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你到底有沒有心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0:45
A+ A- 關燈 聽書

中午,安然照例被叫到樓上去吃飯。

安然不時給喬御琛夾菜。

見她這樣,喬御琛有些納悶:「你今天是不是有什麼事?」

安然挑眉看他:「喬總真是V587,這樣都能看得出我有事。」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安然白了他一眼:「那你既然知道了,我這目的,是說呢,還是不說呢?」

「說吧,我倒要聽聽,什麼事兒,值得你忽然間對我這麼好。」

「我要錢,」安然看他,毫不猶豫的開口。

「卡不是給你了嗎,隨便刷。」

「我要很多很多,」她表心情認真:「我打算要自己做點什麼,所以我需要很多錢,比如,十億。」

喬御琛看她,「這可不是個小數目,你總得告訴我,你要花在什麼地方。」

「投資啊。」

「你懂投資?」喬御琛放下筷子,抱懷看她:「安然,我希望在我面前,你不要隱藏你自己的想法,你要錢,我可以給你,但我要知道,這些錢,你到底要用來做什麼。」

「你上次不是說,希望我放下仇恨,不要再報復安氏集團嗎?希望我能快樂嗎?」

喬御琛點頭:「我是說過,怎麼?」

「我要自己出來做點事業,一點點買下安氏集團散落在外面的股份,做安氏集團最大的股東,掌握安氏集團的生死。」

喬御琛看她,不禁一笑。

安然蹙眉:「你笑什麼。」

「這樣你就能快樂了?」

安然點頭:「對,我可以不要安家人死,也可以不要他們償命,但我要控制安氏集團的未來,只有這樣,我才能在安家人面前,高高在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現在已經充分的高高在上了,因為你是我的妻子。」

「我不需要你帶給我的光環,總之你廢話少說,你到底要不要給我錢。」

喬御琛抿唇,看著她。

安然知道,他這樣子,是不打算給。

她平靜的聳了聳肩:「算了,就知道關鍵的時候,男人都只能用來做樣子。」

「我給你這10億,你也沒有辦法做到,安展堂可是很聰明的,你以為他會被你算計?」

安然沉聲,這話她信,可是即便信,她也要試試。

喬御琛道:「這樣吧,我給你10億,你把這10億,投資在我身上,好好的善待我,討好我,你想要的股份,我幫你拿到。」

「真的?」安然驚了一下,才有些不信的問他。

喬御琛自信的揚眉:「你做不到的事情,我卻做得到,因為這是我所擅長的,明白嗎?」

安然看他,努了努嘴。

「你會捨得這樣對待安家嗎?你就不怕安家再次對你道德綁架?」

「道德綁架這件事,不是還有你嗎,上次你就很氣勢的解決了這件事兒,我們就各自在自己擅長的位置上,發光發熱一下,如何?」

安然盯著他,有些懷疑。

他最後不會在關鍵的時候倒打一耙吧。

「看你的眼神兒,你是不信任我嗎?」

「給我一個,我可以堅定不移的相信你的理由。」

喬御琛凝眉:「在你眼裡,我是個靠不住的男人?」

「靠得住,可對於安心來說,你也是她心裡靠得住的男人,我如何確定,你不會在最後因為安心兒背叛我。」

「我們來定契約,如果最後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我可以把我所有的財產,都給你。」

安然不屑:「在你這裡,我再也不相信什麼所謂的契約了,結婚契約都可以不作數,更何況是這種。」

喬御琛無語:「那你要怎麼才能相信我的誠意。」

「你從安家得來的股份,不管多少,都必須要放在我的名下,這樣最保險。」

「成交。」

喬御琛甚至都沒有考慮。

安然看著他,眼中的狐疑倒是更多了。

喬御琛無奈:「還有什麼問題?」

安然挑眉:「我用你的錢,投資給你,讓你給我購入安家的股份,股份還要寫我的名字,對於我來說,這可是空手套白狼的事情,你完全得不到任何好處,可你竟然說,成交?喬御琛,你沒事兒吧。」

喬御琛看著她,或許站在她的立場,她的確不明白他在做什麼。

可他自己心裡卻很清楚,他現在是在幹什麼。

她的所有願望,他只想滿足。

沒有什麼理由。

可他無法告訴她,『我只是想要讓你開心,只是想要讓你想做的事情都能實現,因為我愛上你了。』

那樣會愛讓他失去她。

「誰說對我來說完全得不到好處的?現在你是我的妻子,給了你的東西,我也有一半,換言之,你的就是我的,所以……我有什麼好在意的?」

安然想了想:「這麼說來,我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成為,我們結婚後,你賺到的所有錢,也有我的一半?」

