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這是你的小妾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6:58
A+ A- 關燈 聽書

敢這麼明目張胆說自己夫君身體抱恙有隱疾的,大概也只有雲輕歌敢這麼肆無忌憚說出口。

她確實沒什麼顧慮,再加上她本身是個醫生,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她目光澄澈地看著太后,沒有一點做作和說謊。

太后嘴角抽了很久。

她這麼一大把年紀都不敢這麼說話,這小丫頭片子……哪裡有痴傻的模樣?

氣氛尷尬。

就在此刻,李妙兒弱弱地出聲:「我,我不介意的。」

她這一句不介意,雲輕歌很不爽快地皺眉。

「我只是想伺候王爺,或者……或者伺候王妃也無妨。」

這是鐵了心要留在王府,就是不肯跟太后滾回皇宮去。

雲輕歌看了一眼夜非墨,用眼神徵詢他接下來要怎麼拒絕,豈料這男人單手支顎,一副看好戲的模樣看著她,好像等著她自己怎麼把坑填好。

行!

他這麼不在意,她幹什麼這麼賣力幫他拒絕?

哼!

雲輕歌對他眼神里的似笑非笑有些暗惱。

分明是他納妾,為毛她還得幫忙解決這種坑爹的問題?

「啊,既然如此,那就留下來吧。我想了想,確實應該給王爺再安排幾個姑娘好好伺候才行,哦對了,太後娘娘那邊若是還有姑娘,若是姑娘們也不介意一輩子守活寡的,也一同安排給王爺吧。」

夜非墨:「……」

他氣得磨牙,尤其是雲輕歌此刻這般無所謂的模樣,內傷幾欲要被氣出來。

就連太后,都沒跟上雲輕歌的節奏,半晌才點點頭:「好,好啊,還是輕歌明事理,為大局著想。」

……

送走太后后,雲輕歌準備回東院時,忽然被夜非墨喚住。

「你站住。」

她訝然不解地看著他,「王爺還有何吩咐?」

「既然此女是你留下的,當由你來安排。」

夜非墨說罷,命令青玄推他回書房。

雲輕歌心底不快,落向李妙兒。

李妙兒則是一雙水眸盈盈看著夜非墨的輪椅消失在廳堂門口,唉聲嘆氣。

雲輕歌看得清楚,她臉上明顯有惆悵之色。

她抱著手臂,忽然問:「李妙兒姑娘?」

聽見她的呼喚,女子抬起眼帘,露出一番楚楚可憐的模樣小聲道:「王妃,您要如何安排我?」

畢竟李妙兒的身份已經是郡主了,她也一直覺得自己的身份足夠了,憑什麼她只能做妾,而雲輕歌這醜女竟然能做王妃?

雲輕歌一眼便瞧見了她眼底濃重的不滿,只是笑了笑:「安排你,交由管家吧。」

被莫名點名的李凱,忙上前詢問。

「王妃?」

「她交給你處理。」雲輕歌深睨了一眼管家,「你該知道如何處理。」

李凱接受到王妃那極其嚴厲的目光,一張老臉上還是多了一分驚愕。好半晌才點頭,「老奴明白了。」

任何破壞王爺和王妃感情的人或事都必須要清除乾淨,這位李妙兒姑娘肯定也不能放任。

以前王爺還頂著「戰王」頭銜之時,這些被硬塞入王府的鶯鶯燕燕都是由他這老頭處理的,這次這個因為是太後送的,他還得小心著才行。

雲輕歌拍了拍他,似是安慰般說:「給李姑娘安排個稍稍好點的屋子。」

李凱默默在心底翻譯:將李姑娘安排得離東院越遠越好。

吩咐完,雲輕歌轉身欲要去尋夜非墨,忽然被李妙兒給喚住。

「王妃,我能與王妃借一步說話嗎?」

雲輕歌很詫異。

她們還不了解彼此,沒必要借一步說話。

「你要說什麼,便直說。」

「王妃……還請王妃好好對待王爺。」李妙兒絞著衣角,聲音細如蚊蚋。

她一直傾心靖王,她也知道沒有被毀容的靖王擁有著怎樣顛倒眾生的天人之姿,若不是那件事……她也生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過,她一點都不嫌棄靖王毀容和腿殘,她只想照顧他。

雲輕歌眯眸仔仔細細打量著她,說實話,在原書中她可沒看出這姑娘對大反派有一丁點的感情。不過現在看來,可能是自己想錯了?

此刻這李妙兒的模樣,分明就是鍾情於大反派的。

能喜歡大反派,肯定是見過大反派沒「毀容」之前的模樣。

想到這裡,她心底有些堵,有些不爽快。

「哦,這是我的事情,輪不到你來指使我。」

……

走出廳堂,吉祥忍不住說:「這個李妙兒,真當自己很厲害?」

「她不厲害,可她背後的太后厲害。」雲輕歌撇了撇嘴,暗暗想著,太后的失眠症不過是暫時好了罷了。

真想現在直接把太后給毒死一了百了。

但,她得沉得住氣。

現在害死太后,罪名可就是她這「吳大夫」蓄意謀害太后,肯定是要被抓的。

去書房尋了一番夜非墨,發現男人正在兵部的捲軸文案,她瞄了一眼吉祥。

吉祥朝著她露出了一抹恍然大悟的笑容,悄悄退了出去,替他們將門闔上。

「咳咳!」雲輕歌沉沉咳了一聲。

夜非墨頭都沒抬一下。

「王爺。」雲輕歌見他沒反應,只好出聲,「我要處理雲挽月留在王府的眼線。」

他翻書的動作停頓了一下,抬起頭看她。

「至於這位李姑娘,是你的小妾,我可不敢動。」畢竟是太后的侄女。

「今日起,你便搬回北院。」他淡淡說了一句,垂下頭繼續看捲軸。

雲輕歌立刻拒絕:「我不行!」

她這麼乾脆拒絕,反倒是令夜非墨也有些不解了。

他復又抬起頭看她。

好不容易假裝的平靜快要瀕臨崩潰。

他分明記得這女人昨晚上說要搬回北院,況且這事兒她已經不止一次提起過,提起過好幾次,想來也是真的不肯……

「怎麼又不行了?」

雲輕歌大步走向他,雙手撐在他的桌面上,語氣很誠懇:「王爺,你也知道這李妙兒是太后安插在王府的眼線,若是我搬回北院,李妙兒會怎麼對太后告狀?」

「那又如何?」

「雲挽月也肯定以為,我們夫妻兩因為一個李妙兒又分房睡了。」

他面具后的眉輕輕挑了挑,身子倚在椅背上,眼底似笑非笑的光更顯濃郁:「依王妃看,要如何?」

「哪有什麼如何,我繼續睡在東院。你若是嫌棄的話,我可以打地鋪。」

夜非墨:「打地鋪?」

虧她說得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