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說吧,你的條件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9:47
A+ A- 關燈 聽書

她說完,一把將路月的手甩開。

安心站起身,走到安然面前,攙扶住了自己的母親。

「安然,你最好也給我搞搞清楚,你翅膀再硬,現在的你,也不過就是安家的私生女,我母親是你親生父親明媒正娶的妻子,你給我把你的態度放端正了。」

「怎麼,因為你母親是我生父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就要對她表示我十足的尊敬?那我母親還為你們安家生下了可以救你性命的我呢,為何你這個晚輩,卻可以毫無教養的叫她賤人?」

安然往前一步,直接走到安心的身前,與她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離。

「別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你,也不過就是我的一個手下敗將而已,有種,你再讓喬御琛把我送進監獄一次試試,」安然挑眉冷笑:「他現在就在樓下,你可以盡情的去裝暈,裝可憐,媒體記者也都在,我祝你成功。」

「你……」安心咬牙。

安然壞笑:「怎麼,我說錯了?那不是你的手段嗎。」

安心咬牙,拉著路月的手腕:「媽,我們走。」

路月看向她:「走?」

「沒錯,我們走,」安心冷哼一聲,硬拽著路月離開。

走到門口,她忽然停下,看向安展堂:「爸,我允許你讓這個賤人認祖歸宗了。」

路月驚訝,安心這是在搞什麼?

兩人出門,路月拽著安心:「心心,你這是幹什麼,你為什麼要同意這件事兒?」

「我爸既然已經公布了這個消息,這件事情就是不可逆的,因為安然的身份,已經被眾人知道了,我們掩藏不了,御琛來了就在樓下,卻由著安然一個人上來鬧,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御琛在站隊,他選擇了安然,因為這件事情里,安然是個受害者,他這個人,表面上看起來強硬,可是心卻很柔軟,尤其是他過去經歷的事情,讓他會本能的同情弱者。

如果我們現在反對,勢必會讓御琛對我們豎立起戒心,所以,我們不能反對,我們要認可,起碼要跟他站在同一條戰線上,才能不會跟他成為敵人。」

「那接下來呢?你真的要下去見御琛?」

安心凝眉:「不見,當然不見,現在喬御琛跟不知情的網民一樣,心裡一定很震驚,我見到了他,也沒有什麼好處,我們直接走。」

此刻總裁辦公室里安靜了下來。

安展堂坐下,看向安然,眼神裡帶著一抹算計。

「說吧,你的條件。」

「我要安氏集團的股份,要你百分之二,路月百分之二,安心百分之一,這就算作,你們邀請我跳進安氏集團里來,所必須要付出的籌碼。」

「你還真是敢獅子大開口。」

安然坐下,翹起二郎腿,雙手交疊在膝蓋上。

「如果我真的想獅子大開口,那我要的,可就遠不止這些了,要知道,我能給安氏集團帶來的盈利,一定會遠超你們失去的,我只是要在我能實現的價值內,你們付出最低的回報,不過分。」

安展堂垂眸,沉思良久,這才道:「你的條件,我可以答應,不過接下來,你不能讓喬御琛阻止我的融資。」

「這個自然是沒有問題,」安然笑,臉上帶著一抹冷魅。

安展堂看著她,半響后,聲音有些沉重的道:「然然,你變了。」

安然點頭:「我是變了,你們逼的。」

安展堂看了她半響後點頭:「好,你的條件我們成交,那麼後天晚上……」

「後天晚上,我會帶著我丈夫,準時到場的。」

她說完,起身從他辦公室離開。

走到電梯門口,她呼了口氣。

即便她不來,她相信,安展堂也有的是辦法可以通過公開她的身份來得到融資。

既然橫豎他都會成功,那從他們那裡得到股份,用來幫助諾晨哥,似乎就成了她可以交換的最大的籌碼。

起碼……最後博弈的時候,諾晨哥可以多一分的勝算。

她伸手按下電梯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掏出手機一看,竟然是傅儒初。

她眉心微微挑起,走到一旁,將手機接起:「傅先生。」

「安然,你還好嗎?」

安然抿唇一笑:「你看新聞了啊。」

「我真的沒有想到,你之前說過的害死了你母親的家人,竟然是安家,那……你跟喬御琛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傅儒初的問題,讓安然心裡難過。

