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我翅膀硬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9:40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轉身往卧室里走去,邊走邊道:「我進去換身衣服。」

喬御琛道:「還是我去,這種時候,本就該我出面。」

她要關門前,對他笑道:「你不是說,你若被道德綁架,讓我救你的嗎?你不是說你現在需要人拉你一把嗎?因為你強要了安心的初夜,所以面對安展堂的時候,你總是底氣不足的,你去了,也只會被道德綁架。

我就好心,做一次這個好人,拉你一把好了,不需要你感謝。你只要記住,自己欠我一個人情,剛剛答應我的事情,你能說到做到,就可以了。」

她說完,將門關上,再次出來的時候,她幹練的像是換了個人一樣,剛剛她身上的書卷氣質,被一些強勢霸氣給侵佔。

她走到他身前,轉了一圈:「怎麼樣,氣場還行嗎?」

「看起來,要吵架的氣場的確不錯。」

安然笑:「我絕對不是去吵架的,我是要去為自己理論,爭氣的。」

「你一個人不行,我跟你一起去。」

「你可以送我過去,但你不能上樓,因為我有件事情,要跟安展堂攤牌,這可能是我可以握在手裡的籌碼。」

「你確定你一個人可以?」

「我一定可以,」她點頭,往樓梯口走去。

喬御琛跟她一起下樓,開車送她去安氏集團。

此刻安氏集團的總裁辦公室。

路月帶著安心硬闖了進去。

「安展堂,你真是好樣兒的呀,發布了這樣的新聞后,竟然讓秘書阻攔我和安心。」

路月的口氣不善,上前,一把將他桌上的文件推在地上。

「你怎麼不讓門口的保安把我們攔在門口呢,你怎麼不昭告天下,說不要我們了呢?」

安心拉著路月,「媽,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

她走上前,冷眼看向安展堂:「爸,你說吧,你現在是怎麼想的,你到底怎麼打算的,你不會真的要讓安然認祖歸宗吧。」

「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誰能收回來?」安展堂坐在椅子上,看向眼前的母女二人。

路月怒吼:「所以呀,誰讓你說這種話的?是蘇溪那個老妖精嗎?那個女人一把年紀了,竟做些不動腦子的事情,她瘋,你也跟著她發瘋是嗎?」

「你確定我是在發瘋?」安展堂聲音不大,也並不想跟她們撕心裂肺的爭吵,「你們兩個知道公司的現狀嗎?」

安心看了路月一眼。

路月抱懷:「我的卡都被停了,還要管公司的現狀嗎?」

「停了卡是你活該,那是喬御琛想要針對的,誰讓你自己心術不正。我告訴你們,公司現在的經營情況非常的差,再這麼拖下去,我們只能淪為三四線的小企業,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安展堂也有了怒氣:「曾經,路家落敗,你說要我幫忙,我投入大量的財力去幫你扶持路家,結果可倒好,路家還是被你那個敗家的弟弟給搞黃了?他把路家弄散了也就算了,後來竟然還要來禍害安家。

如果不是因為他做了徇私枉法的事情,安家會被安然抓到把柄,找到空子嗎?他現在做了牢,可是留下的這些爛攤子,誰來收拾?你嗎?」

路月凝眉:「歸根結底,還不是安然想要置安家於死地,可你呢?你竟然要讓她認祖歸宗?你還清醒嗎?」

「你還愛沒弄明白嗎,只靠安然,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威力?這是喬御琛在對安氏集團發難。不讓安然認祖歸宗,不靠著喬御琛的名聲,你以為我現在能夠籌集到資金,讓安氏周轉嗎?你知道我現在每天都在拆動遷補西牆嗎?你知道我現在每天都在出去碰壁嗎?

你除了每天跟我發瘋,還能為我分擔什麼?到了這種時候,你才知道有危機意識?你不覺得太晚了嗎?

我明知道安然有多恨我,卻只能利用她來做這件事兒,你們母女倆,有誰考慮過我的感受?你們都沒有。你只知道,一旦有人觸碰了你的利益,你就像是瘋狗一樣的來咬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展堂把話說到這份兒上,路月和安心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可是路月很不服氣:「你說我是瘋狗?」

安心拉住路月,她走到安展堂身邊:「爸,現在不是推卸責任的時候,我想知道,你是怎麼打算的,認了安然之後,除了能夠籌集到資金,還能改變什麼?是不是還有未來的財產分配。」

安展堂站起身,握住了安心的手:「心心,爸爸知道你擔心的是什麼,可是,仔細算一筆賬,喬御琛對你一直不回頭,我們安家,遲早會衰敗。可如果把公司救活,結果就是不同的,即便你只是坐吃山空,我們也不必擔心你的未來。」

