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大反派你真可愛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35
A+ A- 關燈 聽書

夜天珏嘴角邊的笑容也漸漸消沉下去。

他冷眸盯著夜非墨這張沒有一絲特別的臉,這男人的模樣丟到大街上根本就是再普通不過。

可偏偏就是這樣的男人,是鬼帝。

「鬼帝這話有些奇怪,本宮不過是請吳大夫喝一杯以表感謝,難不成鬼帝與吳大夫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與你無關。」男人聲音冷沉,敵意逐漸濃重。

夜天珏心底輕嗤,放下酒杯,「本宮想起還有些事要處理,先行回宮了,二位慢用。」

他起身,拂袖離去。

經過夜非墨的時候,微微頓住腳步,側頭又看了他一眼,特別又瞄了一眼夜非墨的腿。

神情意味不明,這才大步往外走。

見夜天珏離開,雲輕歌才放心大膽地夾起菜吃。

「本王王府餓著你了?」耳邊傳來某男陰陽怪氣的語調。

雲輕歌塞了滿嘴的肉,抬起頭看著他黑沉的瞳眸,含糊不清地說:「唔,也沒有啊,偶爾出來吃吃,嘗嘗鮮,也未嘗不可哇。」

「嗯?」他冷冷哼了哼,「既然如此,以後本王經常帶你出來吃。」

雲輕歌訝然,「不要吧,吃酒樓多貴呀,咱們在家照樣能做是不是?省錢。」

本來還挺惱火的大反派,不知是因為她的哪句話,火氣竟然就消了。

男人薄唇微勾,倒也滿意點頭。

「那……我可以繼續吃了吧?」雲輕歌用筷子指了指桌面上的菜色,瞄著他這逐漸滿意的面色,越來越搞不懂他的心思和想法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非墨也拿起了筷子,「吃吧。」

他很滿意她口中說的「咱們在家照樣能做」,明顯在她心底,他已經被她列為家人了。

雖然夜天珏糾纏她的事情令他不快,可至少這丫頭對夜天珏的態度已經明顯證明了一切。

不知吃到什麼,雲輕歌忽然被辣的呼哧呼哧。

「好辣。」她被辣的嘴唇發紅,四處尋找水。

她真是失策,竟然忘記點一鍋湯。

「你等等。」男人見她用手扇著臉,剛要喚青玄,卻見雲輕歌已經抓過了一旁放置的酒杯喝了一口。

「我靠!」她把酒水喝下,低咒了一聲,「這酒更辣。」

夜非墨瞳孔縮了縮,看著她竟然把酒喝了,腦子裡晃過那日她喝醉發酒瘋的模樣,隱約有股不好感。

「雲輕歌,你若敢醉,本王就將你丟大街上!」

雲輕歌非常不滿地掃他一眼,「你當我是什麼人,喝了一口就醉?」

那語氣,不滿加鄙夷。

她雲輕歌再不濟,也不至於喝一口就醉了,那也太菜了點!

可她忘記了,這具身體可不是她自己的。

所以,在用罷晚膳后,酒意就上來了!

雲輕歌發現自己這打臉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

她擔心會被夜非墨察覺到自己喝醉了,所以在男人說回府時,她特地放慢了腳步。

夜非墨走到門口時,察覺到她突然慢下來,微微不解地側頭看向她。

「王爺,您先上馬車。」

她說著,腳步還有些癲狂,人還晃得厲害。

夜非墨的目光一瞬定在她那充滿醉意的雙眸里。因為一張臉易容,又有鬍子擋住,他實在看不清楚她的醉意,可一雙眼睛已經完全昭示了她的醉意。

他眸光一沉,大步走向了她。

「你這女人怎麼回事?」

「唔,我頭有點暈,你……你能不能扶著我點。」說著,她直接就倚在了夜非墨的懷裡。

男人赫然僵了一下,垂眸看著已經靠在自己懷裡半闔著眸子半醉不醒的女子,嘴角抽了一下。

「雲輕歌?」

「嗯……」某女聲音弱弱的,聽起來已經接近夢囈了。

夜非墨單手扶著她,另一隻手忍不住揪了一把她下巴上的鬍子。

「別鬧。」小手一巴掌拍下來,雲輕歌還在他懷裡撒嬌似的蹭了蹭,畢竟這男人的懷抱實在溫暖有安全感。

看著她這醉死的模樣,男人失笑,將她打橫抱起走出了酒樓。

一名高大至極男人忽然抱著另一位身形嬌小還滿臉鬍子的「男人」多少有些詭異,經過時不少客人都看了過來。

青玄慶幸自己是在門口等候,不至於一起丟臉。

他們家主子,自從有了王妃,什麼節操都不要了,以後臉皮也會越來越厚吧?

……

將雲輕歌塞進了馬車裡,夜非墨剛要鬆手,忽然衣襟一角就被雲輕歌的小手緊緊拽住了。

他挑了挑眉,連忙將她的手拉開。

「大反派……別走……」隨即,他聽見她低低的喃喃聲。

夜非墨皺眉,仔細思索。

又是大反派?

到底誰是大反派?

看她這兩日的表現,大反派絕對不可能是夜天珏,那是……誰?

夜非墨拉開她的,鑽進馬車裡,將她軟綿綿的身子扶起。

「雲輕歌,大反派是誰?」

問一個喝醉酒的人才是最奇怪的,可他偏就較真了。

雲輕歌迷糊睜開眼,看著夜非墨這張易容的臉,忽然上手扶住了他的臉,咯咯笑了起來:「大反派,大反派,你真可愛。」

某男黑臉:「……」

「來,給姐姐親個。」

夜非墨:「……」

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女子的口水就糊了他一臉。

他眼眸瞪著她,險些要把她直接從馬車裡丟出去,目光一頓,落在她醉意滿滿的小臉上,喉際上下滾動了一下。

若不是這滿臉鬍子實在有些礙眼,他還真的會吻下去。

「大反派,嘿嘿……」還在醉夢中的女子壓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傻傻笑了。

夜非墨抬起衣袖抹了一把臉上的口水,哭笑不得。

等明日她醒來,他一定要問清楚,這大反派到底是何人!

……

回府後,青玄早早吩咐準備熱水和乾淨的衣物后就跑了。

甚至,他還把所有守候在門口的侍衛都趕到了院門口,為此不打擾他們王爺和王妃增進感情。

而只有雲輕歌自己知道,她是怎麼被粗魯地摁進浴桶里洗澡的。

這般做法,她也徹底清醒了。

這時候一隻大手伸來捏住了她的下顎,將一碗湯灌進了她嘴裡。

「咳咳咳!」雲輕歌指著他的鼻尖,差點要罵人。

他這是謀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