「傅先生,這是我的事情。」

「我們是朋友嗎?如果你把我當朋友,可以對我傾訴這些。」

「我們是朋友,可是……這是我不想與任何人分享的事情。」

「你在引火燒身。」

「我知道,我都知道,」安然點頭:「傅先生,我知道萬劫不復的地獄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也已經置身在可以讓我自己粉身碎骨的深淵裡了,我什麼都不怕,我只是要達成我的目的。」

傅儒初眉心微凝:「安然,你的對手裡,還有喬御琛,你以為,你贏得了他?」

「我不需要贏他,我只要讓他痛就可以了,」安然說罷笑了笑:「傅先生,我知道,作為朋友你很擔心我,可是這是我自己決定要走的路,從下定決心走上這條路的那天開始,我就沒打算後悔。」

「你不痛嗎?」

「也會累,也會痛,可是……如果我連這些都不做,我不知道我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為了報仇而毀了自己的未來,值得嗎?」

「為了讓自己不那麼痛而報仇,我覺得值得,」她笑了笑。

「安然,我近幾年內,可能會把生意遷到國外去,你跟我一起走吧。」

「傅先生,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我的位置不該在你身邊,你是個好人。」

「你也是個好姑娘,你完全可以站在我身邊……」

安然心裡是有些感動的,跟她只有幾面之緣的傅先生,似乎總是在她脆弱的時候給予幫助。

「傅先生,對不起,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負你的好意。」

傅儒初嘆口氣:「短時間內我走不了,如果你需要我的時候,隨時來找我。」

「謝謝你,能給予我這樣的幫助。」

掛了電話,安然重新回到電梯旁,乘坐電梯下樓。

接到傅儒初的電話,安然不能說不意外。

之前她拒絕了傅先生,又曝光了自己跟喬御琛的婚姻。

本以為,傅先生應該不會再理會自己了,沒成想,他卻在這時候給了自己這樣的溫暖。

安然來到地下停車場,回到了車裡。

喬御琛見她臉上帶著笑,挑眉:「看來很順利。」

安然點頭:「走吧,請你吃飯。」

「現在?」他看了一眼時間:「才四點。」

「四點也能吃飯,剛剛稍微浪費了一點兒腦細胞,現在我迫切的需要補一下腦。」

喬御琛搖頭一笑,發動車子離開車庫。

「想吃什麼?」

「嗯……吃點兒鴨頭去吧,吃什麼補什麼。」

「你還真是……那太辣了,換點別的吧。」

「可我就想吃鴨頭,因為今天實在是心情太好。」

喬御琛看了她一眼,最終妥協。

兩人來到鴨頭店,見到喬御琛,老闆本能的有點兒打怵。

畢竟上次被他訓過。

安然點的老一套兒,老闆很快送來餐就消失了。

喬御琛問道:「你都跟你父親聊了些什麼?」

「我利用你,跟我父親要了公司的股份。」

「要股份?」喬御琛有些吃驚。

安然點頭:「路月一向最害怕我占股,既然安展堂趁機利用我,那我為什麼不就著這個機會氣氣路月和安心呢?」

「可是若不參與經營的話,要了股份也沒有什麼用,反正現在你是我的女人,要花錢,也不需要從安家拿。」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挑眉:「那可不一樣,雖然股份對我來說沒用,但卻會讓路月有危機意識啊,她們日子過的不爽,我就爽了。」

「安總答應了?」

「他為了讓我能夠老老實實的去參加他『精心』準備的認祖歸宗大會,不可能不同意的,反正我要這點兒股份,也威脅不到他的經營權。」

喬御琛側頭一笑,「那你這不算是利用我,只是利用了你的身份而已。」

「誰說的,我話都還沒有說完呢,安展堂希望我能帶你一起去參加認祖歸宗的晚宴。」

喬御琛挑眉:「你答應了?」

安然點頭:「答應了啊。」

「我可是記得,剛剛去安氏集團之前,你在家裡可是希望我不要管安氏的,我若是出現在了那個大會上,那對安氏集團來說,真的會成為很大的幫助。」

「女人嗎,都很容易善變的。」

喬御琛不禁一笑:「你這借口找的倒是好。」

安然點頭:「這可不是借口,這是本性。」

「你就不怕我不答應你?」

「我這可是給你機會,向你心愛的女人獻衷心呢,你得感謝我。」

「我心愛的女人?」

安然恍然了一下:「啊,忘記了,你不愛安心來著,那就算……為了我做點事情吧,尊敬的資本家先生,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呀。」

「如果是為了資本家太太你,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畢竟現在,你也是我心愛的女人了。」

安然愣了一下:「什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