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有靠山的感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05
A+ A- 關燈 聽書

到底是誰嫌棄誰?

不就是昨日吻了她一下,她昨晚上那一副被驚嚇過度的模樣,如今令他心底多少還是有些鬱結。

雲輕歌忽然又道:「事情就這麼說定了,我不搬回北院,然後我會處理雲挽與的眼線。」

他情緒不佳,垂下頭,輕嗯了一聲:「隨你。」

「那我也不打擾王爺處理公務,先走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等等。」他喚住她,聲音沉穩,「後日有一場拍賣,你與本王一同參加。」

「哦,好哦。」她頓了頓,問,「什麼拍賣啊?」

書中好像沒提及這事兒?

「替朋友拍賣。」

雲輕歌沒多問,退了出去。

一想到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她暗暗握了握拳頭。

今晚上,這位李妙兒姑娘應該不會那般安分。

……

鳳央宮。

雲挽月在屋中梳發,起來得晚,也是因為昨晚夜天珏偷偷爬進來看她。

二人耳鬢廝磨了這麼久,夜天珏在天亮之前就走了。

她挽著髮髻,想著昨晚上男人的溫柔,眼神迷離了一下。

雖然說懲罰她留在皇後身邊,畢竟皇后也是親娘,即便知道夜天珏偷偷爬進了她的寢屋,也只會睜一隻閉一隻眼。

「今日這李妙兒送進靖王府了吧?」雲挽月轉頭問。

丫鬟點點頭,「是呢,這下靖王妃可要忙了。」

「呵,一個女人怎麼夠她忙,還要再多加些。」

丫鬟詫異。

能找到一個李妙兒願意做靖王的妾室已經很難得了,試問有哪些姑娘願意去做個長期坐輪椅又毀容的男人。即便是這男人是個王爺,未來吃穿不愁,可一輩子呆在後院里守活寡,豈不是更痛苦?

雲挽月看向丫鬟:「再去給太后多挑選幾個姑娘才行。」

「可這事兒,皇後娘娘說過不讓您過問。」

「我不過問,自然會有人過問。」

丫鬟撓了撓頭。

……

是夜。

雲輕歌用完晚膳后,主動推著夜非墨的輪椅在院中散步。

「雲挽月的眼線,我已經讓管家隨便挑了個罪名賣出去了。」雲輕歌說道。

夜非墨看向遠處的夜色,月明星稀,清朗夜空,風微涼。他淡淡說:「眼線不過是小事。」

「是呀,可是一個雲挽月的眼線就很煩了,現在又來個太后的。」

「這事是沖著你,不是沖著本王。」

雲輕歌停下腳步,不滿。

「王爺這話是何意?」納妾這事兒還是沖著她來的?

聽夜非墨這麼說,她隱約覺得可能還有別的小妾會被送進王府,畢竟雲挽月之前在東宮時也遭遇同樣的事情,可令人頭痛。

他忽然拉住了她握在輪椅上的手。

這突然落過來的手,掌心溫暖厚實,又莫名……帶著電流。

雲輕歌覺得自己真是沒道理,竟然又被電了!

她看他,問:「怎麼?」

「小妾都是因為你,你得替本王處理乾淨。」

「……哦。」用不著他說,她也會處理乾淨。

這事兒,她也不希望每天都有小妾來煩她,她都沒法出門去醫館了。

「還有,本王不能人道?」他握著她的手,捏在手心裡戲耍把玩,語氣卻明顯含著森冷寒意。

男人的聲音伴著寒涼的夜風,令人戰慄。

雲輕歌呵呵笑了兩聲:「這是為了勸退李姑娘,你這麼較真幹嘛。」

他冷哼了一聲。

若不是怕把這丫頭嚇壞,他倒是不介意證明給她看。

只是……

他知道追姑娘不能這麼急。

再加上這姑娘之前還喜歡過別的男人,雖然是自己的王妃。

他就要小心翼翼呵護寵著,讓這丫頭再也離不得他。

雲輕歌見他把玩著自己的手,想抽回去的心思也頓時沒有了。

「那王爺,咱們回去休息嗎?」

他把玩著她的手這麼起勁,她甚至有些懷疑,大反派是不是除了顏控還有手控?不過她這小手也不怎麼好看,最重要是被她自己給磨得有些起繭子,再也不似以前侯府嫡小姐那般纖細光滑。

他淡淡說了一個字:「好。」

於是,夫妻兩回到東院寢屋時,瞧見了門口站著一位白衣飄飄的姑娘。

大晚上,她穿得清涼,長發披散,被風揚得瘋狂亂舞。大概是夜晚太冷,她抱著手臂,整個人站在夜風中都有些瑟瑟發抖。

看著她這般模樣,雲輕歌心底覺得好笑。

「李姑娘,你有事?」

李妙兒看見夜非墨,臉上一喜,看忽然看見雲輕歌就在身後,臉上笑容也沉了幾許。

「我,我是聽說王妃往日都不住在東院,向來都是住在北院,我擔心王爺沒人照顧,我才……」

「呵呵,你是聽誰說的?我一直住在東院。」

她這明顯在宣布主權的模樣,令坐在輪椅上的男人薄唇輕挑了一絲微弧。

「再說了,這兒是王爺的東院,你一個小妾,沒經過王爺的吩咐就擅自闖入,你懂不懂規矩?」

雲輕歌承認,她就是故意找這女人的麻煩。

李妙兒令她討厭。

這種討厭,是第一感覺,並沒有因為其他原因。

李妙兒被她話給鬧的委屈極了,楚楚可憐地看著夜非墨,實則在向王爺發送求憐憫之心。

雲輕歌輕輕嗤了一聲,推著夜非墨的輪椅到門口時,見她還站著,說:「擋著做什麼?」

夜非墨也不耐煩:「還不滾?你惹怒了本王王妃。」

夫妻兩這麼同仇敵愾,尤其是夜非墨非得咬重「本王王妃」四字,在李妙兒心底就是硬生生戳出無數個血洞,讓她難過。

她委屈地挪動腳步,站在一側,看著他們入了屋中,一雙眸子期期艾艾。

她知道,這一切都沒有她的份。

門「碰」地一聲闔上,寂寥的夜,更顯冷。

……

雲輕歌鬆開了輪椅,說:「我有預感,明天還有別的女人。」

「嗯。」他不咸不淡地應了一聲。

「要弄死她們可以嗎?」雲挽月之前在東宮也是被太子的小妾折磨得,她心底肯定是不平的,所以故意慫恿太后與皇後送靖王小妾。

這個雲挽月,真是一點都不知道收斂安分點。

「可以。」他看向她,「你想怎麼做都無妨,本王替你善後。」

這話,讓她頓時有了一種有靠山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