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還委屈她了不成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43
A+ A- 關燈 聽書

「你倒是醒來了。」男人站在浴桶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輕哼了一聲,毫無愧疚感。

雲輕歌瞪著他,差點要撲上去掐死他。

「你喂我吃的什麼?」

「毒藥。」夜非墨說罷,看都不看她一眼,轉身走了。

雲輕歌想不通了,他怎麼又傲嬌地不高興了?死傲嬌還真難伺候。

她低下頭看了自己一眼,嘴角抽抽。

難道是他親自給她寬衣伺候她沐浴的?

嘴裡殘留的好像是醒酒湯的味道。

原來,他硬塞給她的是醒酒湯,還騙她是毒藥,這死傲嬌!

……

雲輕歌洗漱好走出屏風,見男人負手立在窗邊,他深沉的目光看著窗外黑沉的夜,眸光晦暗難猜。

「王爺……我喝醉了,你生氣了?」

夜非墨橫了她一眼,眼神透著一股強勢的威懾。

雲輕歌暗暗摸了摸鼻尖,「我也不是故意的,當時菜太辣……額,你幹嘛?」

她話沒有說完,因為他突然湊近的臉,令她下意識地往後退了數步。

「雲輕歌,大反派是何人?」

她詫異地抬頭看他,「你……你怎麼知道?」

「回答本王!」

雲輕歌以為他知道自己是在罵他,手絞著衣角,艱難解釋著:「王爺,您千萬別誤會,這詞語不是用來罵您的,是誇您的。」

他又逼近了她幾步。

窗邊的距離就這麼大,讓雲輕歌再退就只能被逼至牆壁上了。

她眨著眼,此刻已經退無可退。

男人將她困縛在一隅,目光帶著深意,「你說,大反派是本王?」

「咦?你不知道啊。」雲輕歌暗暗鬆了一口氣。

原來他不知道大反派是什麼意思啊,可嚇死她了,真的心臟病都要被嚇出來。

夜非墨臉微微湊近了幾分,「不是罵本王的,是怎麼誇本王的?」

「呃,就是,就是誇王爺帥氣多金,英俊瀟洒,文武雙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輕嗤了一聲,明顯不信。

可即便是如此嘲弄的模樣,配上他這張傾絕天下的容貌,實在也很養眼。

雲輕歌說:「我說的是真的。那個……我醉酒的時候,沒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吧?」

沒想打,她還真的喝一口就醉了,真是太丟人了。

想她在現代可沒有這麼菜的,現在怎麼這麼菜了?

夜非墨想起自己被她糊了一臉的口水,臉色變得黝黑,漠然說:「你親了本王。」

「什麼?不可能!」雲輕歌當即就否定這種事情。

她就算是醉酒,也不可能做出這樣可怕的事情,比在醉酒的時候把他胖揍一頓都要嚴重。

「如何不可能?」某男臉色已經由黑轉鐵青。

親他還委屈她了?

雲輕歌非常肯定地搖頭,「我不會的……雖然王爺確實長得好看,可我也沒有到這樣飢不擇食的地步……唔?」

話戛然而止,被他突然而至的唇堵住了聲音。

……

雲輕歌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意識是怎麼回到腦子裡的,等她回神時,男人也已經與她拉開了距離。

夜非墨淡淡說:「自己滾去休息,本王洗漱。」

比起她心跳加速,反觀那死傲嬌,一臉淡定如斯的模樣,反倒是顯得自己更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少女了。

待男人轉身離開,她才扶著狂跳的心口,好半晌都沒有回神。

等等,剛剛……

她是被大反派親了?

她的初吻,沒有了!

……

雲輕歌回到榻上休息,整個人魂游天外。

不過一會兒,身邊躺下了一個人。

她好半天才轉過頭看向在身邊躺下的男人,躑躅了一下問:「王爺……你剛剛……」

「剛剛怎麼?」他側過頭,危險地半眯眸子。

男人的眸中迸射的危險光華,會吞噬人心。

雲輕歌咽了咽口水,才自我安慰說:「我知道了,王爺一定是也喝了一杯酒,有些醉意了。沒事沒事,咱們這事兒就當做沒發生吧。」

說罷,她轉過身背對他,自然也來不及看清這男人的黑臉。

夜非墨看著她瘦削的背影,心情不知是喜還是怒。

難道,他嚇著這小丫頭了?

可分明是她先惹他的。

雲輕歌實在沒有睡意,在床榻上翻來覆去了許久,身邊突然空了。

見夜非墨突然起身要出門,她猛地坐起身來,喚他:「王爺去哪?」

夜非墨頭也沒回,也不回答她,大步走了出去。

雲輕歌撇嘴,心情也有些亂。

她躺下,用被褥蓋住了腦袋,甚至覺得有點窒息。好半天,她才稍微覺得有點氧氣回落的感覺。

既然睡不著,她乾脆入了空間里。

「蹬蹬蹬,恭喜雲小姐,你的任務值上升到了3000。」

按照道理,這應該是個指的興奮的事情,可雲輕歌沒什麼心情。

「為何這次長得這麼快?」

「啊哈,因為你們有了親親。」

雲輕歌:「……」打死這個系統可不可以?

「提示,只要有足夠的親密,任務值會長得更快。」

「你們這真的是扶持炮灰計劃,怕事假的吧?你們這是要硬給別人牽姻緣!」

「也不能這麼說,雲小姐,你不也樂在其中嗎?其實這事情也很簡單,在這兒反正都是要待這麼長時間,不如就好好珍惜這些日子,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有何不可?」

可你個大頭鬼!

雲輕歌氣得想揍系統。

一想到剛剛的事,她就覺得有點亂。

回神,她忽然問:「假如我真的對這個書里的人物動了心,抽不出去,我任務完成回去能失去這段記憶沒?」

她怕痛。

雖然她是個醫生,可是她特別害怕心傷。

得不到的愛情,才是最痛苦的。

等等,呸,什麼愛情?

她還沒有到這種地步,最多只是覺得大反派身上有不少閃光點能吸引自己罷了,僅此而已。

系統在那邊沉默了。

她正換了個坐姿,系統才說:「記憶肯定是消除不掉的,畢竟你的記憶還要供給我們做數據研究。你若是忘記了,我們怎麼做研究。」

雲輕歌:「……」

做研究?

「而且過去的幾位做任務的會員全部都成功了,也或多或少都愛上了書里的人,有的甚至愛上了兩個以上。」

「……所以?」

「所以,放心大膽去愛吧。」

雲輕歌惱火地起身,脫了繡花鞋就砸向了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