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竟敢糾纏他媳婦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27
A+ A- 關燈 聽書

他可不想做那個倒霉的炮灰。

……

這個時辰點,酒樓里人漸漸多了起來。

雲輕歌坐下后,小二立刻雙手捧上菜單,她率先搶過了小二的菜單。

看了一眼對面的夜天珏。

「儘管點。」夜天珏吩咐了一句,臉上雲淡風輕的笑容不減。

雲輕歌低下頭來,便指著各種昂貴的菜說:「這個,這個,還有這個……最貴的菜全部來一份。」

小二驚奇,「您吃得完嗎?」

「怎麼,你看不起人啊?看我瘦小,就是缺乏營養。」

聽見她這麼說,小二又看向夜天珏。

這位太子殿下,也是奇怪,請個這麼滿臉鬍子的人吃飯,一看便知不是皇家之人,也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人,怎麼會得到太子殿下的青睞?

「你還站著幹嘛?」雲輕歌一轉頭見小二還傻愣愣地站著,不耐煩出聲。

這小二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什麼,這麼笨。

小二點點頭,轉身去點菜。

夜天珏始終看著她,見她這麼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反倒是笑了。

「吳大夫是個性情中人,本宮也挺喜歡。」

喜歡?

雲輕歌涼涼看著他,懷疑他是不是腦子有毛病,抬起手說:「免了,太子殿下還是討厭草民吧。」

「今日尋吳大夫,有件極其重要之事想要吳大夫幫忙。」

雲輕歌已經猜測到了他的意思。

「金源店,此店吳大夫可曾聽說過?」

雲輕歌眼神一閃,裝傻道:「沒聽過。」

言罷,她自顧自倒了一盞茶。

什麼金源店,她一點都不感興趣。

那些賣毒藥的黑店,對她來說毫無吸引力。

「沒聽說過也無妨,今日本宮告訴你……」

話還未說完,忽然門口傳來了動靜。

「你是何人!」

雅間的二人同時看向了門口。

夜天珏的侍衛攔住了一名黑衣的男人,光是看身形便知道那是誰了。

雲輕歌咦了一聲:「啊,主子!」

她故意誇張地叫了一聲。

她看得明白,這夜天珏是打算挖牆腳,不過也無妨,她特地將主子二字咬重,以此警告夜天珏。

這男人一看就是不懷好意。

夜天珏抬眸,看見門口的黑衣人,吩咐道:「讓他進來。」

他說話的同時,門口的侍衛已經被玄袍男人給盡數撂倒在地,壓根攔不住。

男人抬步踏過門檻走入,在雲輕歌的身側坐下,沉著一張臉,昭示著他的不悅。

雲輕歌攤了攤手,說:「主子,是太子殿下感謝我治好太后的病,所以特地請我喝一杯。」

「嗯。」他冷冷應了一聲。

雲輕歌又說:「主子,要不要一起留下來用膳?」

他又保持著一臉高冷模樣:「嗯!」

不管怎麼樣,他都懷疑夜天珏是故意藉機灌醉他媳婦的,這事兒,他絕對不能忍。

他這面癱的模樣,實在令氣氛尷尬。

雲輕歌瞄向對面的夜天珏,面色不虞,偏偏他還得端著清冷的淡笑,想必內心深處已經把夜非墨從頭到尾都罵了一個遍。

她拽了拽夜非墨的衣袖,才說道:「主子,我點了不少菜,留下一起吃吧。」

他輕瞥她一眼,看著她眼底的笑意,心底郁堵。

這死丫頭跟別的男人吃飯,倒是笑得開心。

終於,有小二入屋將各色菜端上打破了屋內的尷尬。

大抵是雅間里殘留的尷尬感四溢,還有若有似無的冷氣,小二放下了菜立刻就跑了。

菜香縈繞。

雲輕歌率先拿起筷子遞給了夜非墨,微笑說:「主子,用膳吧。」

夜非墨看在她如此諂媚的份上,還是接過了她手中的筷子。

雲輕歌自己也拿起了筷子,夾起了一塊紅燒肉就塞嘴裡。

這時候夜天珏身後的侍衛十分不滿地輕咳了一聲。

雲輕歌咀嚼著肉,不解地看著侍衛,「怎麼?」

「我們殿下還未動筷,你們為何如此無禮?」宮中的規矩都是如此,畢竟是尊貴之人先動筷,其他人才能動筷,而這二人不過是個江湖中人,竟然……

夜天珏瞥了一眼手下,吩咐道:「行了,你退下吧。」

若是雲輕歌身邊的鬼帝沒有出現,他還能與雲輕歌多說幾句,可現在……顯然不能了。

他沒法當著鬼帝的面挖牆腳。

他也有些鬱悶地抓過筷子。

「太子殿下今日如此大方,應該沒有別的事想尋我說罷?」雲輕歌故意問。

夜非墨偏頭看向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看著女子吃肉大口大口的模樣,嘴角暗抽。

昨日在壽宴上他也察覺到,這姑娘特愛吃肉,而且肥膩的豬蹄吃進去也能津津有味,倒顯得在王府內沒肉給她吃似的。

雲輕歌問的問題,竟是令夜天珏面色沉凝。

他冷著臉,好半晌才道:「沒有,你誤會了,本宮沒有其他事與你說。」

他如何說得出口?

「哦。那您之前說的什麼金源店,是什麼意思呀?」

夜天珏無奈,覺得有些待不下去了。

夜非墨揚了揚眉,也是聽明白了幾分。

「既然二位都在,今日就敬二位一杯,還望日後能合作。」夜天珏站起身來,倒了一杯酒。

雲輕歌當即拒絕:「我不喝酒!」

「怎麼,不肯給本宮面子?」

夜非墨凝著眉。

雲輕歌暗嗤,她還真不想給他面子,她憑什麼要給他面子?

剛穿進這本書時,她倒並不覺得這男人有何討厭之處,可久而久之,越來越發現夜天珏這渣男的本質了。

她遲遲沒動,夜天珏看了一眼門口的侍衛。

侍衛得到他的眼神示意,大步入屋,替她斟滿了酒杯。

瞧著酒水幾乎要溢出,她在心底怒罵了一聲夜天珏這傻逼,這是作勢要灌醉她的節奏?

「請。」侍衛做了一個手勢,隨即退後數步。

「來,本宮敬二位,也是感謝吳大夫能替本宮治好了皇祖母的失眠之症。」

雲輕歌捏住酒盞,起身。

剛要說話,結果身邊的男人忽然就搶走了她的酒杯。

「你……」她還沒有說話,男人已經仰頭喝盡杯中酒。

「這杯,算本尊替她喝的。吳大夫是本尊的大夫,可以幫普通百姓治病,但絕不與皇家之人有牽扯。還望太子以後不要再糾纏吳大夫。」

卧槽?

雲輕歌詫異萬分地看著夜非墨。

他說的這番話,搞得好像她和夜天珏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