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丫頭,你是不是忘了點啥?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2:10
A+ A- 關燈 聽書

第119章丫頭,你是不是忘了點啥?

「我的天,你們終於說完了,可憋死我了,」小黑不知什麼時候飛進容離的寢房,此時落下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滿臉怨念的看著小桃,「丫頭,你是不是忘了點啥。」

「啥?」小桃一愣,她忘什麼了?

突然小桃一拍腦門,「誒呀。」

小黑欣慰的點了點頭,總算想起來了,快點兒吧,它要…

「今兒該給你洗澡了。」小桃恍然大悟。

…餓死了。

小黑『噌』的站起來,「什麼洗澡,我快餓死了,一天了,連口飯都沒吃呢,肚子餓扁了餓扁了啊!」

氣呼呼的拍著它的小肚子,什麼人這是,沒想起來喂它食倒想起來給它洗澡了。

它昨兒晚上飯就沒吃,大晚上的又累又餓站在城門樓子上吹風等主子,那凄涼那悲慘…它要吃飯!

「哦哦,好好,別著急,」小桃這才想起來餵食的事,連忙安撫小黑,這不事趕事給弄忘了嗎,「我這就給你拿飯食啊。」

小桃飛也的跑出門去,小黑再才滿意的放下自己的翅膀,容離在一旁都要笑噴了。

小黑轉過頭瞪了她一眼,「笑什麼笑,還不都是你,我連昨天的晚飯都沒吃。」

雙翅交叉抱在一起,控訴的看著容離。

「那怪我嗎?」容離好笑的看著它,「誰讓你不聽我把話說完就飛走的?再說你不是去找你主子了嗎,昨晚上他沒喂你啊?」

「他今兒早上才回來好嗎?連府都沒回就奔你這兒來了,哪有時間喂我!」小黑憤憤的說道,飛的比它還快,它一隻鳥愣是追不上個人,太跌份了!

「剛回來?」容離愣住了,她說怎麼看著雲襄風塵僕僕的樣子,原來竟是這麼回事。

小黑一看容離的反應,頓時悟了,它主子這個完蛋玩意兒,這麼一個博得小離兒好感的機會竟然錯過了?!

它還能說什麼?!

活該他孤獨終老!

欸,它身為一隻鳥,竟然還得親自幫主子追女人,它容易嗎?

小黑調整好面部表情,當然,主要是雙眼,黑溜溜的眼睛放空神采,讓自己看起來比較凄涼,之後做追憶往昔狀,「是啊,主子他前兩天便離京辦事,你也知道我主子,那是一個響噹噹的漢子,什麼苦什麼累都要自己扛,每次出門辦的事情都相當兇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昨天回府去找主子,找了一圈都沒看到人影,後來一問才知道,主子前兩天連夜出府,事情好像很嚴重的樣子,本來昨日就要回來的,可我等到都到傍晚也不見人影,擔心他出什麼意外,我便飛到城門樓上去等,這一等就是一夜,天剛蒙蒙亮我遠遠看到兩人兩騎飛奔而來,看那身影便知道是我主子。」

「你這兒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自然要告訴給主子的,他聽了連馬都不騎了,運起輕功飛檐走壁啊,我拍著翅膀都沒跟上,你想他多緊張你,這不才在你動手前趕到沐芙院,你可不知道,你辦的這事可嚇死他的,剛還跟我說呢,要是你真出了什麼事,他非得傷心死不可。」

說完,小黑丟了個眼神給容離,它那意思『你想想,我主子對你好不好?要不要考慮考慮我主子?』

容離沒想到事情竟然是這樣的,雲襄處理完事情想必是極累的,誰知人家連歇都沒歇就跑到她這邊來,就怕她會出事。

雲襄竟然這麼看重她,容離實在沒有想到。

思索了半晌,她鄭重的點了點頭,認真的看著小黑說,「我明白了。」

小黑簡直老淚縱橫啊,瞅瞅人家小離兒多聰慧,一點就透啊!

「你回去跟你主子說,他的情我承了,以後上刀山下火海我容離絕無二話,他這朋友太夠意思了!」雲襄簡直就是秦叔寶的存在啊,為朋友做到這份上,她容離佩服。

「行吧行吧,我先吃飯去了。」小黑無語的拍著翅膀飛走了,它管不了了,倆人簡直絕配。

它還是那句話——活該這倆人孤獨終老!

容離納悶的看著小黑不太開心的背影,她說錯什麼了嗎?不就帶個話,這就不高興了?

一個大大的哈欠打完,容離眼淚都要出來了,昨兒沒睡好,今兒又累了半晌,現在終於能美美的睡上一覺了。

躺在鬆軟的床上,容離聞著被子上清新的香味,進入夢鄉。

第二日,端王妃被休下堂的流言傳遍京城,百姓們興奮之極,當日端王妃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嫁入王府之時,市井間便熱鬧了一段,沒想到一年的功夫,端王妃竟然被休下堂了!

這是什麼樣的速度,滿京城別說王府,就連一般官員家都沒有這樣的事情。

百姓家茶餘飯後的談資又多了一項,每個知情人士臉上都掛著神秘的笑容,見面問上一句:「端王妃的事,你聽說了嗎?」

常言道: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此時,散布消息的始作俑者慕雪柔,在吃過解藥后已經在恢復,夏侯銜對她關心,容離被休出府,哪怕現在還沒大好,慕雪柔心裡都說不出的舒坦,礙眼的人終於被趕走,她覺得呼吸都暢快了不少。

傳言要想讓人信服,那就要三分真七分假,結果是真過程到底如何根本不重要,況且這傳言是慕雪柔精心安排過的,不僅滿足了百姓的好奇心還加了些他們樂意聽到的事情,傳的怎能不快?

慕雪柔的娘家,總算幫她辦了件漂亮事,她的苦沒白受啊。

躺在床上,紗帳被放下,外面劉純正在替她把脈,夏侯銜擔心的站在一旁,等待結果。

「王爺,」劉純起身道,「側妃娘娘餘毒已清,現在正是恢復階段,日常吃些滋補之品再配合湯藥,側妃娘娘很快便能大好。」

夏侯銜點了點頭,「有勞劉太醫。」

「王爺嚴重,微臣這就去開藥。」劉純不敢抬頭,現在的端王爺…

「去吧。」夏侯銜揮了揮手,待劉純退出房間后,他想了想,並沒有撩開紗帳,而是輕聲對慕雪柔說道,「柔兒先休息一會兒,本王還有事情要處理。」

「好,王爺不必擔心柔兒,您仔細些自己的身子,莫累著。」慕雪柔自是認為夏侯銜擔心她的身體,怕她費神累著,心裡微甜,王爺果然還是最愛她的。

夏侯銜點了點頭,走出雪羽院,恍如隔世,刺眼的陽光照得他有些睜不開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