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桃蹊柳陌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1:53
A+ A- 關燈 聽書

第117章桃蹊柳陌

愉快的聊天時光在謝菡領著一眾丫鬟進入玉容院開始,便悄然結束,雲襄原路返回,小黑繼續跟著容離生活,一切回歸正軌。

只是,容離拄著下巴,看著窗子微微出神,怎麼每回她寢房的窗子都在那麼不顯眼的地方,以至於從沐芙院到玉容院,雲襄跳窗跳的那麼順利。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這院子就這麼天時地利人和么?

容離輕笑著搖了搖頭,謝菡讓人將飯菜擺在她的院子里,就是怕她身子虛,不讓她來回走動,反正自家老頭和兒子們身強體壯的很,多走幾步沒啥事。

小桃聽見動靜從耳房出來,小蹊、小柳、小陌三人見她出來趕忙向她招了招手,四人一起幫著收拾擺飯,謝菡來到容離寢房門外,輕輕敲了敲門,「離兒,醒了嗎?」

門被從裡面拉開,容離披著外衫頭髮微微有些散亂,聲音帶著剛剛睡醒時的甜糯,「娘。」

「該吃午飯了,」謝菡笑著摸了摸容離柔順的頭髮,「娘給你梳發好不好?」

「嗯,好啊,」容離將門打開,拉著謝菡來到梳妝台前,將木梳遞給她后,笑著說道,「娘可的給女兒梳個漂亮的髮髻。」

「好。」謝菡笑的溫柔,她的女兒看來真的沒有受到休書的影響,還能在她身邊嬉笑撒嬌,曾經因為女兒出嫁后空落落的心,現如今也被填的滿滿的。

母女二人說話的功夫,容源並容敬、容喆二兄弟來了,他們不便進容離的卧房,之前是因為她受傷,自然顧不得那些規矩。

本來男女七歲不同席在他家貫徹的就不徹底,容源和謝菡總覺得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在一起才好,那些沒用的規矩實在有些煩人,是以在他家便廢了。

此時,他們坐在玉容院的正房,父子三人還在以夏侯銜為核心,談論怎麼收拾他的事情。

可當容離和謝菡出來之時,他們話鋒一轉,拐到朝政上面去,離兒大度,不願找夏侯銜的麻煩,可他們不一樣,作為離兒的家人,這口氣不幫離兒出了實在不快。

容離心裡簡直要笑抽了,這父子三人怎麼還沒忘了心頭血的事,罷了,反正她就當沒聽見,隨他們折騰好了,反正夏侯銜那廝不值得同情。

大概是歇了半晌的緣故,容離的臉色看起來紅潤了許多,父子三人這才放下心,看來離兒的身子是沒有大礙,之前可真是嚇到他們了。

一頓飯吃的很是熱鬧,容離努力活躍氣氛再外加容喆這個開朗的小伙兒,將容源、謝菡逗得直樂,容敬雖然一向少言寡語,不過這份關心體現在了飯食上,但凡容離一低頭,總能看到米飯上那冒著尖的菜,以小天酥最多,一盤子都快讓她一人吃光了。

收了碗碟,容離摸了摸凸起的肚子,果然是至親之人,她自打穿過來就沒吃過這麼多,一家人總怕她吃不飽似得,不是讓她多吃點這個就是多吃點兒那個,到最後,哪個都沒少吃,容離覺得一桌子的菜至少有三分之一進了她的肚子。

下午的時間自是留給容離歇息,容源和謝菡還是擔心她的身子,又請來柳一想讓他幫容離再把一把脈相。

柳一哭笑不得的解釋,進食過飽后不易請脈,待明日清晨自己一定再幫小姐好好看一遍診。

容家的主子們這才放心,叮囑容離好好休息,這才離開。

容離伸了個懶腰,她還真有些困了,但現在還不是睡覺的時候,屋裡的人多了起來,她對這些人還不太熟悉,除了一個小桃,其他的人,她只從原主的腦海中讀取過信息。

本來她還詫異,一個相府小姐怎麼給自個兒丫頭取名字這麼沒水平,小桃一聽就很一般,後來才知,原本四個丫頭是一套的,這才瞭然原主的想法。

裘媽媽做為容離的乳母一直盡心儘力,將她的生活起居安排的井井有條,至於原主嫁給夏侯銜這件事,裘媽媽一直不是很贊同,但原主愛慘了夏侯銜,裘媽媽只能默默的守護在原主身旁,盡最大努力護好原主,可最後還是被慕雪柔使計給弄了回來。

早上回府後很多事情攪在一起,弄得容離無暇梳理這些過往。

此時玉容院只剩她們主僕幾人,容離看著站在她面前激動萬分的丫頭和奶媽,出聲道,「之前委屈你們了,現在我也回了相府,以後必不會再將你們舍下。」

一句話,包括小桃在內的四個丫頭和裘媽媽一齊紅了眼眶,之前小姐在端王府受的委屈歷歷在目,她們這些下人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小姐在相府何時受過那樣的委屈,如今反倒讓小姐來安慰她們。

裘媽媽搖了搖頭,「小姐言重了,老身看著小姐自小長大,這一年來最委屈的…是小姐。」

裘媽媽回相府後的那些時日都在恨自己,她怎麼會那麼沒用,連留在小姐身邊都做不到,回府前小姐還千叮嚀萬囑咐,回了相府不能說是被端王爺趕回來的,讓她們說端王又給她派了新的伺候得當的下人才讓她們回來,萬萬不可說端王爺待她不好。

小姐心裡苦,她比誰都清楚。

「小姐,嗚嗚,您別這麼說,是婢子們沒用,沒能守住您。」小陌年歲最小,性子直有什麼說什麼,此時聽了容離的話當下便掛不住流下眼淚,她們待在相府,雖說和小姐出嫁前沒什麼不同,可最親的小姐不在她們身邊,而且還是待在端王府中受著苦,她們怎能不心痛。

「小姐,如今您回來了,咱們便不想之前那些糟心事,端王爺有眼無珠,小姐您這麼好,他竟這般對您,以後有他哭的時候!」小蹊最是看不上夏侯銜,自家小姐這麼好的一個人,怎麼到他眼裡就什麼都不是了,還有那個柔側妃,惺惺作態,任誰看了都知道她是裝模作樣之人,偏偏端王待她如珠似寶,不是眼瞎是什麼!

「小姐,先喝杯茶,婢子雖然愚笨不太會說話,但這次您做的對,在王府里您太委屈了。」連最溫柔的小柳也這麼說,可想而知原主曾經過的日子到底如何。

這四個丫頭,小桃心思細膩、小蹊聰慧機靈、小柳溫柔手巧、小陌直爽利落,容離對她們很是滿意,往後她們便是她容離的人,她自不會讓她們受半分委屈。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