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她恨喬御琛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0:31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看了看時間,快速的扒拉了兩口起身道:「我要上樓去聽公開課了,桌子上的東西扔著吧,回頭我來收拾。」

她說完,人也已經快步上了樓。

喬御琛納悶的看著她,聽公開課?

她在學什麼嗎?

吃完飯上樓,見她盤膝坐在沙發上,盯著電腦,聽裡面的人將經濟學。

喬御琛搖頭一笑,轉身進了房間。

九點,她還沒進屋,他凝眉,拉開門,見她我在沙發上邊看書,邊用筆劃重點。

喬御琛走了過去:「在幹什麼?」

「看書。」

他隨手將她手裡的書抽了出來,看了一眼:「你在自己自學工商管理?」

安然看他:「不行嗎?」

「這種東西,不是自學就能學會的,即便是在學校里,也學不到什麼。」

安然努嘴:「你是說我在白費力氣?」

「沒錯,最好的大學在社會裡,在工作中,你若想學,我教你。」

安然無語一笑,對他伸出手:「把書還我。」

「你覺得我是在跟你開玩笑?」

「不是嗎?」安然盯著他的臉看,表情嚴肅:「你一天到晚自己的事情都做不完了,怎麼教我。」

「這個你不必管,從明天開始,你每天下午上樓來我辦公室就對了。」

安然看著他,不說話。

喬御琛在她身邊坐下:「你信不信,實踐中出真知,而且,你應該知道,在整個北城,絕對沒有人比我更懂工商管理了。」

他點了點她的書:「這些紙上談兵的東西,都是廢話。」

安然努嘴,被他說的竟然有一點點動心了。

他起身,「行了,別死啃書了,進去洗澡吧,都累了一天了,也該早點兒休息。」

安然起身,那就不看了,本來她一點兒基礎沒有,看這些東西也頭疼。

老師今天講了一個小時的概念,對她來說一點兒作用都沒有。

她回房間,去衣帽間拿了睡衣,走進了浴室,洗澡。

正洗到一半的時候,喬御琛推門走了進來。

安然雙手護住自己的身前:「喂,你進來幹嗎。」

喬御琛壞笑:「一起洗。」

「我不跟你一起洗,我馬上就要洗完了。」

安然怒目瞪向他,他分明就已經洗完了,她從他身上聞到了清新的洗髮水的味道。

他現在進來,就是要搗亂的。

喬御琛卻不理會她的訴求,脫掉睡衣走到她身前,手環著她的腰,低頭吻住了她。

水花嘩啦啦的落在兩人山上,安然掙脫不得。

他將她抵在玻璃牆邊,吻的欲罷不能。

安然覺得今天的喬御琛有些不對勁。

她手抵著他的肩頭:「你……你這是怎麼了。」

「沒怎麼,就是想跟我妻子做想做的事情,」他說話的聲音都有些沙啞。

慾望來的快,就像龍捲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將濕漉漉的她帶離了水花下,在藏著避孕藥的柜子上,將她折磨的幾乎筋疲力盡。

之後,他又將她帶回到水花下,幫她清洗了一下,這才將她擦乾送回了房間。

安然躺在那裡:「你最近有些肆無忌憚了。」

「什麼?」

「這方面,」她有些幽怨的看向他。

喬御琛壞笑:「男人的本性不都如此嗎?」

安然剜了他一眼,心裡恨恨的想,就當找了個不花錢的牛郎好了。

喬御琛躺在她身側,沒多時,兩人就安然入睡了。

過了個把小時,安然起身,悄聲走進了洗手間。

黑暗中,他睜開眼睛,聽到了她開櫃門的聲音。

他勾唇一笑,不過一小會兒的時間,安然就出來了。

喬御琛重新將眼睛閉上,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似的,將回到床上的安然扯進了懷裡,霸道的摟著。

安然的鼻尖抵在他的胸膛上,有那麼一瞬,她甚至覺得喬御琛是醒著的,因為他環著自己的力氣很大。

她感覺有些憋悶,往後擠了擠,可是喬御琛卻翻身,壓在了她的身上。

看到他忽然醒來,安然被嚇了一跳,已經適應了黑暗的雙眸看著黑影中的他。

「不覺得今天特別的熱嗎?」喬御琛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沒……沒有啊。」

「我有,我可能身體里有火,現在我急切的需要滅火,你來幫我吧。」

他說完,就開始吻她。

直到被他吃干抹凈,安然腦子還是懵的。

這個男人,吃了強大葯了嗎?

他這是要幹嘛?

