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休想獨善其身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0:24
A+ A- 關燈 聽書

「路陽……」喬御琛眼神一冷,緊緊的握住拳心。

路陽是路月的親弟弟,看來,他是為了給自己的親姐姐解氣,所以喪心病狂的傷害了安然。

「他現在不是在坐牢嗎?」

「是的。」

「聯繫他所在的監區所長,他讓安然承受過的痛苦,我要雙倍的還給他。」

譚正楠看著他,沒有動:「那我該怎麼去做?」

「安然不是每個周被虐待一次嗎,我要他每三天被虐待一次,每次虐待完后,都要給我發驗證照,他要安然生不如死,那他自己就休想獨善其身。」

「可是,我打聽過,安展堂為了讓他這個小舅子不要受太多苦,花了很多錢給他打點。」

喬御琛看他:「安展堂的想法,對我們來說不重要,就按我剛剛說的做,安展堂不會再敢暗中動任何手腳,除非他不想要安氏集團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好的,我這就去辦。」

譚正楠離開后,喬御琛起身,走到窗邊點燃一支煙。

雖然路陽不是安然的親舅舅,可他這樣對一個年輕的女孩兒,也實在是喪心病狂。

有些衝動的行為可以被原諒,但是這種,他絕對不能原諒。

下午臨下班前,譚正楠將藥品帶了回來,放到了他的桌上。

喬御琛掏出兩板,看向他:「倒真的是以假亂真,辛苦了。」

譚正楠恭敬的退出了他的辦公室。

他拿了兩板葯,放進了包里,起身離開。

下班時間到了,安然收拾了東西準備離開。

雷雅音道:「安然,你要回家啊。」

「對呀,怎麼了?」

「哎,我好無聊,你要不要陪我一起逛街啊。」

「無聊就要逛街?」安然看她。

「不然我還能幹嗎啊,喬御仁那個混蛋又不理我,你要是不陪我出去,我只能一個人去泡吧了。」

安然走到她辦公桌邊,倚靠在那裡抱懷看向他。

「你最近還是每天去找他?」

「是啊,我每天每天都去刷存在感,可他每天每天都把我當空氣,都快把我氣死了,他要是再這樣下去,我可就要找別的男人了。」

安然笑:「你要是真能找別的男人,就不會這樣說氣話了。」

她將包背到身上,拍了拍她的肩膀:「起來吧,我帶你一起去吃飯。」

「真的?你請客?」

安然看她,壞笑:「你請客,因為無聊的人是你啊。」

雷雅音瞥了瞥嘴,不過還是站起身,跟她一起往辦公室外走去。

兩人進了電梯,下樓來到地下停車場。

雷雅音上了她的車,「我們去哪兒吃。」

「你不是喜歡去酒吧嗎,」我帶你去酒吧玩兒啊。」

「你帶我去酒吧?」雷雅音不服一笑:「誰信,你不是個乖乖女嗎。」

「誰告訴你的?」她笑了笑,發動車子離開。

她熟門熟路的將車開到上夜酒吧的門口。

停好車后,門童快步上前迎接:「安小姐,您來啦。」

安然對他笑了笑,拍了拍他肩膀:「你不用管我,我自己進去就可以了。」

見她竟然認識門童,雷雅音有些驚訝:「御琛大哥和御仁知道你這麼會玩兒嗎?」

「他們知不知道的也沒什麼重要的,我自己開心比較重要。」

她說著已經將她帶了進去。

這裡面的服務員沒有不認識她的,對她都很恭敬。

安然對經理道:「這位是我朋友,以後她會經常到你們這裡來消費,你們都把這張臉記住了,多賣東西給她,她反正有的是錢,給她上兩杯招牌酒,給我一杯西瓜汁。」

經理笑了笑,沒有說什麼,立刻去命人上酒了。

雷雅音白了她一眼:「喂,你這是帶我來,讓人宰我啊。」

「反正你去哪兒也是被宰,在我熟悉的地盤上被宰,肥水不流外人田嗎。」

「說什麼呢你,」雷雅音不屑:「那以後我就不要來了。」

「你確定?你知道這裡是誰開的嗎?」

「誰?跟我有關係嗎?」

雷雅音話音才落,葉知秋從後面包間的長廊里走了出來,看到安然,他過來:「他們說你過來了,我還以為他們看錯了呢,真是你呀,你怎麼跑過來了?」

安然指了指葉知秋,對雷雅音道:「是他開的。」

雷雅音看他:「我又不認識他。」

葉知秋在安然身邊坐下,手親昵的摟著她肩膀:「誰呀,還挺正。」

安然白了他一眼:「你不能動的女人。」

「這世上除了你,還有我不能動的女人?」

雷雅音看著兩人親昵的樣子,有些懵。

