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畫?

A+ A- 關燈 聽書

第123章畫?

誰知道找了幾個地方都不見人影,最後還是看到墨陽一問才知,人家主子每日這個時候便要出府,去哪無人知曉。

索性雲耀對他府上也熟悉,又不用人陪,讓墨陽自去忙,自個兒來書房翻翻兵書等著他也無妨。

哪承想,拿著兵書往桌邊一坐,餘光瞟到了一桶奇怪的東西。

畫卷?

他的書房裡合適有這種的東西?

疑惑的抽出一圈來展開,乖乖,不得了啊,畫中竟然是個女子。

一個女子的背影,她手拽綢鍛的一角,仰頭望著上方,不知在看些什麼。

雲耀好奇心更盛,這女子在做什麼?還有怎麼沒正臉呢?

又展開一幅,雲耀細細關瞧。

畫中女子氣質清冷,坐在桌案旁手執茶盞,這次畫的是她的側顏,只見她笑盈盈的看向一處。

有意思。

別人畫美人兒背景都是花啊湖啊,他倒好,不是柱子就是桌子,太寫實了吧?

不過這女子只看側顏,便知其容貌不俗。

順手抽出第三副,這次看的雲耀嘴角一抽,誰來告訴他畫中拿鐵鍬挖坑的女子是誰?

不是之前那個吧?絕逼不是吧?

將畫全部捐好塞回畫捲筒中,雲耀摸了摸下巴,這女子到底是誰?

雲耀決定等他回來好好問問,剛準備看書,他又樂了。

合著還有?

之前雲耀沒注意,此時再看桌案之上,平鋪在上層的宣紙下透著一個人的輪廓。

掀開宣紙,底下的畫映入眼帘。

女子安安靜靜的立於畫中,眼含笑意唇角微挑,冷清中透著柔美,兩種本無交集的感覺,在畫中女子身上結合的很完美。

雲耀繞著畫卷轉了兩圈,他還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一找就找了個大美人出來,自己怎麼沒這運氣。

正感嘆的當口,他便回來了,雲耀這才一連串的發問。

「你是不是太閑了?」他輕輕的將手裡的畫卷好,小心翼翼的置於書架最高處。

雲耀不可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的天吶,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嗎?

不過一幅畫就寶貝成這樣,這要是真人那還得了?

一下子蹦到他跟前,「我說,咱倆是不是好朋友?這麼大的事也不告訴我一聲,那女子是哪家小姐?準備什麼時候提親?去的時候叫上我啊,我給你助陣。」

瞟了雲耀一眼,他沒出聲。

「沒想到啊,你這鐵樹說開花就開花,上次我傢伙計還提醒我來著,說你…」雲耀差點兒禿嚕出去。

明月館正是雲耀名下的產業,上次掌柜見他摟著個男子進去,第二天就跑來自己這報信,讓自己小心些他,說他可能有龍陽之好,可別交著朋友把自己搭裡面。

雲耀聽得一愣一愣的,誰都哪兒跟哪兒?

奇怪的看了雲耀一眼,「說我什麼?」

怎麼說半句留半句?

「沒什麼沒什麼,你快說啊,那女子是誰?」雲耀滿臉的求知慾,實在太好奇了。

「你若是太閑就去練兵。」他坐下翻開一本兵譜,不打算接話頭。

「我剛從練兵場回來好不好?我家老頭都沒這麼壓榨我,不說拉倒,有本事到時你成親別叫我?」雲耀拉過把椅子,撇著大嘴坐在他對面,這人真沒勁,嘴太嚴!

「那到時禮到就成,人別來了。」他依舊淡定的看著兵書,語氣沒有絲毫波動。

「你!」雲耀簡直要瘋了,這是什麼人性!

「算了,我大方不跟你一般見識,」雲耀自己安慰自己,跟他當朋友又不是一天兩天了,要是真生氣,自己還不早被氣死了,「誒,你聽說沒,最近京里瘋傳的那件事。」

雲耀屬於記吃不記打,完全忘了就在剛剛他冷淡的態度。

「什麼?」他有那麼閑嗎,沒事打聽小道消息?

「我天,這麼大事你竟然不知道?端王妃被休了!」雲耀神秘兮兮的湊到他跟前,「就是那個當初下藥跟端王成親的端王妃,想起來沒?誒,這姑娘當初辦的事也真不地道,怪不得端王看不上她,這不一年功夫不到就被休了,真是悲哀啊…阿嚏!」

雲耀奇怪的揉了揉鼻子,怎麼感覺有些冷?

眼神一瞟,只見對面的他靜靜的看著自個兒,雲耀打了個哆嗦,這眼神…不大對。

「明兒去南教場報道。」他淡淡的說了一句,合上手裡的兵書,起身出了書房。

留下雲耀一個人長大嘴巴愣在當場,小風圈著葉子打著旋兒的從他面前飄過。

南教場!!!

他不要去啊喂!

那是人待的地兒嗎?!

他到底做錯啥啦?!

雲耀欲哭無淚,地獄般的訓練要開始了……

——————

京城最近的流言有些多,之前端王妃被休下堂之事不知怎的,一夜之間便被端王府側妃柔氏中邪之說代替。

傳言傳的神乎其神,說是柔側妃當日形如鬼怪,披頭散髮眼冒綠光,滿嘴獠牙爪甲如勾,必要飲人血液方可恢復正常。

另外一個月前,王府請過道士驅邪之事,有些人略有耳聞,如今兩件事一聯繫,端王府可不妥妥的鬧妖精嘛!

百姓最愛鬼邪之說,一聽這話立馬興奮起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啊。

問題是,這事奇就奇在都發生在端王府,你說巧不巧?

新的流言在市坊間流傳速度極快,不到一日滿城皆知,宮裡都被驚動了。

按理說,京城乃是被真龍之氣守護的所在,這麼一個地界愣是出現邪祟,怎能不引起人的注意。

這時節容丞相一家及端王都恢復上朝,之前相府大小姐被休之時還沒平復,現在無端端又出現這麼一檔子事。

連龍椅上的夏侯贊都覺得有些頭疼,看著和文武百官站在一起的三兒子,散朝之時留了夏侯銜御書房問話,其他人退朝。

文武百官退出大殿,三三兩兩的走在一起嘀嘀咕咕,容家三人面色不善,其他人不敢靠近,反正人家家裡發生的事大家都清楚,沒誰不長眼色上前問,『聽說您家姑娘被休了?是不是?』

容源並容敬、容喆兩兄弟臉色不善不知是因為離兒被休,更多的是第一天上朝竟沒來的及找夏侯銜麻煩,他便被皇上叫走了。

哼!合該他倒霉,後院鬧妖精,怎麼沒吃了他呢?!

來日方長,反正大家同朝為官,王爺怎麼了?又不是皇上!

夏侯銜被皇上叫進御書房,就是為了他的柔側妃。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