,為什麼他又不高興了,畢竟她搬回北院對彼此都好,好歹也是形式上的夫妻,天天睡一張榻上,她總覺得自己很吃虧也很危險。

雖然這具身體不是她的。

……

這個夜晚,幾家歡喜幾家愁。

侯府,三房的院子里。

雲冰薇看見黑衣人將一把嶄新的古琴送來時,她很訝然。

「這是我們王妃吩咐的,送給五姑娘。」

「送給我?為何呢?」雲冰薇看著包裹著嚴實的古琴,心底有點驚愕震動。

她不知道雲輕歌想做什麼,可屢次出手幫她,絕對不是因為彼此之間感情甚好。

黑衣人說:「也算是賠罪,上次五姑娘的古琴掉入池中,五姑娘還被毒蛇咬,這事兒雖然是雲妙音所為,可毒蛇畢竟養來是沖著我們王妃的。」

這麼一說,反倒是令人坦然接受古琴了。

雲冰薇微微牽了牽唇角笑:「好的,替我謝謝你們家王妃。」

黑衣人不再多言,閃身掠出了侯府。

雲冰薇看著靜靜放置在地面上的古琴,眼底有了一分堅定的寒光。

「薇薇,雲輕歌送你的?」秦秀走出。

她剛剛一直站在暗處偷聽,倒也不是非得偷窺,就是怕如今成為靖王妃的雲輕歌會對她女兒不利。

可意想不到,竟是送了一把嶄新的古琴。

雲冰薇轉頭看向母親,微笑說:「是啊。」

一把嶄新的古琴,之前那把終於可以壓箱底了。她並不覺得這事情有什麼不妥,甚至明白雲輕歌如此做,只是為了拉攏她們而已。

可……

敵不犯我我不犯人,這句話如今已經不能用了。

畢竟,二房今日所作所為,已經嚴重威脅到她們。

「娘,我想通了一件事。」

秦秀眉心一跳,急著問:「薇薇,你想通什麼了?可別做什麼傻事。」

「沒有,我以後會幫靖王妃和大哥。」

大哥?

雲子淵嗎?

秦秀捏了捏下顎,「說來倒也奇怪,自從這雲子淵回到府邸后,我瞧著他生龍活虎的,難道靖王府內真的有如此厲害的大夫幫他治病?」

「誰說不是呢?」雲冰薇說罷,抱著古琴回了自己的閨房。

她的心情竟是有些雀躍。

幫雲輕歌和雲子淵也無妨,萬一以後侯爵之位落在了雲子淵身上,好歹還有她和母親的一席之地。

……

翌日,皇宮。

雲挽月來到鳳央宮,深深呼吸了一口氣。

「小姐?」丫鬟看著她這明顯緊張的模樣,小心喚了她一聲。

雲挽月搖頭說:「無事。」

其實跟皇后還好,皇后畢竟是向著夜天珏的,也從來沒有說要給夜天珏塞女人。

若是太后,才是有她受的。

「奴才見過太子妃。」一位嬤嬤站在宮門口,似是已經等候多時了,朝著雲挽月行了一禮。

雲挽月微笑地看著嬤嬤,然後說:「母后等急了吧?」

嬤嬤一雙本就細長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仔細看她,看了許久后,她才說:「太子妃,請吧。」

昨日的事情鬧的如此之大,皇上都知道了,今日上朝時,侯爺可是連頭都抬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