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你以為我很不幹凈?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0:08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坐下,挑眉一笑。

崔樂可是安心的大學同學兼閨蜜。

安心帶這個女人去安家做客,這個女人還欺負過她和媽媽呢。

那時候,媽媽被路月指使去給崔樂倒咖啡,結果這位大小姐,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竟然將一杯滾燙的咖啡掀翻到了媽媽的身上。

媽媽被燙的腿都紅了。

安然去幫忙,她還指著安然的鼻子說,「少多管閑事,不然連你也一起收拾。」

那時候她就想,蛇鼠一窩。

這個女人跟安心一樣,都很毒。

她最後還是把媽媽帶走了,換來的,是媽媽被路月大罵了半個小時。

那時候的她很懦弱,沒有反擊能力。

可是她相信,女子報仇,十年不晚。

她對服務生招了招手,服務生立刻走了過來。

安然笑了笑:「能給我找一把剪刀嗎?」

「好的小姐,請稍等。」

服務生去拿,這時候喬御琛也已經走了過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將晚餐放到了她的身前:「這些夠嗎,不夠我再去取一點過來。」

安然看他,自然的笑了笑:「你以為我是豬啊。」

「你不是說自己餓急了嗎。」

安然聳肩:「嗯,是餓了,可也吃不了這麼多東西。」

她拿起刀叉開吃,吃了兩塊蛋糕后,服務生走過來,將剪刀遞給了她。

她道謝接過,喬御琛問道:「你要剪刀了?」

「是啊,」她站起身,用剪刀將裙子底下髒了的部分直接剪掉了。

「怎麼樣?」

「長裙變短裙,倒也別有一番風味。」

安然聳肩,坐下:「主要是人長的好。」

喬御琛搖頭一笑,有的時候,她說起話來也算是幽默。

她快速的吃了幾口,他凝眉:「你慢點兒吃,又沒有人要跟你搶。」

「是沒人跟我搶,不過我要趕緊填一下肚子去做點事情。」

她說完,抽出紙巾擦了擦手:「你在這裡等我一下哦。」

「你要幹嘛去?」

「你別管了,我反正很快就回來了。」

她對他擠眼一笑:「別管哦。」

她說完,招手,跟服務生要了一杯咖啡。

咖啡還是熱的,她很滿意,端著咖啡杯,起什麼走向了擋板后的那一桌。

「於小姐,崔小姐,你們好啊,好久不見。」

見她忽然從隔壁走了出來,兩人都嚇了一跳,剛剛聊的太認真,兩人都沒有注意到這邊有人坐了過來。

於月緊張的看了崔樂一眼,對安然笑了笑:「安小姐,恭喜你了。」

「多謝,」安然舉著杯子,越過崔樂,跟於月碰了一下杯。

於月喝了一口,安然要往回收手的時候,在崔樂上方,鬆開手。

手裡的杯子直接跌落在崔樂的腿上。

潔白的禮服,瞬間被咖啡染臟。

崔樂被燙的起身,尖叫:「啊……」

安然驚恐了一下:「哎呀,崔小姐,真是對不起了,手滑了一下。」

崔樂立刻就抽出紙巾,擦拭自己的白裙子:「安然,你幹什麼啊。」

「都說了,我不是故意的,手滑了一下,崔小姐,抱歉抱歉。」

「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崔小姐,你這話說的,我跟你無冤無仇的,幹嘛要故意的往你身上潑咖啡呢,還是你有對我做過什麼虧心事?」

「安然,你別太過分。」

喬御琛站起身望向這邊,正要過去的時候,安然對他搖了搖頭。

她走向崔樂,湊近她耳畔:「你說對了,我就是要過分,你能奈我如何?」

當年,崔樂就是這樣,在她耳邊,用這樣的語調說的這句話。

能夠把這話返還給她,心裡還真是爽的不得了呢。

崔樂咬牙看向她:「你……」

安然往後推了一步,笑道:「這裙子看起來也不值什麼錢,應該就幾十萬吧,回頭讓我老公賠給你一條一模一樣的。嘖嘖,崔大小姐,你家最近經營不善嗎?我記得你念大學的時候,飛揚跋扈,不講道理,還穿著一身名牌,那樣子還挺帥的,現在怎麼弄的……土裡土氣的,簡直是讓人不忍直視。」

