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我們結束吧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0:01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走到安展堂身邊,雖然不喜歡,可是還是挽住了安展堂的胳膊。

愛人和爸爸都被她搶走的話,安心一定會氣死的吧。

她看向安心:「姐,一起嗎?」

「不了,我就不過去了。」

「那勞煩你幫我照顧一下我老公吧,你可是我的親姐姐,要幫我監督這個男人,不要讓他跟別的女人眉來眼去哦,辛苦了姐姐。」

她說完,甜美一笑,轉身跟安展堂離開。

安展堂輕聲道:「安然,即便你不這樣,安心也快痛苦死了,你又何必如此呢。」

「她不是還沒死嗎。」

「你真的要這樣嗎?」

安然笑看向他:「這話該我問你吧,你真的要這樣嗎?我隨時都可以跟喬御琛一起離開,現在的我,不是非要做你安展堂的女兒的,你想好了。」

安展堂被安然的話氣了一下,心口劇烈的起伏。

可是再生氣,他也還是帶她走向了人群,與人寒暄了起來。

安心站在喬御琛身前,眼神裡帶著霧氣看向他。

「好久不見。」

喬御琛挑眉,他們的確有些日子沒有見過了。

「我很想你。」

喬御琛沒有應聲,往角落裡走去。

安心側身,跟著他一起。

喬御琛停下腳步看向她:「你去忙吧,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

「然然讓我照顧你,」多可悲,她竟然要依靠安然的話,才能跟在他身邊。

人多,喬御琛不想跟她發生太大的爭執,所以沒有再說什麼。

他在之前給安然指過的地方坐下。

安心端了兩杯酒,將其中一杯遞給他。

他接過,道了聲:「謝謝。」

「我們之間,什麼時候客氣成這樣了。」

她在他對面坐下:「然然是安家的女兒的事情,嚇到你了吧。」

喬御琛沒有做聲。

「我們不是有意要隱瞞的,只是然然是我父親的女兒這件事兒,對於我們安家人來說,是秘密。」

喬御琛望向遠處,跟著安展堂與人點頭笑的安然,扯了扯嘴角,這笑容,是真的不自覺的從唇角散發出來的。

安心看著他的目光,眉心蹙起,手緊緊的捏著高腳杯。

「你是不是覺得,安家很過分?」

「將自己的親生女兒送進監獄,不過分嗎?」他挑眉,眼神帶著幾分冷意的看向她。

「我媽恨然然,非常的恨,因為是然然和她母親,破壞了她的家庭,我想,你應該能夠理解我母親的立場,畢竟當年你母親……也承受過一樣的痛苦,而且,我爸比你父親更過分,他的女人,不止安然的母親一個。」

「這就是你們一家三口騙人的理由?」

「騙人?」安心納悶的看向她。

「當年,安然被抓入獄,是因為她要殺你?」

安心看他:「有什麼問題嗎?」

「我聽安然說,是你們兩個互相撕扯后,一起從樓梯上滾了下去,你受傷了,可安然也受傷了,你們誰都沒有說過,如果我早知道是兩個女人打架,我怎麼可能會報警。」

安心眼神中帶著霧氣:「你沒有看到當時的然然,她是真的要殺了我。」

「如果你們沒有做虧心事,為什麼要害怕?」

「御琛,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覺得,是我們故意讓然然進監獄的?當初,沒有人要你報警,是你自己報的警。」

喬御琛握拳,牙根緊咬:「那是因為,你們都說安家的養女要殺了你,當時現場只要有你們四個人,你們三個人都說安然要殺你,我聽信了你們的話,所以才會釀下大錯。」

安心垂眸,嘆氣:「你現在這樣向著安然,是不是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

喬御琛喝了一口酒,目光望向遠處的安然:「我只相信,自己應該相信的。」

「你應該相信的,就是冤枉我?冤枉一個愛了你四年的女人?你捫心自問,我安心跟在你身邊這麼多年,我可曾做過一件對不起你的事情,我可有傷害過一個人,我可昧過一次良心傷害你?或許我的對不起然然,但我卻絕對沒有對不起你,為什麼然然說什麼你都信,我說什麼你都不信。」