因為剛剛才吃了葯,這次安然也沒有再回去補,直接因為太累而睡著了。

第二天起床下樓后,她發現餐桌上昨晚吃剩下的東西都不見了。

她沒有收拾,那肯定就是喬御琛收了。

她走進廚房看了一眼,碗盤都洗乾淨了。

這個男人,真的很怪。

中午,喬御琛打電話讓安然上樓來吃午飯。

吃完午飯後,他拉著安然去休息室纏綿。

安然是真的覺得要崩潰了,有些不高興的道:「喬御琛,你以後不要再這樣了,我不喜歡無時無刻被人撲倒。」

「我不是別人。」

安然臉色並不好:「對我來說,你還不如別人呢。」

「你說什麼?」喬御琛眉心挑起,有些危險的意味:「你的意思是,你寧可跟別人做,也不願意跟我做?」

安然看著他,她不是這個意思,她的意思是……

不對,不管她是什麼意思,他都沒有權利質問她不是嗎?

「沒錯,我就是不想跟你,」安然聲音也起了高腔。

喬御琛起身,將衣服穿好:「男人都有劣根性,你越不願意,我越會想要征服你,從今天開始,我們就一日三餐。」

「你……」安然坐起身,將被子扯起,裹住自己胸前。

「你是不是瘋了。」

「我沒瘋,只是最近慾望滿滿,需要你而已。」

「我不是你洩慾的機器。」

「你是我的妻子。」

「我也有說不的權利。」

「一天三次中,你可以有兩次說不的機會,最後一次,我不會聽。」

喬御琛邪魅一笑:「剛剛你也該累壞了,睡會兒吧,起來后我要開始給你上課了,你最好養足精神,我可是個很嚴厲的老師。」

他滿意的轉身出去,安然悶悶的嘆口氣,坐在床上,雙手環住膝蓋。

喬御琛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她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可是又不是很確定。

她看了看時間,現在是安全期,下午回去吃藥,來得及。

她將衣服穿好,躺在床上,心裡實在是覺得彆扭。

以前,她真的很排斥喬御琛碰自己,覺得很噁心。

可是現在為什麼……她完全不覺得討厭了呢。

難道是因為自己已經適應了那男人的身體?

還是被睡已經成了習慣,所以她不覺得討厭了?

她甩了甩頭,不,不對,她不該習慣。

她恨喬御琛,那個男人,可是把她送進監獄的罪魁禍首。

這樣一想,她眼底倒是多了幾分堅定。

她躺下睡了一覺,從休息室出來的時候,喬御琛正在忙。

他看向安然,指了指茶几上:「我讓正楠找了幾分帝豪集團非常成功的項目合作案給你,今天下午,你的任務就是坐在那裡,一份一份的看,然後總結,下班之前,你起碼要分析其中一個合作案的優點與弊點給我。」

安然凝眉,似乎有些不太明白他的用意。

喬御琛道:「好的管理者,首先要懂得在看到一個項目的時候,快速的分析利弊,這樣才能讓你在最短的時間內,確定這個合作案要不要進行。」

安然點頭:「我知道了。」

她走到沙發邊坐下,拿起其中一份文件開始看了起來。

喬御琛看著她完美的側顏,勾唇,冷清的辦公室里,因為有了她,瞬間讓人覺得有待下去的慾望了。

安然第一次知道喬御琛到底有多忙,這一整個下去,他幾乎一直在看文件,筆耕不輟,還不是要跟國外的分公司視頻連線,甚至於還要罵人……

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喬御琛罵起人來,會這麼嚇人。

快下班的時候,喬御琛終於將本來堆積如山的文件處理完。

他起身走到沙發邊,在她身側坐下:「怎麼樣,我看看你總結的如何。」

他將安然的筆記本拿起,看了一眼,挑眉:「這是北城遊樂園的合作項目,咱們公司從中盈利不少,算得上是歷年來,最成功的合作項目之一了,可是你總結的……實在是不怎麼漂亮。」

安然有些羞愧,沒有做聲。

喬御琛抬手,溫柔的撫摸了她的後腦勺一下:「其實你不必把這件事兒想的太複雜,所謂的利弊,就一個標準,這件事兒做了,賺不賺錢。除此之外,你還要考慮,這個項目結束后,會不會有後續的麻煩,尤其像是這種娛樂項目,他後續要延展十幾年甚至是幾十年,我們要考慮到很遠,我這樣說,你能聽懂嗎?」

安然側頭看向他,點頭,她好像吧問題想的太過複雜了。

門口傳來敲門聲,譚正楠快步走了進來,「BOSS,我有緊急情況要報告。」

喬御琛起身,走到窗邊,譚正楠也跟了過去,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道:「剛剛接到最新的消息,顧雲清半個小時前,回到了北城。」

喬御琛眼神一冷,顧雲清。。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