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我跟安然只是玩兒玩兒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0:38
A+ A- 關燈 聽書

「BOSS。」

喬御琛看向他:「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譚正楠恭敬的離開,喬御琛走到茶几前看向安然:「今天就到這裡吧。」

安然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已經快要五點了。

「那我先下樓去了。」

「別去了,今天跟我一起回我那邊吧。」

安然仰頭看他,剛剛譚正楠跟他說了什麼?

他的情緒好像忽然間就變的很不好了。

安然點了點頭。

兩人一起下樓去了停車場。

喬御琛讓司機先下班,自己開車載她回了金沙灣。

見他們回來了,林管家立刻讓全家上下的人忙碌了起來。

兩人回房間換了衣服,喬御琛道:「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跟林管家談點事情。」

安然看著他:「發生什麼事了嗎?」

「一些小事,你不用操心了。」

安然看著他,他不想說,她也不打算多問,因為如果是煩心的事兒,她解決不了,問了也是白問。

喬御琛下樓看了林管家一眼,老管家跟他一起進了書房。

「少爺,您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給老爺子打電話。」

「現在?」

喬御琛沒有做聲,不過只看喬御琛的臉色,管家沒敢再說什麼,連忙拿起手機,撥打了老爺子的電話。

「老爺,對不起,這麼晚了還打擾您,大少爺找您有些事情要說。」

他說完,將手機遞給了喬御琛。

喬御琛沒有接,管家連忙按開免提,將手機湊到喬御琛身邊。

「是我,」喬御琛說話的口氣並不和善。

「怎麼這個時間給我打電話,公司出了什麼急事?」

「如果是公司的事情,我就不會給你打電話了,」喬御琛聲音有幾分清冷:「四年前,你說過的吧,如果顧雲清再回到北城來,就由著我處置。」

電話那頭,老爺子沉默片刻:「那女人到底還是回去了?」

「我說過了,我只給他們一次機會,這次,不管我要做什麼,你都最好不要阻攔我。」

「你想怎麼做?」

「這就是我的事情了。」

「好,只要你不鬧出人命,顧雲清就由著你處置。」

喬御琛冷聲:「那就沒事了,您老兒繼續休息吧。」

「等一下,我問你,那個安然,你是怎麼打算的。」

喬御琛眼神微微眯起:「我自有分寸。」

「我看過新聞,你們鬧的動靜不小,結婚這麼大的事兒,你都不需要跟我商量嗎?」

喬御琛凝眉:「我跟她只是玩玩兒而已,我沒有愛上她,不會當真。」

「御琛,我信你是個有分寸的孩子,所以我才給了你足夠的自由,你最好記住我說過的話,做為帝豪集團的接班人,最忌諱的就是愛情,那是蝕骨的毒藥,一旦沾上,就會讓人粉身碎骨,知道嗎?」