喬御琛挑眉,笑:「沒錯。」

安然抱懷:「這麼說來,我要十億是不是少了?」

「看來,我娶了一個敗家女人。」

安然垂眸笑了起來,:「現在才知道?晚了點兒,既然你這樣說,我就沒有什麼懷疑了,安家股份的事情,成交。」

喬御琛重新拿起筷子,吃菜。

這會兒,安然倒是不再給他夾菜了。

他指了指猴頭菇:「不夾菜了?」

「你都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我還給你夾什麼菜,」安然自在的端著米飯自己吃了起來。

喬御琛壞壞的看向她:「你這是河還沒過呢,橋拆的太早了,我剛剛的條件可是說過了,要你善待我,討好我。」

安然立刻給他夾了菜:「來吧,資本家,多吃點。」

喬御琛垂眸勾唇,論起狗腿,她也算是獨一無二了。

門口,譚正楠敲門,緊急的跑了進來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什麼。

喬御琛放下筷子,起身:「安然,你先吃吧,吃完自己去休息室休息,我要先出去一趟。」

「出什麼事了嗎?」安然看到他的神色,覺得應該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喬御琛卻是勾唇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不是什麼大事。」

他跟譚正楠一起離開,安然努了努嘴,繼續吃飯。

飯吃完,她進了休息室,本來是要睡一下的,結果手機卻響了。

見是喬御仁打來的,她接起:「喂,御仁,怎麼樣,你母親走了嗎?」

「然然,我來酒店找我媽,我媽卻去找雷雅音了,剛剛我給雅音打電話,她沒有接。我哥肯定在我媽周圍安插了人手,如果她跑到公司去,一定會很危險,你幫我一個忙,去樓下攔住她,讓她趕緊離開公司,你還記得我媽的樣貌吧,你見過她的。」

安然凝眉:「可是……你媽她可能不會聽我的話。」

「我知道,我正在往回趕,可我怕我來不及,拜託你,不管用什麼方式,讓她不要靠近帝豪集團。」

見喬御仁這樣著急,安然微微嘆口氣,她本來不想直接去管這件事兒的。

可是現在……「我知道了,我這就下去找找看。」

她放下筷子,起身下樓出了公司。

一出C座的大門,她就被右側地上停車場的聲音吸引。

那邊有女人的喊叫聲。

她轉頭看去,幾個男人拽著一個女人往車裡塞。

那個女人,不正是喬御仁的母親顧雲清嗎。

旁側幾米開外,喬御琛雙手負立於身後,冷眼看著這一幕。

顧雲清喊道:「喬御琛,你這樣對我一定會不得好死的,救命啊,要殺人啦。」

安然快步跑了過去,她上前,拉住了喬御琛的手肘。

喬御琛回頭,見是她,他也怔愣了一下。

安然因為一路跑過來的,有些氣喘吁吁的。

「喬御琛,你這是要幹什麼?」

「你怎麼下來了?」

那邊,顧雲清看到安然,喊道:「你是安然對不對,我們以前見過的,安然,你快救救我,喬御琛要殺我。」

安然側頭看了顧雲清一眼,她這樣叫叫嚷嚷的,已經引來許多人在遠處圍觀了。

喬御琛冷眼:「你先回去。」

安然看著他:「你不會是真的要殺人吧。」

喬御琛看她,表情並不好,很難看。

「你聽我說,殺人是犯法的,你這樣……」

「我讓你回去,」他打斷了她的話,聲音高昂了幾分,夾雜著冷清。

安然握著他胳膊的手,不自覺的鬆了幾分。

可是想到他可能會因此而走上錯的道路,她眉心凝了凝,握著他手肘的手又用力了幾分。

「你讓我回去我就回去,我是你家養的阿貓還是阿狗?光天化日之下的,你這是想幹什麼?」

安然的音量也不自覺的提高了幾個分貝。

喬御琛身後,譚正楠莫名的緊張了幾分,連連對著安然使了個眼色,搖了搖頭。

安然看到了,可卻依然固執:「你讓他們把人放了。」

喬御琛反手,一把捏住她的手臂,很用力。

他將她扯到一旁,咬牙:「怎麼,我要動喬御仁的親生母親,你很氣憤?你口口聲聲的說自己不在意喬御仁,不愛喬御仁了,可是我看你,分明就是口是心非,只要一遇到喬御仁的事情,你就會三秒鐘破功,安然,你這個女人,到底有沒有心?嗯?」

安然眼神一冷,「我起碼對你沒有心,就像你一樣,你不也沒有心嗎,跟我堅持這段婚姻,你不也只是玩兒玩兒而已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