崔樂握拳,偏偏喬御琛就在一旁,她不敢反擊。

安心擠進人群,看到這情景,連忙上前:「怎麼了這是?」

崔樂看向安心:「你這個好妹妹啊,把一杯熱咖啡潑到了我腿上,還嫌我穿的禮服廉價,真是飛上枝頭成了鳳凰,眼睛也撂到頭頂上去了。」

「沒辦法,嫁的好,」安然笑。

安心看向安然:「然然,別這樣,崔樂是我的好朋友,你不是知道的嗎,你這樣,會讓我覺得很難堪的。」

「我又不是故意的,歉都道過了,難道還不行嗎?不然你想怎麼樣?要不然,我像以前一樣,跪下道歉?」

安心臉色尷尬了一下,望了望周圍看熱鬧的人群,蹙眉:「好了,然然,你別說了。樂樂,對不起啊,安然她不是有心的,回頭我會說她的。」

崔樂咬牙,臉色冷冷的,推開安心要走。

安然拉住她的手腕,當著眾人的面兒道:「崔小姐,我記得,曾經你跟我媽說過,像我媽這種下賤的女人,生不出什麼有出息的女兒,今天,我想還給你一句話,像你這種品行下賤的女人,這輩子也做不了什麼有出息的人。」

崔樂瞪她:「安然,你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安然聳肩:「我就算是欺人太甚,你也得受著,知道為什麼嗎?你不是喜歡以財勢論人嗎?就憑我現在,比你有錢。」

周圍的人開始議論紛紛,崔樂覺得很丟臉。

安心上前,擋住了崔樂,看向安然:「安然,你實在是太過分了。」

「幾年前,她欺負我媽的時候,倒沒有看到你站出來說她過分,安大小姐,做人不能太兩套標準,容易演技崩裂。」

崔樂不悅道:「你媽搶了路阿姨的男人,你搶安心的男人,搶了也就算了,你還敢招搖,你們這一對母女,做人沒有下限嗎?」

喬御琛走上前,手攬住安然的腰,看向崔樂,口氣不悅:「崔小姐,看來,你的父母沒有教過你,做人該有的道德底線,你若是再敢胡亂說話,我不介意幫你父母教育一下你。」

安心冷聲:「御琛,這不是你該管的事情。」

安然從喬御琛懷裡離開,「沒錯,這事兒你別管。」

她上前,完全沒有生氣,對崔樂道:「糾正你一下,我媽根本就沒有跟我爸睡過,因為我是試管嬰兒,生我,是為了給安心做肝臟備胎。

至於我搶安心的男人這一點,我很好奇,誰是安心的男人?喬御琛嗎?我跟他結婚的時候,他可是未婚的,要不要我去調他的婚姻記錄給你看?沒結婚,他怎麼就是安心的男人呢?

如果睡過就要負責的話,那我想,喬御琛現在的老婆團隊可以有一個師了。」

安然其實挺高興的,因為崔樂說了這樣的話,她才有機會,不動聲色的將安家人的醜惡嘴臉曝光,甚至於可以為媽媽澄清一下,她根本就不是小三兒的事實。

別人信不信她不在意,但她要說出這個事實。

安心凝眉,上前拉著安然的手腕就往外走去。

兩人來到門口,安心咬牙:「你瘋了嗎,竟然敢說這些。」

「我本來倒是沒打算說的,誰讓你的好朋友刺激我的。」

喬御琛推開門,跟了出來,見到他,本來要發怒的安心,也收斂了幾分。

他走到安然身側,對安心道:「安家的目的已經實現了,我想,我跟安然也沒有什麼必要繼續留在這裡做陪襯了,告訴你父親一聲,我先帶安然回去了。」

安心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御琛,剛剛然然的話……」

「你不必解釋,有些事情,不是解釋,就可以讓人改觀的,我們先告辭了。」

喬御琛拉著安然的手離開。

走到電梯門口,他將大衣給她披上。

兩人一起下樓上車,喬御琛把暖氣開的足足的,親自開車往家的方向走。

一開始安然還只顧著保暖。

暖和過來后,他看了喬御琛一眼,見他似乎有些不太高興,她默默的掏出手機,刷新聞。

兩人回到家門口,安然下車將衣服攏在身上,快步跑回屋裡。

喬御琛一進門,就拉著她的手腕,將她推倒在沙發上,上前壓住她。

她凝眉:「你……要幹嘛?」

「你覺得呢?」

她努了努嘴:「我怎麼覺得你生氣了。」

「現在才知道?」

「為什麼生氣?因為我懟了你的前女友?」

喬御琛眼神里的怒氣多了兩分。

「真的是因為這個?哇,你還真是……你要是這麼心疼,幹嘛還要幫我說話?就因為來之前答應,要站在我這邊?」

喬御琛冷著聲音:「你的想象力真夠豐富的。」

「不然呢?」

「我問你,你是不是以為我睡過很多女人,很不幹凈?」

安然凝眉,這又是什麼奇怪的問題。

「你不是跟那個姓崔的女人說,我上過的女人有一個師嗎?」

安然登時明白了他的意思,忍不住笑道:「原來你是因為這個生氣啊,那你這氣生的太沒必要了,我是在讚揚你,技術好。」

「這種讚揚方式,我很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