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叫相公更好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20
A+ A- 關燈 聽書

「若是雲挽月知道我這麼快就把小妾們處理完了,她一定會氣瘋了。」雲輕歌想到雲挽月的表情,心情就好了些許。

夜非墨抿唇,好一會兒才道:「好,本王倒要看看你想怎麼嚇走這些女人。」

……

站在門口等了許久的姑娘們終於察覺到無趣,只好退回了她們的院子里。

李妙兒獨自一人高傲地走在前,其他的姑娘們結伴走在後。

綠衣的姑娘憤憤地說道:「早就聽聞這靖王不近女.色,將我們推過來,這不是往火坑裡推?」

紅裙的姑娘拉扯一下她的手臂:「你少說兩句吧!再怎麼說,我們也能衣食無憂。」

「可聽說靖王全身都被燒傷了,倘若真的讓你們去給靖王侍寢,你們敢嗎?」

姑娘們七嘴八舌說著。

走在前方的李妙兒猛地轉過身呵斥道:「都給我閉嘴!」

姑娘們被她的呵斥聲給嚇到了,紛紛止住了話頭。

她們都知道,這李妙兒的身份特殊,又是太後身邊的親戚,雖然出生是差了點,可如今搭上太后哪裡還有什麼卑微不卑微的。

「不管靖王如何,他在我心目中就是最好的男人,你們若是再妄議王爺,我第一個割了你們舌頭!」李妙兒罵完,氣怒地大步走了。

看著她氣呼呼走遠了,姑娘們表情才收斂。

「這個李妙兒,是不是有毛病?」

「可不是嘛,靖王都毀容了,她還那一副非靖王不可的嘴臉,是怎麼想的?」

……

這個夜晚,王府並不安寧。

雲輕歌替夜非墨將墨磨完后,手臂酸疼地做了一組拉伸。

男人側過頭看著她做著各種奇怪陌生的動作,也不知道她在練什麼奇怪的功夫……或者是舞蹈?

「明日去拍賣會,夜天珏他們也會到場。」他不動聲色說罷,垂眸繼續寫著自己的東西。

雲輕歌很平靜地說:「去就去吧,與我何關呢?」

「嗯,無關。」

「對了,王爺……」雲輕歌話沒有來得及說完,門口就傳來了青玄的聲音。

「主子……」青玄打斷了雲輕歌的聲音,可語氣里聽上去似有些哭笑不得?

雲輕歌想到自己給管家的吩咐,微微眯了眯眼,笑了。

「好了,進來吧,什麼事?」

青玄走入,臉上不知是笑還是怒,「西院鬧鬼,那群小妾們現在都瘋了,全都跪在咱們東院門口呢!」

「噗,膽兒真小。」雲輕歌聞言,忍不住笑了。

夜非墨看她的目光帶了一分深意。

「鬧鬼就鬧鬼,跪在東院門口又是幾個意思?」雲輕歌問。

青玄撓了撓頭,說:「她們說西院鬧鬼,希望入住東院。這事兒……」

想來也不可能同意。

可是……他還是要好好稟報一聲。

「那就讓她們跪著吧。告訴她們,東院沒有她們的一席之地。」

雲輕歌的話,令青玄心底對她更是多了一抹敬畏。

王妃果然好樣的。

青玄點頭應著,轉身去吩咐。他這兩日因為這些女人身上的脂粉味,差點被噁心得想吐了,可真是要被折磨死。

幸好,王爺和王妃感情如舊。

……

第二日,鳳央宮。

「啪」地一聲,雲挽月把茶盞重重放在桌上,「你說,昨晚上小妾們在東院跪了一晚上?」

「是啊,在靖王府東院跪了一宿,早上起來,姑娘們的膝蓋都紅腫了呢。有的身子嬌弱點的,都不能走。」

雲挽月輕嗤了一聲。

光是這樣做,是完全不能阻止他們夫妻兩。

該死,他們夫妻兩感情怎麼如此好?

「不過……太子妃,今日拍賣會,太子也要去,咱們跟太子一同去嗎?」

「嗯,自然是。」雲挽月撫了撫自己頭上的金步搖,眼底透著滿意的笑。

果然,小別勝新婚。

因為白日他們很難見面,偶爾夜天珏也晚上見不到她,他們之間的感情比之前更深更好了。

這事兒,她是不是還得感謝雲輕歌呢?

「今日是替皇祖母拍買寶貝,畢竟是皇祖母念了很久的東西。」雲挽月說罷,起身,「這是我最後的機會。」

若是拍賣的東西拿不到,太后對她雖然沒什麼,不過是偏見更深了些。

可若是拍到,她指不定就能夠讓太后多看自己兩眼?

……

拍賣會之前,雲輕歌被夜非墨帶到了一處酒樓里,又被他扔了一套衣裙。

她抬起衣裙看,瞧著這大紅大紫的顏色,露出了幾分嫌棄。

「還愣著幹什麼,穿上。」他側過頭,瞧見某女一臉嫌棄,他不太滿意。

夜非墨擰著眉,瞪她。

雲輕歌問:「為什麼要穿這個顏色。」

「今日夜天珏他們會到場,若你不想被他們察覺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哦,那你穿什麼顏色?」她隨口一問罷了,忽然瞧見他抬起了手中的緋衣,雙眸瞪大,怔了一下。

可真是意外至極。

她印象里,這大反派平日除了黑色就是白色,還不曾見他穿緋色。

在她的印象里,穿緋衣的好看男人那就等於是妖孽,而眼前這位……大概就是妖孽中的極品。

她瞪著一雙眼睛看他,「那你……要易容?」

「你也要!」他瞪她一眼,入了屏風后換衣。

雲輕歌歪了歪頭,看著手中紅色有淡紫花紋的裙裝,暗想,她是不是要跟夜非墨穿的情侶裝?

最重要的是,還是紅色,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要去拜堂。

打點完畢再上馬車,雲輕歌忽然問:「王爺,咱們去參加拍賣會,要買什麼嗎?」

「不買什麼。」他垂眸說了四個字,忽然想到什麼,瞥她,「到了雲水樓,不許再叫本王王爺。」

「哦,夫君。」她倒是變得快。

男人唇角上揚的弧度染著幾分腹黑。

「也行,不過若是再浮誇一些,或許更好。」

雲輕歌歪著頭仔細想了想,便更加順從地喚道:「相公。」

其實夫君和相公一個意思,但是相公就是叫出來比夫君要肉麻些呢?

就像老公比死鬼肉麻。

男人眉眼間都染上了幾分滿意的笑意,「嗯,夫人。」

雲輕歌惡寒地抖了抖。

怎麼覺得有點……不對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