喬御琛放下酒杯,抱懷:「好,那我一模一樣的問題再問你一次,安然生活在安家的時候,到底住在哪裡,是你隔壁的房間?」

「當然,我上次帶你去過的啊,」安心一臉無奈的看向他。

「據我所知,安然並不是住在那裡,她跟她的母親,一起住在後院的儲物室。」

「她這樣說的?你信?我家連傭人都有傭人房,我們卻讓她和她母親住在儲物室?這種話,你也信?」

喬御琛挑眉:「沒錯,我信,因為我在你家要拆掉的儲物室里找到了她的學習筆記。」

安心無語一笑:「怎麼可能,那是她離開我家后,我們把她的東西都搬進了儲物室。御琛,你……你總不至於娶了安然後,就連分辨真偽的能力都沒有了吧。

就算安然是這樣說的,可是你想想,安然可是我爸爸的骨血,他怎麼可能會讓安然住在儲物室,你是真的把我們安家人當成惡魔了嗎?」

「我還是那句老話,你父親若真的把安然當成女兒,就不會親手把她送進監獄了。」

「當時真的是因為安然太有攻擊性,如果不把她送進去關起來,我們家人會被她的衝動害死,她當時根本就已經沒有辦法理性思考了,你可以去警察局調查一下安然的審訊記錄,她當時親口說,要跟安家人同歸於盡的。」

喬御琛沉聲,臉色並不好,「她母親去世了,難道她還要跟你們載歌載舞嗎?」

「你真的被安然洗腦了,御琛,你現在已經不肯相信我了,所以不管我說什麼,你都認為我是在騙你,時間會證明一切的,總有一天,你會知道你錯了的。」

喬御琛冷清的一笑,沒有說什麼,他相信安然,沒有任何依據,就是因為他們在一起相處的久了,他了解那個女人。

「其實,我有的時候覺得自己挺可悲的,四年前我不認識你,如果你沒有招惹我,你想要跟安然怎麼樣,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呢?可是你招惹了我,甚至於還讓我在你身邊陪伴了你四年。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給了我四年的時間,讓我對你情深不負,可你自己卻轉而去愛上了別人?我就像是個傻瓜一樣,苦苦的愛著你,在你的人生中出現,又被你拋棄,你說,人怎麼可以可悲到這種程度呢?」

喬御琛看她:「我犧牲自己的婚姻,娶了安然,逼安然賠上自己的肝臟給你,你就當,這是我償還你當年的恩情吧。」

「可是你這算什麼犧牲?你愛上安然了,你依然是獲利的一方,這對我不公平。」

「人生本來就沒有公平可言,你與安然同樣作為安總的女兒,可是你們卻過著天壤之別的人生,這叫做公平嗎?」

安心閉目:「別再說了,喬御琛,你別再說了。」

她站起身,冷清的看了他一眼后,轉身要走。

「安心,我記得,我好像還沒有正式的跟你說結束,今天是個不錯的時機,我們結束吧,以後不要再彼此糾纏了。」

安心苦笑:「我說過了,時間會證明給你看,到底誰才是最愛你的那個人,我不怪你會有這樣的想法,可是……你也別逼我,因為,愛你,是我這輩子做過的,最幸福的事情,你可以跟然然在一起,但請你,別逼我變的不幸,我自己的人生,我自己說了算。」

她說完,快步離開座位,走向人群中。

安然那邊,跟著安展堂幾乎轉變了半個宴會廳。

打完招呼,安然走到餐桌邊,端了些自己想吃的東西,走向喬御琛。

她走的很快,手上又端著東西,所以她繞過餐桌的時候,被從另一側餐桌邊走出的人撞了一下,因為穿著高跟鞋的緣故,她身子不穩的摔倒在地,手中餐盤上的蛋糕和飲料也順勢跌落在了自己的腿上。

一時間,原本華麗麗的禮服裙子,被奶油給染上了顏色,甚是尷尬。

安然有那麼一瞬想著,這麼尷尬的時候,要不要稍微裝一下暈呢?

周圍已經有人圍了過來,有人將她攙扶起來。

正這時,喬御琛擠進人群,將自己的西裝外套,一下子繫到了她的腰上:「沒事吧。」

安然對他笑了笑:「沒事,就是你送的禮服,要完蛋了,被毀了。」

喬御琛看她:「人沒事就好,走吧,我扶你去那邊坐。」

她抿唇對他笑了笑,由著他將自己送到了座位上。

「我有些餓了,你幫我取點吃的吧。」

喬御琛拍了拍她肩膀:「別到處亂走,等著我。」

他離開后,安然唇角勾起了一抹弧度,真是丟死人算了。

隔壁,傳來了很輕的議論聲。

「想想安心真是可憐,家被奪了,就連男朋友也……喬總以前可是安心的男朋友。」

「這位二小姐倒是很有手段嗎。」

「什麼二小姐,不過就是個私生女,在咱們這個圈子裡,這種人可多了去了,就是可憐了安心,那麼好的一個人,嘖嘖。」

安然站起身,隔著不高的擋板看向那兩人。

原來是九記的大小姐於月和崔氏集團的二小姐崔樂。

冤家路窄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