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避孕藥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0:15
A+ A- 關燈 聽書

這個吻,是帶著懲罰性的。

安然覺得有些喘不過氣,費力別過頭,躲開了他的吻。

喬御琛卻並不打算放過她。

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強迫她正視自己,再次吻了下去。

安然的手推著他的肩膀,可他完全不松力。

最後,她咬了他的上嘴唇一下,他才吃痛鬆開她。

安然用力的呼口氣:「很憋誒。」

喬御琛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打橫將她抱起,上樓。

安然身子失重,連忙環住她的脖子。

喬御琛抱著她快步進了房間,將她放在了床上。

安然想要坐起身,卻被他推倒。

「喂,」她有些無奈。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反對無效。」

「我沒想說什麼,我就想說,我要去洗個澡。」

「一起。」

他說著壞笑著將她帶進了浴室,將她好一通折磨。

從浴室出來的時候,安然在心裡低聲咒罵。

該死的喬御琛,資本家都是周扒皮。

躺在床上,她趴下,將枕頭壓在身下:「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要去整那個崔樂嗎?」

「她以前得罪過你。」

「你知道?」

「從你跟她的對話里能聽的出來,她是欺負過你母親吧。」

安然點頭,翻身,枕在枕頭上:「你知道我剛剛看到她的時候,心裡在想什麼嗎?」

她壞笑:「冤家路窄,我要狐假虎威,利用帝豪集團總裁夫人的名號,欺負她。」

喬御琛笑了笑,沒有做聲。

「沒想到,你老婆這個名號這麼威武霸氣啊,那個崔樂竟然也拿我沒有辦法,真的是風水輪流轉,如果我媽還活著,我一定去告訴她,媽,我報仇了。」

喬御琛的手,在她的頭髮上輕輕的撫了一下。

她看他:「睡吧,不早了。」

「晚安。」

她笑了笑,翻身,背對著他,閉目。

第二天早上,安然早早的起床,下樓做早餐。

喬御琛睡醒后,先去沖了涼,刮鬍子的時候,刮鬍刀沒電了。

他蹲下,打開柜子,尋找充電器。

以前在他那邊,這些事情都是管家給他做的,現如今這邊沒有傭人,凡事只能自己動手了。

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他正要起身的時候,發現角落裡放著兩板藥片。

他凝眉,隨手將藥片取出,翻過來看了一眼,屈螺酮炔雌醇片?

這裡怎麼會有葯?難道是安然吃的?

可是也沒見安然有什麼病。

外面傳來安然的腳步聲:「喬御琛,你在浴室嗎?」

喬御琛隨手將藥片放了回去,起身:「對,我剛洗完澡,你要進來嗎?」

「不進去,飯做好了,你一會兒下來吃吧,我昨天請假了,今天要早點去公司,因為還有點兒事情沒有做完,我已經吃過了,先走了。」

不等喬御琛回應,安然已經轉身出了房間。

他將櫃門關上,換上衣服回到房間拿起手機,快速的查詢了一下剛剛的藥名。

很快,上面出現的結果讓他腦子一大。

避孕藥?

安然竟然偷偷的服用避孕藥。

他心中的怒火一下子燃燒到了心口。

他跟安然同床的次數並不算太多,也想過安然可能會懷孕。

他一直在努力,想要讓她生下一個兩人的孩子。

可是她竟然……服用避孕藥。

他握著手機的手緊了幾分。

咬牙。

她到底有多討厭他,才能如此抗拒為他生孩子這件事兒。

對她來說,他的努力,都是白費的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起身,往門外走去。

早飯都沒吃,就下樓開車去追安然了。

他車速飆的很快,快出環海路的時候,他的腦子裡忽然閃過一個念頭。

他現在就算追上她,質問她一通,又能改變什麼呢?

以她這倔強的性子,絕不可能服軟。

左不過就是兩個人吵一架,讓她把偷偷吃藥這件事兒,換成光明正大的吃藥。

那他還有什麼必要跟她吵架呢?

吵完,也不過就是把一個人生氣,改變成兩個人都在生氣。

他將車在路邊停下,沉了沉情緒后,才重新發動車子,去公司。

進了辦公室,譚正楠抱著文件夾一起進來。

「喬總,這裡有兩份文件需要您簽一下字。」

喬御琛伸手將文件接過。

打開看完之後,他在文件末尾簽字,將文件遞給他。

譚正楠正要出去的時候,喬御琛道:「正楠,你去給我辦點事兒。」

譚正楠回身:「喬總請吩咐。」

「你去找製藥廠,幫我製造一些假藥。」

喬御琛說著,在紙上給他寫了產品名字,「把裡面的藥品,全都換成維生素,要一百板,儘快。」

譚正楠納悶了一下,沒有動。

「這件事不要讓除了我們兩個之外的第三人知道,行了,你去吧。」

「是,喬總。」

譚正楠離開后,喬御琛將筆扔到了桌上。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中午,喬御琛打電話,讓安然上樓來吃飯。