喬御琛眼神裡帶著抹玄寒:「我的事情,我會自己看著解決的。」

「那就好,玩兒夠了,你就儘快的把這爛攤子解決好,不然,我不介意幫你處理掉她。」

喬御琛目如寒冰,看了林管家一眼。

林管家將手機免提關掉,跟對面老爺子說了幾句話,這才掛斷。

此刻,書房門口,安然端著兩杯茶,站在那裡,腳步猶如灌了鉛一般沉重。

雖然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場婚姻是契約,是做不得數的。

可是親耳聽到喬御琛跟別人說,『我跟她只是玩玩兒而已,我沒有愛上她,不會當真,』她的心裡還是覺得好憤然。

她轉身,默默的端著茶盤來到了客廳里的茶几邊坐下。

喬御琛……喬御琛……

你那麼溫柔的對待我,原來,就只是玩兒我。

你知道嗎,我……差點就要當真了。

差點。

差點就真的要以為,你跟他們不一樣了,卻原來……都一樣,你們都一樣。

她自嘲一笑。

也是,她實在是太傻了。

一個資本家,怎麼會有感情呢。

如果他真的有感情,四年前,就不會那麼絕情的傷害她這樣一個素未謀面的人了。

她閉目,心裡一片凄涼,凄涼的她的眼眶都有些發澀了。

書房裡,管家將手機放回口袋裡:「少爺,顧雲清的事情,你是怎麼打算的。」

「你給我派兩個人,日夜監視她,她見過什麼人,準備要做什麼,我要全部都掌握。」

林管家恭敬的點了點頭:「是。」

喬御琛站起身:「準備晚餐,今晚我和安然住在這裡。」

「是。」

他出了書房,本來打算要上樓,卻看到安然坐在客廳里。

他走過去,看著她在守著兩杯茶發獃,在她身邊坐下。

「想什麼呢?」

安然回神,看向他:「沒什麼。」

她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啊。」

「怎麼了?」喬御琛緊張兮兮的看向她。

「燙。」

喬御琛將她手裡的茶杯接過,放回了茶盤中。

「你想什麼呢,心不在焉的,又不是小孩子,還能被茶燙到,有沒有事兒?」

安然看向他,目光裡帶著疑惑,帶著不解。

這樣真摯的表情,竟然都是假的……

喬御琛的演技……也真的是了得啊。

她收回視線,扯了扯嘴角,很勉強:「沒事。」

她站起身:「我先上樓去了。」

喬御琛拉著她的手腕:「一會兒要開飯了。」

安然看向廚房正在忙碌的幾個身影,重新坐下,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喬御琛看她,總覺得她跟剛剛有些不一樣了。

吃過飯上樓,安然進浴室洗完澡出來發現喬御琛不在。

她在床上坐下,隨手打開房間的電視。

房間里太安靜,她就總會胡思亂想。

有點兒聲音,腦子裡就可以亂一點。

亂一點,就可以不用去考慮那些令人煩心的事情了。

她拿起手機,翻騰著看新聞。

看了好一會兒,又將手機扔回到了桌上。

煩,為什麼忽然間會這麼煩呢。

明明本來也知道,他不愛她。

她跟他之間也不可能會有什麼感情。

為什麼親耳聽到她跟別人說,跟她在一起只是玩兒玩兒,她會這麼煩躁。

她很生氣,既然只是玩兒玩兒,那他為什麼不離婚。

明明……明明他們的契約也到期了。

喬御琛進來,見她氣鼓鼓的盯著電視。

他走過去,撩開被子坐到了她身側,抱懷也看起來電視。

他也有心事。

兩人都不說話,安然索性滑進被窩要休息。

喬御琛看了她一眼:「不看了?」

「嗯。」

他越過她,拿過遙控器,直接將電視關上。

他將她的身子板過,看著她。

兩人四目相對,他低頭吻她。

安然雙手本能的用力的推開他,因為憤怒。

喬御琛愣了一下,坐在那裡看著她。

安然從被窩裡起身,一把將他撲倒,坐在他的身上。

喬御琛挑眉,勾唇,這個女人在生什麼氣?

她低頭看他,玩兒玩兒是嗎?那也不能由他主導。

她眼神冷冷的,低頭吻他。

沒錯,她也可以毫不投入感情的跟他做這種事情。

他們本來就是仇人,本來就做不了朋友,做不了戀人,做不了親人。

他們是仇人,仇人。

喬御琛由著她主動,由著她瘋。

直到她累了,動不起來了,他才反客為主,將『愛』進行到底。

結束后,兩人都躺在床尾。

他看她:「你今天怎麼了?這麼熱情。」

安然翻身,背對著他:「沒什麼。」

他扳過她的身子,讓她面對自己:「出什麼事了?」

安然看著他這雙眼眸,視線由疑惑變的冰冷。

「你以為,只有男人有生理需求嗎,女人也可以有。」

「所以,你剛剛只是生理需求?」

「沒錯,剛剛你就是洩慾的工具。」

她說話的時候,口氣很冷。

喬御琛卻並沒有生氣:「如果是這樣,我倒是歡迎你以後經常把我當工具。」

安然白了他一眼,起身翻到了床頭躺下。

喬御琛跟了過來,在她身邊躺下,環著她。

「睡吧。」

安然沒應,還在睜著眼胡思亂想。

這一晚上,兩人都有些失眠。

第二天上午,安然進了辦公室,將包放下后,就拿著手機去了樓梯間。

她撥通了喬御仁的號碼:「御仁,是我,你媽是不是回北城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媽?我還沒有接到她的電話。」

「昨天我無意間偷聽到了喬御琛和你爺爺的電話,他說你媽回來了,還說要處置她,你爺爺也說,這次他不會管,所以你還是提醒她一下,讓她趕緊離開吧。」

「然然,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這就聯絡她。」

掛了電話,安然覺得心裡的大石頭終於落了地。

她失去了母親,所以知道失去母親到底有多痛苦。

她也知道喬御仁當年是為了母親才拋下了她。

那他的母親於他而言,有多重要就可想而知了。

如果喬御琛傷害了他的母親,他一定會很痛苦。

萬一他們兄弟因此而反目成仇,那後果……也是讓人不敢想象。

她不想將來終有這樣的一天,她要夾在兩人中間為難。

現在她只祈禱,喬御仁的母親能夠趕緊知難而退了。

想到喬御琛,安然心裡又是一陣惱火。

她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不行,太窩火了。

玩兒玩兒是嗎?

她呼口氣,那就玩兒一把大的。

她決定了,之前的計劃,今天就開始進行。。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