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沒心沒肺的丫頭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13
A+ A- 關燈 聽書

這感覺還真的不錯。

她怎麼覺得大反派這男人越來越可愛了?而且可愛到讓她越來越喜歡了。

等等,喜歡?

這個念頭一冒出,她就有些鬱悶了。

腦子裡都在胡思亂想什麼。

二人躺下休息時,雲輕歌忽然伸手戳了戳男人的手臂。

他側頭在黑暗中準確捕捉到她,問:「怎麼?」

「王爺,你這毒,還缺幾味葯。」

他點頭。

「雖然現在毒發沒有以前那麼頻繁了,可畢竟不能拖嘛!」

「我是想,你有空也去搜尋一下其他藥材的位置,那紅色無憂草我已經拿到手了。」

夜非墨凝視著她好久,才勉強轉開了視線。

這丫頭,對他的毒為何如此上心?

「怎麼,你不信我?」

「不是。」他薄唇微啟,「你為何這麼迫切想給本王解毒?」

她身上秘密這麼多,雖然明一旦知道她全部秘密,她可能會離他而去,可他還是想知道這丫頭到底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雲輕歌訝然看著他,十分驚愕。

男人半眯著黑瞳危險地看著她,似是就等待著她給出一個完美的回答。

雲輕歌在黑暗中抬起手指撓了撓側臉,此刻彼此之間都沒有再易容。她忽然問:「難道王爺不想解毒?」

「本王想,你又為何想?」

「額,這個吧,作為一個剛剛學會了醫術的人來說,當然覺得能夠儘快給王爺解毒最好。如此一來,證明我夢中學到的醫術確確實實是對的。」

他不置可否地笑了。

在黑暗中,只有一個模糊輪廓的笑容。

雲輕歌腦子裡卻能閃過他真實模樣笑容傾絕的臉,暗暗吞咽了一口唾沫,看著他。

「王爺不信?」

「僅此而已?」

她點頭,「僅此而已!」

自此,他也再不問其他,緩慢說:「休息吧。」

期間,二人再無言語,剩下的只有彼此之間的呼吸聲。

……

誠如雲輕歌所料,第二日,果然太后又塞了幾名小妾。

環肥燕瘦,各有千秋。

太后怕是對夜非墨有什麼誤解,倘若這靖王若有一絲為女.色所動容,送女人確實是明智之舉。可夜非墨壓根就是個對女人都不感興趣的物種,送女人無異於白費力氣。

太后這次送的人派的是親近的嬤嬤,將人送到后便離開了。

雲輕歌看著八個姑娘站在面前低眉順眼,仿若很聽話的模樣,她心底暗嗤。

「王妃……」李凱頭大般問道。

「塞到李姑娘那兒去,和李姑娘一起住吧。」

李凱點點頭。

這麼多小妾,日後這王府可就鬧騰了。

才解決了太子妃的眼線,這兒又來一堆太后的眼線,可真是夠嗆。

雲輕歌並不覺得有何,女人們遲早都會成為犧牲品。

她轉了轉眼珠子,朝著管家勾了勾手指。

管家屁顛屁顛走近。

「按照我的吩咐,今晚上辦件事。」

管家點點頭。

……

是夜。

雲輕歌準備回屋休息,結果就被青玄喚住了。

「王妃,主子讓您過去替他研磨。」

「為啥?平時不都是你給他研磨的嗎?」雲輕歌表情不太好。

她又不是侍女,幹什麼要給他研磨呢?

青玄有些無奈地扯了扯唇角:「本來是屬下沒錯,可是王爺不知今日怎麼想的,就說非要您去研磨。若是您不去,他就不處理國務了。」

雲輕歌撇嘴。

她發現大反派也是個喜歡作妖的。

「好吧。」她勉為其難地應了一聲,去了夜非墨的書房,方才明白大反派為何執意要她磨墨。

只見門口站了九位精心打扮的姑娘,姑娘們安靜地候在門口,為首的正是李妙兒。

雲輕歌明白了,這是想讓她來當擋箭牌。

嘖嘖……

她走近,輕咳了一聲,表情十分沉靜。

姑娘們聽見她的咳嗽聲,動作無比整齊地抬起頭看向她,動作整齊劃一地鞠躬行禮。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參加王妃。」

彷彿這動作是提前演練過似的。

雲輕歌可笑不出來,只是心底呵呵了兩聲,覺得有些不舒服。她都不知道這些女人到底圖的啥呀?

「都讓開,擋著我路了。」

李妙兒一聽,臉色略有些僵硬。

雲輕歌大步走入,姑娘們才不得不讓開道路。

她其實心底也挺疑惑的,分明往日東院里不許除她之外的女子進入,怎麼自從太后給納妾后,這東院內的守衛反倒是鬆懈了?

真是奇怪。

雲輕歌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大反派故意的……

走入屋中,迅速將門給關上,她才長舒了一口氣。

「王爺,你可真閑。」入屋便瞧見坐在書案邊的男人一邊喝茶一邊看書,閑適得很,可不曾有分毫煩惱。

夜非墨看她,說:「過來替本王研磨。」

他確實不煩惱,他比較喜歡看雲輕歌煩惱,被門口一群女人鬧得煩惱之模樣,他心底十分受用,覺得她這是吃醋了。

雲輕歌走近,雖然看不見他面具下的表情,可薄唇明顯挑起了一絲微弧。

「王爺,你好像還很高興?」

麻蛋,她要給他處理麻煩,他倒好,還在樂著。

男人當即收斂了笑容,抬了抬下顎,示意她別廢話,好好研磨。

看著他拽楊,她很想將這硯台掃他臉上去。

磨墨第一次,她壓根不會磨,便胡亂地絞著,也不在乎這夜非墨會如何想。

門口有些微細小議論聲。

她看向夜非墨,「王爺,我有個好主意把她們都嚇跑。」

夜非墨揚眉。

若是以前,不知好歹的女人豎著進入王府必然會橫著離開王府,更別提在王府內還住這麼長時間,一日待在王府內他都是無法忍受的。

不過爾,現在看著雲輕歌煩惱的模樣,他十分歡喜。

正是如此,他故意命令青玄不要攔住這些女人的進入。

雲輕歌磨著墨水,說:「只要王爺這毀容的模樣讓她們看見,想必沒幾個願意接受。哦對了,最好身上也要貼上燒毀的皮膚,這些姑娘想必也就……」

「你這意思是,讓本王召她們侍寢?」

他語氣明顯轉冷。

「嘿,你放心吧,我會躲在暗處保護王爺的,不會讓她們對王爺動手動腳的。」

男人冷哼一聲,明顯不信。

他之前還誤以為她會吃醋,看來都是自己想多了!

雲輕歌這沒心沒肺的丫頭,哪裡像會吃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