安然忙完,正要上樓的時候,葉知秋打來了電話。

「安然同學,下樓來一下。」

「你在門口?來幹嘛了?」

「跟你彙報好消息,順便讓你請我吃頓飯。」

安然一笑,「知道了,等我幾分鐘。」

她掛了電話后,給喬御琛打電話:「跟你說一聲,我不能下樓去了,我要去跟知秋見個面。」

「葉知秋?他又要幹什麼?沒事兒就來找你,有癮是嗎?」

「找我分享好消息,總之你先吃吧,我掛了。」

她將手機掛斷,直接就下樓去了。

來到門口,葉知秋對她招了招手,她小跑過去,「什麼好消息,還讓你親自過來了,電話里不能說?」

「一個必須讓你請我吃飯的好消息,說吧,去哪兒吃?」

「公司後面有一家拉麵館,味道還不錯。」

「你沒搞錯吧,請我吃拉麵?你這樣對我,良心不痛啊。」

「拉麵怎麼了,拉麵可也好著呢,我今天中午就像吃拉麵,你願去就去,不去拉倒。」

葉知秋嘆口氣,跟她一起往後面的路口走去。

「認祖歸宗的感覺怎麼樣?」

安然聳肩:「我要是告訴你不怎麼樣,你信嗎?」

「信,」葉知秋的手自然的搭在她肩頭:「不過這次又是圖的什麼?」

「一會兒我慢慢跟你說。」

兩人進了拉麵館,安然要了兩碗拉麵后坐下。

「你給我帶來了什麼好消息。」

葉知秋掏出手機,給她看了兩張照片。

看到照片,安然不禁一笑:「建好了?」

葉知秋聳肩:「高興嗎?」

安然連連點頭:「怎麼這麼快啊。」

「最近我送過了兩個工程隊去,想著早點建完,散一下氣味,就可以讓孩子們住進來了。」

安然一陣感動,嘟嘴看向他:「哎呀,知秋,你真是太棒了。」

「不要迷戀哥,哥現在傲嬌著呢。」

她剜了他一眼:「過段時間,我去採購傢具,到時候你跟我說一下都需要什麼。」

「這個好說,現在說說吧,你怎麼會答應讓安家認你呢?你不是恨死她們了嗎。」

「前幾天,我跟我哥見過面,我們兩個分析了一下目前現有股份的分配情況,我發現,安展堂夫妻和安心就佔了總股份的百分之五十,這樣一來,即便我跟我哥把所有股份全都買下,也不見得拼得過那三個人,這樣是絕對不行的,所以,我就趁著這個機會,分了他們三個人百分之五的股份過來。這樣一來,勝算的機會比較大。」

「百分之五太少了,怎麼不多要點兒。」

安然點頭:「安展堂是個老狐狸,我要的多了,怕被他懷疑,安家現在正是虛弱的時候,我只能趁虛而入,萬一打草驚蛇,那我和我哥未來的路,就會很難走。」

「可是你哥說,你們現在還差很多。」

安然點頭:「所以呀,我們還得想辦法。」

「現在葉氏集團很難籌出資金來周轉給你們了,你還能想到什麼辦法?」

安然指了指前面的帝豪集團:「喬御琛。」

「他會幫你?他愛的可是愛心。」

安然聳肩:「他不愛安心,他自己說的。」

「男人的話,你也信?」

安然想了想:「我覺得可信。」

「你覺得?你這蠢貨,你不會是看上那個男人了吧?」

葉知秋想到昨天看到的兩人在書店的照片,不禁凝眉:「還是那個男人看上你了?」

「我們誰也沒有看上誰,總之他不愛安心,我覺得可信,不然他為什麼不娶她呢?愛一個人,給她一個家,不才是最好的證明嗎?」

葉知秋挑了挑眉,好像……也有道理。

「總之我能想到辦法,你放心就是了,拉麵來了,快吃吧。」

這邊兩人在開心的吃拉麵。

喬御琛一個人坐在茶几前吃飯,表情里寫著不爽。

門口,譚正楠敲了敲門進來。

「喬總,有件事兒,我要跟您彙報一下,夫人在監獄里被人虐待的幕後指使人,已經找到了,也有了實質性的證據。」

喬御琛將筷子放下,看向他:「說來聽聽。」

「我之前猜測的沒錯,的確是路陽賄賂了第三監獄的所長,所長親自下達命令,讓人做的這件事兒,我們找到了中間經過三個人才轉賬到所長賬戶上的一筆『巨款』,所長也在我們的威脅下,親口承認了這件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