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給靖王納妾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51
A+ A- 關燈 聽書

她本就煩躁,這死系統真是太坑爹了,一點都不會善解人意。

繡花鞋砸中屏幕,屏幕一黑,再無聲響。

她暗暗撇嘴,出了空間,抱著手臂,乾脆把這些事兒都拋諸腦後。

目光瞥向窗外的漆黑的夜,不知道大反派去了哪兒,這麼晚竟然沒有了蹤跡。

她輕輕嘆息了一聲,將身子重重扔在了床榻上。

因為一個吻,她竟然沒出息地失眠了,說出去都是要笑掉別人大牙的。

……

青玄與李凱經過書房時,發現書房竟然點著燈。

青玄:「老李,你說……是不是王爺和王妃吵架了,竟然王爺這麼晚都不睡?」

李凱搖頭。

他覺得,以王妃的性子,應該是不至於吧?

二人正在議論時,忽然書房內傳來了聲響,驚得二人連忙站直了身子,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似的。

「主子,您是要去哪?」

青玄微微抬頭,就瞧見夜非墨已經走出了書房。

男人側過頭看了他一眼,俊美無鑄的臉卻有點黑沉,他沉沉地吐出了四個字:「找人喝酒。」

青玄詫異不已地抬頭看他。

人卻已經走了。

直到李管家把他推了一把,他才急急忙忙追上了夜非墨的腳步。

……

翌日。

雲輕歌是被吉祥推醒的。

「王妃,您快別睡了,太後來了!」

雲輕歌還在懵逼中,尤其是昨晚上睡得晚,腦子還如同一團漿糊,被吉祥這一聲給鬧的,徹底驚醒過來。

她猛地坐起身來。

「你說……誰?」

「太後娘娘!」

「卧槽!」雲輕歌忙起身穿衣,末了,又不解問,「太後來此做什麼?」

太后與夜非墨不合,更是從未親自來過王府,這次特地來王府,想必也不是什麼好事。

吉祥邊替她更衣邊說:「奴婢也不知道太後娘娘來此做什麼,但瞧著太後娘娘還帶了那位李妙兒郡主來。」

「李妙兒?」雲輕歌輕眯了眯眼。

這個名字……可真耳熟!

書里一定提到過這姑娘,但畢竟那坑爹小說也只是讀了一遍,她沒有那般精準的過目不忘的記憶力。

「是啊,就是太後娘娘的親侄女呢!以前在王爺還未毀容時,太后屢次想將這姑娘嫁給王爺,奴婢聽說啊,都是如妃不許,然後皇上也覺得不妥,這才沒同意。」

雲輕歌經吉祥一提醒,終於是有了點印象了。

這姑娘在書里最後成了夜非墨的妾室,雖然雲輕歌在出嫁當日就死了,可後來夜非墨也有續弦,畢竟皇帝也不允許他一輩子打光棍。

但,這個李妙兒雖然貴為郡主,其實是前幾年被太后認作親戚的。

之前的李妙兒一直都是在街邊賣唱的,彈彈琵琶,唱唱小曲兒,攀上太后這高枝后,因為不好的身世,只能給靖王做妾。

不過以夜非墨的性子,李妙兒縱然有天仙般的容貌也被丟在了後院里冷落。

在書里,這姑娘就是個太後放在夜非墨身邊的眼線。害得夜非墨入獄毒發,這事兒可也有李妙兒推波助瀾的大作用。

雲輕歌眼神一瞬堅毅,她的面色突然嚴肅,倒讓吉祥有剎那懵了點。

「王妃?」王妃表情好恐怖。

雲輕歌說:「沒事,這個李妙兒,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她只是煩惱。

這個王府內還有雲挽月的眼線沒有處理,這會兒又來了一個太后的眼線,可真是太糟糕了。

難怪夜非墨非得裝作殘廢加毀容的模樣,即便是如此,還有這麼多人上趕著給他王府內塞眼線,想必是對他抱有一定的警惕。

她是不是更加不應該搬回北院了?

畢竟搬回去,李妙兒必然會跟太后說。

「王爺呢?」她看向吉祥。

「王爺已經在廳堂了。」吉祥回應著雲輕歌,二人說話間已經她已經把雲輕歌打點好了。

……

廳堂內。

太后瞄了一眼坐在輪椅上的男人,語氣比以往都要溫和些:「非墨,你這後院就雲輕歌一個姑娘,實在不像我們皇家做派。這妙兒,也是個妙人,便留在你身邊伺候你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非墨抬頭掃了一眼站在太後身側緊張又低著頭的姑娘,薄唇邊漾開一抹譏笑。

「皇祖母這姑娘,送給太子皇兄更妥當。」

「唉,哀家也想啊,可你也知道,妙兒心中所想。」

說罷,太后看了一眼李妙兒。

李妙兒彷彿感受到太后眼底的意味深長,她嬌俏的臉上便飛上了兩抹紅霞,語氣也帶著幾分羞赧:「王爺,妙兒很早就……妙兒不求名分,還請王爺留妙兒在身邊伺候王爺。」

「不行。」夜非墨想都不想就拒絕,「本王納妾的事都是王妃說了算。」

王妃?

太后挑眉,哪裡聽不出這夜非墨是要甩鍋的意思。

但李妙兒卻眼神一暗,說:「那……妙兒去求王妃。」

正想著,門口便傳來了腳步聲。

廳堂內所有人都看向了大門口。

雲輕歌走入時,正好對上夜非墨的眼神,那眼神帶著幾分深意。

接觸到他的目光,她腦子裡就飛上昨晚上的事情,很沒出息的,她臉上就浮上了些許熱意。

一個親吻,就能連續兩天攪亂了她,她真是想鄙視自己了。

「參見太后。」她率先行禮。

「你來得正好,哀家想將李妙兒留給非墨做個小妾,可這非墨偏說聽你的。」

聽她的?

她能拒絕嗎?

雲輕歌不由得打量起李妙兒。

姑娘局促地站在太後身邊,雙手捏著綉帕,低垂著頭,不知道是故作的扭捏還是當真害羞。

雖然低著頭,她也能大致瞧見這姑娘的模樣,想必也是個妙人兒。

雲輕歌笑了笑說:「太后,不是我不想給王爺納妾,但是我家王爺這模樣,您也看見了,實在不方便吧。」

「如何不方便?」太後有些聽不懂了。

「這都不能人道的,納妾來做擺設嗎?還硬生生毀了一個姑娘的終身幸福,豈不是更糟糕,罪孽深重?」

「噗!」青玄率先被驚到了,險些要被雲輕歌的話給驚得栽倒。

夜非墨面具后的眉狠狠擰了擰。

他聽著這丫頭的語氣有些像是怪他似的?

「呃……」太后也嘴角一抽,好半晌沒開口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