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反目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0:52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眼神一冷,玩兒玩兒?

他對她那麼好,是塊石頭都該感受到他的善意了,可她竟然說,他跟她只是玩兒玩兒。

他冷冷的扯起嘴角,挑眉:「難道你跟我就是認真的?你會愛上我?你會嗎?」

安然冷笑:「我對你,連心都沒有,何來的愛一說。」

兩個人對望,眼底里都有怒火。

聽到她字字絕情,喬御琛眼神里蒙上了一層寒霜。

偏偏,他又不捨得把她怎麼樣。

他憤然轉身離開,走到車旁,對押著顧雲清的兩個男人道:「你們兩個,連把一個女人塞進車裡的力氣都沒有?怎麼,是我給的錢不夠多,你們沒有動力?」

兩人連忙一用力,將顧雲清硬是塞進了車裡。

喬御琛側頭,冷眼看向站在原地的安然,對那兩個人道:「把這個女人給我帶走,關起來。」

安然眉心一凝,他是真的打算要殺人?

喬御琛看了安然一眼,轉身上了另一輛車。

譚正楠見狀,也連忙快步過去,上了喬御琛所在的哪輛車。

他不敢說話,因為他家BOSS周邊,全都是低氣壓,很嚇人。

「開車,去會所。」

「是。」

譚正楠給前車打電話,前車發動車子,正要走的時候,安然忽然衝上前,展開雙臂,站在了那輛車前。

司機忙踩下剎車,只差幾厘米,就差點要撞到安然了。

安然眼神裡帶著決然。

喬御琛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一下子懸到了嗓眼。

不過在看到安然沒事兒的時候,他的心裡也鬆了一口氣。

譚正楠心裡暗暗的呼了口氣:「BOSS,這……」

「等,等她離開再開車。」

「是。」

安然就站在原地,不動不退。

雙方就這樣僵持了二十多分鐘。

喬御仁來了。

他跑到安然身邊,「然然,你站在這裡幹什麼?」

「你母親在車裡。」

喬御仁低頭往車裡看了一眼,顧雲清瘋了一般的喊叫了起來。

「兒子,救救我,他們要殺人了。」

喬御仁呼口氣,上前打開車門,對顧雲清身邊的男人道:「閃開,放我媽出來。」

「抱歉二少爺,我們也是聽大少爺的命令行事的,大少爺現在就在後面的車上,請您不要為難我們。」

喬御仁轉頭往後面的車上看去,他對顧雲清道:「媽,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帶出來的,你記住,別鬧了。」

他說完,將車門關上,走到後車邊,敲了敲車窗。

喬御琛將車窗落下,看也沒有看他一眼。

喬御仁彎身,表情有些凝重:「哥。」

「我說過的,如果再讓我在北城的土地上看到顧雲清這個人,四年前的新仇舊恨,我會一起了解。」

「哥,對不起,我媽是想我了,所以才會回來的,你讓我帶她走,我一定會讓他離開北城的,拜託了。」

喬御琛冷笑,目光卻從前擋風玻璃看向一臉堅定的安然。

看到他的目光,喬御仁也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安然一記。

見他眼底有憤怒,喬御仁忙道:「這不關安然的事,是我知道我媽來了,所以請安然下來幫我趕我媽離開帝豪集團的。」

喬御琛眉心一蹙,原來如此。

怪不得她這麼堅定,原來真的全都是為了喬御仁。

他打開車門下車,走到安然身邊,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往旁側扯去。

喬御仁跟上前,拉著他的手腕:「哥,別這樣,拜託你,一切都是我的錯,請你別……」

喬御琛一把甩開了喬御仁的手,看向他:「你是為了安然不想要你母親的命了是嗎?」

喬御仁的手頓了一下。

安然看了喬御仁一眼,隨即揚眉:「這事兒你別管,與你無關。」

喬御琛扯著安然往他車的方向走去。

安然一開始還在反抗,喬御琛乾脆將她往懷裡一扯,捧著她的臉,就吻住了她的唇。

安然反抗,喬御琛的唇滑到了她的耳畔:「你難道想要讓喬御仁以為,你不是心甘情願跟我的,讓他為你痛苦?」

安然凝眉,沒再動。

喬御琛再次吻她的時候,她已經不再做任何反抗了。

可是她這樣的態度,卻也讓喬御琛心疼,心寒,心傷。

他不知道,她愛喬御仁,到底有多深。

多麼深刻的愛,可以讓她為了那個男人來反抗她的丈夫。

多麼深刻的愛,可以讓她為了不讓那個男人傷心,而委屈自己。

喬御琛鬆開她,看著她目光中有痛。

安然看著他,兩人明明都是千瘡百孔,可卻誰也沒有讓步。

他多想,也跟她一起抱團取暖。

可她的心,從來就不肯為他敞開。

他轉頭看向喬御仁:「在我沒有改變主意前,帶著那個女人給我滾。」

喬御仁心裡悲痛不已,他愧疚的目光,甚至不敢看安然一眼。

他轉身走到母親所在的車邊,拉開車門,冷聲對她母親道:「下來。」

喬御琛拽著安然上了車。

「正楠,你下車回去忙吧。」

譚正楠從後視鏡里,有些幽怨的看了安然一眼,拉開車門下車。

這位少奶奶還真的是夠狠心的。

她是真的看不到總裁的改變嗎?