「爸,你很巧妙的避開了我的問題,安然會分掉安家的財產嗎?」

「如果她認祖歸宗就會,這在法律上是無法避免的。不管怎麼說,她分到的都不會比你多,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

「如果即便是安然認祖歸宗,御琛也不給安家融資呢?這樣一來,我又能得到什麼?」

「那是他因為你母親對安然做了過分的事情,所以他才不願意施以援手的,現在情況已經不同了,他還是安家的女婿,即便他不肯給我們融資,可是有的是企業,會想要巴結我。」

路月心裡帶著怒氣,咬牙:「喬御琛,他竟然因為安然就針對我,針對安氏集團,一個破爛貨,他竟然會當成寶貝,實在是該死,我一定要……」

安展堂嘆口氣,打斷她:「路月,看在我們夫妻一場的情面上,我提醒你一句,喬御琛這個男人,不好招惹,他已經不是我們心心能夠掌控的男人了,所以他劃下的底線,你最好能夠堅守。如果你繼續錯下去,他一定會讓你嘗到比現在更可怕的苦頭。

我已經老了,鬥不過他,你若沒有十足的把握跟他斗,最好給我老實點,跟他保持好友好關係,不然……我們一家三口,只能一起睡大街了。你也不想看著心心,因為喬御琛而變的痛苦吧。」

一家三口正議論著,門口秘書來敲門:「安總,安然小姐在樓下,她想見您。」

安展堂挑眉:「讓她上來。」

他說完,對兩人道:「你們兩個要不要先回去?」

路月冷哼一聲,走到了沙發邊坐下:「我若走了,誰知道你們父女兩個怎麼毀安氏,心心,過來坐下。」

安展堂無奈嘆息一聲,他們在這裡,情況只會更加糟糕。

安然進來的時候,見路月和安心也在,冷冷的勾起唇角。

「安總,好久不見了,」她選擇直接忽視了路月和安心母女倆,走到了安展堂的辦公桌前。

她自己將客椅拉開,坐下:「我身體不好,就不跟您老兒站著聊了。」

她坐下,路月冷哼:「沒有教養的東西。」

「有爹生,沒爹教,我的教養能夠讓我在看到你們的時候不破口大罵,你們就該感謝我的母親仁慈了。」

路月一聽,立刻站起身:「安然,你……」

安展堂瞪了路月一眼,安心也拉了路月一把,路月氣憤的坐下。

安然抿唇一笑,抱懷:「我真是好奇,今天安總這到底是玩兒的什麼把戲呢,自己把自己家的醜聞公開,就是為了讓我認祖歸宗?我記得你愛人和你女兒,可是強烈反對我做你女兒的,你膽子變大了呢。」

安展堂臉色一冷:「安然,你不用來刺激我,今天你既然來了,我就跟你把話說清楚,後天晚上,安家會在酒店為你舉辦一個認親的晚宴,會請到北城不少的豪門世族,你到時候帶著喬御琛一起來出席吧。」

「這恐怕不合適吧,我還沒決定要做你們安家的女兒呢。」

「你本來就是我安家的女兒,沒有你不願意的餘地。」

安然笑:「可我偏要不願意,我想想,正好樓下有不少記者,我要不要去跟記者們說,當年,是你強了我母親,所以才有了我呢?這樣話題性一定很足,反正我母親已經不在了,隨他們查去好了。」

安展堂怒目,拍桌:「安然。」

路月冷笑一聲,抱懷:「看吧,安展堂,你以為你這女兒是個省油的燈?」

安然也不理會路月:「安總,你也不用急著生氣,我人既然來了,就不會只是為了來氣你一頓,我知道你的目的,安氏快不行了吧,你要籌集資金是嗎?可以,我配合你的演技,但是呢,我有條件的。」

路月站起身,走到安然身前,眼神帶著一抹冷意。

「就憑你也想跟我們講條件?你也配?」

「沒錯,我配,就憑沒有我,你們就休想從喬御琛那裡,甚至於通過喬御琛的關係,拿到一分錢,」安然眼神中也染上了寒氣,她高傲的揚起下巴,冷笑。

路月憤然,抬手就要摑安然的臉。

安然立時站起身,一把握住了路月的手腕。

安然眼神一厲:「路月,你最好給我搞搞清楚,你還以為,我安然是四年前,可以由著你們捏圓搓扁的小孩子?我告訴你們,我翅膀硬了,你,休想再為難我分毫。」。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