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請大夫喝一杯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20
A+ A- 關燈 聽書

可不知為何,瞧著這太子妃,依舊沒有被影響呢?

嬤嬤領著雲挽月入宮后,皇后與太后皆在。

二人不知在說什麼,太后的宮人在門口站成了一排,令雲挽月心底沒譜。

太后也在?

這可就……

「挽月來了。」皇后看見雲挽月,笑容得體大方。

太后倒是冷嗤了一聲,看都不看雲挽月,對她早已抱有很大的成見。倒是自從被那位吳大夫治病後,她的失眠明顯好轉,如今睡眠質量極好的情況下,她的心情倒也舒暢了。

雲挽月跪下規規矩矩地行了一禮。

「平身吧,你也別拘束了,過來坐。」

雲挽月點點頭,走至皇後身側坐下。

「皇后,既然太子妃是你兒媳,你今日起好好教導她。今日皇上也說了此事,一個月後希望能看見這太子妃有所改變。」

雲挽月咬唇,又不能發生反駁什麼。

一個月能改變什麼?這些人真的令她厭惡。

可惜,天下不是她雲挽月的天下。

皇后拍了拍她的手背,才看向太后笑說:「好的,母后請放心,這事兒交給臣妾。」

「哼。」太後站起身來,「擺駕回宮。」

宮人連忙簇擁著她離開。

太后離開后,皇后才將手從雲挽月的手背上撤開,「挽月,不是我想說你,你怎能做出這麼魯莽之事?我也都聽珏兒提起過這事兒。」

雲挽月輕嘆著說:「母后,我也是被逼急了。看靖王與靖王妃的感情日漸濃厚,我這心底急切……」

「你啊你。」

「母后,您不知道,每次有什麼不妥之事都能讓他們夫妻兩避過,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皇後身子倚在椅背上,神情帶著些凝重。

她腦海里閃過夜非墨的模樣,又想到他母妃,心底不由一涼。

「嗯,說來也是。他們夫妻兩感情當真很好?」

「是啊,所以……我覺得可以給他們夫妻製造點不合。」

皇后似是明白過來她這話的意思。

「行了,從今日開始,你好好跟著本宮,至於靖王夫妻之事,你不用過問。」

雲挽月一聽,有點不滿。

「據說太后的侄女李妙兒很快來帝都,你該明白。」她好心提醒雲挽月。

雲挽月雙眸一亮,「您的意思是……」

皇后說:「用不著你我去操心這些事,太后自然會安排,明白?」

……

雲輕歌醒來時,夜非墨不在屋中。

青玄也不在。

她用過早膳,便去了醫館。

入了醫館后,她發現站在櫃檯前的如意紅著一張臉,不知在想什麼。

「想男人呢?」雲輕歌的臉湊到了她面前,發現這丫頭一副情竇初開的模樣,心中頓覺不好。

如意被她這麼一句調侃,臉更加紅了,彷彿像個紅蘋果。

她微微往後退開,避過雲輕歌的目光,語氣不穩地道:「剛,剛剛太子殿下來過,說是尋您有事。」

「尋我?」雲輕歌心中覺得好笑。

對夜天珏,他們好像沒什麼要事可以說的吧?

她懶得理會,便走回至自己的桌邊坐下。

如意見她情緒並不高昂,連忙走到她的身邊說:「吳大夫,這事兒不好嗎?」

「有什麼好?他是敵人。你若是真的喜歡他,那你就去給他做小妾吧,我不攔你。」

大不了再重新讓夜非墨給她安排別的人來給她做掌柜收錢。

這都不是事兒。

可,如意卻臉色難看。

給太子做小妾,雖然榮華富貴,不愁吃不愁穿,可宮中畢竟規矩多,而且還有可怕的太子妃。

昨日太子妃下毒險些害死祖母的事情,早已傳得沸沸揚揚。

若不是因為太子妃已經出嫁,如今是皇家之人,如今必然要入獄重刑處罰。

在天焱皇朝,皇家的人就等於是至高無上的神,容不得有半點他人的詆毀褻瀆,就算是自己娘家人也不能處置。

雲輕歌看她面色瞬間蒼白,不由得有些同情。

「記住,這是我的敵人,你若還想在我這兒做事,就分清楚敵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昨天的事情,真是該死的沒有給雲挽月一點添堵的機會。

害她空間里的任務值沒有絲毫漲幅。

她心底有氣,也明白不能用如意來撒氣,索性低下頭看醫書。

申時,陽光也顯得微弱了些。

雲輕歌見今日來醫館的人少,便打算提前離開,收拾了東西準備走就聽見了如意那驚喜不已的聲音。

「太子殿下。」

她半轉過身來,看著突然到訪的男人,心底很不爽快。

「有事?」她語氣不善。

月白色錦袍的男人負手而立,看著她明顯不友善的模樣,並不能理解。他似乎沒有惹到這位大夫吧?

「吳大夫,本宮今日來,想起吳大夫喝一杯。」

喝一杯?

雲輕歌想起上次喝醉的事,豎起全身警惕,「我不喝酒,我們行醫者都明白,酒多傷身。」

「吳大夫治好了我皇祖母,本宮還沒有來得及感謝吳大夫,怎麼,這個面子不肯給?」

看著他彬彬有禮,再配上那一張傾城俊顏,倒也是養眼的。

一旁的如意早已看得痴獃不已。

而雲輕歌,心底暗嗤,甚至能夠想象這男人背後打的各種鬼主意。

金衡死了,他急需要一股勢力幫他繼續維持金源藥鋪的生意。

她明白。

「那好吧,我不喝酒,我提前說好了。」

夜天珏見她答應,微微一笑,點點頭,「不喝酒也無妨。」

不知為何,他並不討厭這位大夫,甚至……還有點想將其拉攏至麾下。

鬼帝給的酬勞,他一樣能給。

……

「主子……王妃跟太子殿下去了酒樓。」

離醫館不遠處的馬車裡,夜非墨挑開車簾看了一眼已經走遠的二人,輕嗯了一聲。

他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他看得分明,是夜天珏來了兩次,非得糾纏他媳婦。

此刻心底怒氣橫生,隱約有一種想要爆發出揍人的火氣。

青玄仔細觀察著他,不過男人面上又是戴著面具,也看不清楚。

「主子,咱們派人跟上。看太子殿下,肯定是想拉攏王妃,以為王妃只是一名大夫。」

「呵。」回答青玄的,只是男人一聲冷笑。

青玄暗暗不解,後背發涼。

王爺一般這麼笑,肯定是有很可怕的事情發生,而且這種可怕的事情代表著會有人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