大BOSS這次,是真的碰到難搞的女人了。

喬御琛對司機道:「回金沙灣。」

「是。」

司機發動車子離開。

顧雲清從車裡下來,她快步來到喬御仁的身邊,握著喬御仁的手

「御仁,幸虧你來了,剛剛真的是嚇死媽媽了。」

喬御仁咬牙看向她:「你為什麼要回來?我不是說過了嗎,讓你不要回來。」

「你要放棄喬家了,我能不回來嗎,錯事兒是我做的,為什麼卻要讓我兒子失去繼承喬家的資格?我不甘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夠了,」喬御仁怒吼,「我都說過多少次了,我不要喬家,不要你做為小三兒爭取來的這個機會,我想堂堂正正的做人,到底要我說多少次,你才能記住。」

「御仁,你別這樣說,你再這樣,媽媽真的要被你氣死了,你是喬家的孩子,不管我是不是小三兒,你都有資格喬家的產業,你知道嗎?」

「別說了,別說了,求你了,你為什麼要回來,你到底為什麼要再一次把我置於這種不仁不義的境地,媽,你為什麼要這樣害我,為什麼。」

喬御仁雙眸里全都是水汽:「你知道你對我做了些什麼嗎,媽,你為什麼……為什麼非要這樣,你即便不回來,我也已經覺得快要痛苦死了,你為什麼……」

他說著,嘆口氣,雙手撕扯著頭髮,蹲在地上。

顧雲清蹲下,伸手抱了抱他:「御仁,對不起,媽媽又惹你傷心了是不是?你相信媽媽,媽媽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你好。」

「不要再打著為我好的旗號,做傷害我的事情了,你真的不知道嗎,這些年來,我受的哭,全都是因為你。你算計我哥的事情,你說是為了我。你給我和雷雅音訂婚,你說是為了我。你不顧我的反對,跑回來給我搶財產,你還說是為了我。

如果你真的為了我好,如果你真的想要讓我好,求你了,你離開中國吧,不要再出現在我哥面前了,你給他帶來的傷害,還不夠多嗎?」

「那麼他呢?他給你帶來的傷害多不多?」顧雲清眼神裡帶著一抹氣憤:「財產,本來也有你的一半,這本來就是屬於你的。還有,那個安然,剛剛那個女人,四年前,你不是跟我說過你喜歡她的嗎?可她現在為什麼成了喬御琛的老婆?」

「別跟我提安然,如果不是因為你,我怎麼會失去安然,你知道這四年間,安然經歷了什麼嗎?我口口聲聲說我愛她,可是……可是我卻因為你拋棄了她。」

喬御仁搖了搖頭:「你一直都是搶奪者,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被人奪走了心愛之人是什麼感受,你根本就不知道,心愛之人被奪走之後,你卻無能為力是什麼感受,你什麼都不知道,只會闖禍。」

「御仁,你非要這樣說媽媽嗎?」

喬御仁閉目:「總之,你先跟我去酒店吧,別的事情,我們再從長計議。」

他說著,轉身往路邊走去。

顧雲清仰頭看了看帝豪集團的辦公大樓,表情裡帶著幾分怨念。

這裡分明就有她兒子的一半,喬御琛想要獨吞,那他是在做夢。

她就算拼了這條命,也絕對,絕對要把屬於她兒子的那一部分搶回來。

喬御仁走了沒多遠,手機響了。

他快速的掏出,見是雷雅音,他將手機接起。

電話那頭,傳來雷雅音歡快的聲音:「御仁,你竟然主動給我打電話,太讓我驚訝了,只可惜,我剛剛沒有帶手機,沒接到呢。」

喬御仁轉頭看向不遠處還在看帝豪集團的顧雲清,滿臉的焦慮。

「雅音,你幫我個忙吧。」

雷雅音心裡一陣歡喜:「你說啊,只要你說,不管什麼忙,我都會幫你的。」

喬御仁的表情有些凝重。

雖然利用雷雅音,他覺得很抱歉。

可是現在,除了雷雅音,他實在想不到還有誰能幫他。

再這麼下去,他在北城為安然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全都要白費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