安然看著雷雅音的好奇不禁一笑:「給你們兩個介紹一下,用最簡單的方式,這位是葉知秋,喬御仁念書的時候最好的好哥們。這位是雷雅音,喬御仁的女朋友。」

雷雅音驚訝:「你是御仁的朋友?可是,我沒有聽御仁提起過你呀。」

葉知秋挑眉,上下打量雷雅音:「我也沒有聽他提起過你。」

他看向安然,口氣里滿是不悅:「那小子竟然有女朋友?他找死吧,有女朋友還敢回來找你。」

雷雅音不開心:「御仁和安然都結束了好嗎。」

「誰告訴你結束了,喬御仁就說沒結束。」

安然起身,拉著雷雅音:「陪我去一趟洗手間。」

她拽著雷雅音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雷雅音不開心道:「那個人真的是御仁的好朋友?」

「是,好的像是一個人似的,所以以後你要是想要經常見到喬御仁,來這裡對葉知秋耍賴就對了,葉知秋能把喬御仁約出來。還有,葉知秋這個人,最怕女人哭,這是他的弱點,記住了。」

雷雅音看她:「你是為了幫我,才帶我來這裡的?」

安然看她,佯裝不屑:「我是為了不讓你天天煩我,才帶你來這裡的。」

再回到廳里的時候,雷雅音對葉知秋的態度果然就不同了,雖然葉知秋還是對她愛答不理的,可她竟也不生氣。

安然坐了二十多分鐘,起身道:「我得先回家了,我還約了一堂晚上八點的網路課程,雷雅音,你要跟我一起走嗎?」

雷雅音很堅定的搖了搖頭:「我不走,你自己回去吧。」

安然點頭,看向葉知秋:「那我先走了。」

「我去送你,」他起身,跟她一起出了酒吧。

他掐腰看她:「你這蠢蛋怎麼想的,怎麼把喬御仁的女朋友帶到我這裡來了,你是想讓我怎麼辦?揍她?還是折磨她,讓她自己主動離開御仁?」

安然無語一笑:「你想什麼呢,我都結婚了,喬御仁憑什麼就不能找女朋友。」

「不是,你這算結的什麼婚,你又不愛那個男人。」

「愛不愛的對我來說不重要,領了結婚證這事兒也是事實,我不能耽誤喬御仁,他得有自己的人生呀。」

「你怎麼想的,那你把這女人帶來幹嘛?我實在是搞不懂你了。」

「她從小在美國長大,不太會說話,還天天愛泡吧,我怕她在外面遇到危險,所以讓她以後到你這裡來玩兒,你多多讓人照顧照顧她,別讓她遇到什麼危險。」

葉知秋無奈的看著她:「你可真是……你這麼用心良苦的保護她,她知道嗎?」

「她不用知道,我反正也沒打算跟她交朋友。」

「放屁,你要是不把她當朋友,會這樣?你丫的,好心好意的,她還以為你玩兒她呢。」

她笑了笑:「她挺單純的,也沒什麼壞心眼兒,一心一意的喜歡喬御仁,可是御仁卻老是對她不冷不熱的,她不遠萬里的來追御仁,這精神我挺佩服的,我也希望御仁能夠幸福,如果御仁能跟她在一起,也是一件好事兒,你說呢?」

「你幸福,對我來說才是一件好事兒,」他戳了她腦袋一下:「蠢蛋。」

安然瞥嘴一笑:「好了,你就別說我了,別忘了跟你手下的人吩咐一下,讓他們好好照顧她,我先走了,哦對了,她沒開車,今天你負責把她送回酒店去啊。」

「行了行了,別嗦了,我會照顧好她的,你自己開車小心點。」

安然笑了笑,發動車子離開。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七點多了,喬御琛在。

他在客廳里的沙發上,看著她。

安然挑眉問道:「你回來啦。」

「這話該我問你。」

安然聳肩笑了笑。

「我以後是不是要規定一個門禁時間?你現在不回來吃晚餐,招呼都不打?」

「誰說我不回來吃晚餐的,我就是回來吃飯的。」

她小跑著進了廚房,開始忙碌著做晚餐。

做完出來,她看他:「你吃過了嗎,沒吃的話,一起吃吧。」

喬御琛起身走了過去,跟她一起坐下:「你去哪兒了?」

「送雷雅音去了一趟酒吧。」

「看來,我把雷雅音留在公司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她已經嚴重的影響了我們夫妻生活的質量。」

「所以,你打算把她扔回美國去?」

「並沒有,他在,起碼喬御仁沒法兒亂來。」

安然白了他一眼,無語一笑。

喬御琛默默的看了她一眼,眉心微微上揚,若無其事的吃著飯。

心裡盤算著讓她懷孕的事情。。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