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他的眼光…很不錯啊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2:34
A+ A- 關燈 聽書

第122章他的眼光…很不錯啊

夏侯銜回府後,宮裡賞下的補品流水般的送入王府,說是賞賜給柔側妃補身子,皇后對她甚是想念,知道她病了特地賜下東西來。

另外領隊的小太監說了,皇後娘娘體恤柔側妃,說她久病體虛,待身子大好后再進宮謝恩也可。

慕雪柔自然順從的應了,同時心下暗暗計較,宮裡賞東西下來,何時非要進宮謝恩了?

皇後娘娘的話有深意,她不能不小心應對。

夏侯銜一直在書房中沒有出來,他在等丞相府里的消息,之前容離被柳一帶回相府之後,他便派侍衛跟著,下令讓其守在相府門外,容丞相什麼時候出府,什麼時候回來報給他知曉,另外想辦法打探容離現在的情況到底如何。

這幾天,丞相府大門緊閉,無人進出,他派出去的人根本不知道裡面的情形到底如何。

夏侯銜深深嘆了口氣,不知離兒到底能不能挺過去。

而他所擔心的離兒,此時正在玉容院和雲襄下棋。

自打容離回府後,雲襄便一日不落的前來報到,每次來的說詞都一樣,看看容離恢復的如何了。

而且也不多待,一盞茶的功夫便走,容離有些無語的看著他,他又不是大夫,腿兒這麼勤幹什麼?

雲襄又不是話多的人,每日前來說兩句二人便大眼瞪小眼,最後還是容離忍不住,從自個兒的箱籠里拿出棋盤來,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打發時間唄。

結果一下便下上了癮。

從小到大沒歇過午覺的容離,愣是宣布從現在開始她每日午時過後要歇上一個時辰,除了小桃不用別人伺候。

容丞相夫婦一聽這信兒連忙跑來玉容院,原因無他,以為容離身體受損所以精神不濟,不然從沒午睡習慣的她怎麼突然要午休了?

容離再三解釋,自己就是太閑了不知道干點啥才想睡覺的,並讓柳一幫她又請了脈,證明她的身體沒有問題后,容氏夫婦這才安心的回了自己院子。

拿帕子擦了擦額頭上的薄汗,她容易嗎,不就怕雲襄被人發現,她一大姑娘家的,屋裡出個男人,好說不好聽啊。

其實,最重要的是,和雲襄下棋太過癮了。

兩人棋逢對手六博、樗蒲、圍棋、象棋挨個過手,每次下的暢快淋漓,容離從一開始的消遣到認真。

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如今每日清晨一睜眼,最期盼的便是中午那段和雲襄下棋的時光。

小桃自打知道雲襄的存在,便留了個心眼,當日在端王府,雲襄可是很緊張主子的,現如今又天天過來,她作為主子的身邊人自然要幫主子留心,這人到底可不可靠。

經過她的一番仔細觀察,並沒有發現雲襄有什麼不妥,相反他待主子極好,小桃漸漸便放了心,每日吃過午飯,她都會自動自覺的幫主子將棋盤擺好,另外沏上一壺熱茶。

小黑耳聰目明的,自然知道它主子何時進府,本以為他是開了竅,知道來小離兒面前刷好感,誰知道竟是來下棋的?

它氣的腦仁疼,下棋這麼枯燥無味的項目適合追女孩子嗎?

想下棋去找小五啊,哦,那廝是個臭棋簍子,當它沒說。

但是風花雪月之事琴棋書畫,其他三項哪個不比下棋強,真是…榆木腦袋!

小黑還是太嫩,容離是一般女子嗎?

哪個女子一見棋盤上廝殺激烈便滿眼放光的?

下棋就好比一場戰役,執棋人便為將軍,手中的棋子是他的士兵,將軍的智慧性情會在棋盤上體現的淋漓盡致,就好比她和雲襄下棋的這段日子,往日雲襄並沒有表現出來的東西,容離卻從棋盤上看到了不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襄也有同樣的感受,他覺得自己往日並沒有了解到真正的容離,他看向對面專註於棋盤的女子,不禁愉悅的挑起唇角。

睿智果敢、殺伐決斷。

這才是真正的她。

看來他的眼光…很不錯啊。

一個時辰一晃而逝,要不是小桃提醒,容離和雲襄二人還沉浸在棋盤中回不過神來。

棋局沒有結束,容離扔下手裡的黑子,對雲襄說道,「今日先封棋,明日繼續。」

「好,」雲襄點了點頭,起身整了整衣冠,「我先回去。」

「嗯。」容離看著雲襄淡定的從窗子翻出去,習慣真是個可怕的東西,她現在覺得雲襄翻窗的姿勢,還蠻帥的哈。

臉頰有些紅,她在想什麼呀!

小黑瞅瞅容離又瞅瞅窗子,高深莫測的一咧嘴,拍著翅膀也順著窗戶出去了。

它主子…高啊!

小離兒的眼神漸漸變得不一樣了,沒想到它家那個悶葫蘆追姑娘還挺有一手。

之後會怎樣,它很期待喲。

他飛檐走壁行於房檐之上,現在天氣漸熱,這個時辰出來的人並不多,做生意的小販蔫蔫的在樹影下躲避天上的日頭。

大中午,也就他能頂著大太陽來回穿梭,此時,他不僅不感覺熱,反而通體舒暢。

他已經成功讓容離習慣了他的存在,眼睛里笑意閃現,之後…大概可以考慮加快一些速度。

進得府內,剛一到書房外,他敏銳的感知到書房內有人。

推開房門,一個人大咧咧的站在桌案前,背對著門正在津津有味的看著什麼,嘴裡嘖嘖稱奇。

聽到門后的動靜,雲耀一轉身,接著對他露出了個意味深長的笑容,「你小子行啊!」

他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說話沒頭沒尾懶得搭理,徑自繞過雲耀來到書案前,目光觸及桌案之上展開的畫卷,他瞪了雲耀一眼,迅速出手將畫拉倒自己跟前,「不請自來。」

「請不請的無所謂,咱倆誰跟誰,誒,跟我說說,你小子什麼時候春心萌動了?看不出來啊,那畫上的女子是誰?你看上人家了?」雲耀一臉好奇的湊了過去,他這朋友有一毛病,但凡女子近身必將人打飛兩里之外,雖然這世上關於他可怖的傳聞不少,可還有許多女子垂涎於他的美色,不知死活的湊過來。

結果無一例外,摔得很慘。

雲耀和他從小一起長大,還真沒見他對哪個女子動過心思,這幾日雲耀手裡的訓練告一段落,又不想回家面對家裡的老頭和老娘,自己都這麼大人了,只要一離開訓練場,在他們眼裡就還跟小孩子似的,最關鍵的是一回府他們就叫自個兒小名兒,雲耀聽一次抖一次還不敢反抗,索性來找他躲清凈。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