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一顆刀槍不入的心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0:59
A+ A- 關燈 聽書

「我媽來北城了,你能不能幫我勸她,讓她回美國去。」

他母親非常在意雷雅音這個『兒媳』,如果是雷雅音勸她的話,她應該會聽的。

畢竟,她還指望他將來能夠借上雷家的光呢。

「阿姨來了?真的嗎?我要給她打電話,約她一起見面,阿姨在哪兒,我今天下午不上班了,去陪她。」

「雅音,我的重點是,希望你能幫我勸她回美國。」

「為什麼?阿姨在不是蠻好的嗎,還可以照顧你。」

喬御仁嘆口氣:「我媽做過對不起我哥的事情,她留在北城,我哥會傷害她的,她必須離開。」

雷雅音努嘴:「可是……阿姨會聽我的嗎?」

「別人的話她或許不會聽,但你的話,她會聽的。」

雷雅音抿唇一笑:「你要這麼說,那我就答應了,我會勸阿姨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好,那你下樓來吧,我們在樓下。」

雷雅音驚訝了一下:「真的嗎?那你們等我哦。」

喬御仁掛了電話走到母親身邊:「雅音一會兒就下來了,我還有點事情要去處理,你跟雅音先去酒店吧,記住了,不要再亂來了,我哥的脾氣你知道的,這次有安然幫你躲過一劫,下一次……沒人幫得了你。」

他說完,走到路邊,上了自己的車,開車離開。

顧雲清看著喬御仁的車開遠,鬱悶的嘆口氣。

養兒子有什麼用,竟然把自己的媽丟在路邊跑掉了。

他們這是多久沒見了,還真是……薄情寡義的臭小子呢。

喬御仁邊開車,腦子裡也有些亂,他揉了揉眉心,好煩。

想到剛剛喬御琛親吻安然時的畫面,他的整個腦袋真的快要炸裂了。

安然為了他才下樓來的。

可他卻讓安然,受了那樣的屈辱。

他真的沒有辦法原諒自己。

此刻,回金沙灣的車上一陣安靜。

喬御琛臉色並不好,安然也不說話。

兩人各懷心事,心裡都有氣。

車子在金沙灣別墅門口停下,喬御琛推開車門下車,頭也不回的進了別墅。

安然下車,看向他的背影,凝眉。

她進了玄關的時候,喬御琛人已經上樓了,林管家正在帶著一大家子人往門口撤。

看到安然,林管家上前躬了躬身:「夫人,您回來啦。」

「林管家,你們要去哪兒。」

「大少爺好像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讓我們全都出去呢。」

安然點了點頭,沒有做聲。

幾個傭人出去后,林管家對安然道:「夫人,有句話,我做為一個傭人,不知道該不該說。」

安然看著他:「林管家,有什麼話,您就說吧,您是長輩,沒有什麼不能說的。」

「我們家少爺,外表看似光鮮,看起來似乎是擁有了一切,可是我知道,他的內心一直都很寂寞,也很可憐,你可能無法想象,他經歷過多少事情,在這樣的豪門大院,他能夠對一個人付出真情,真的很難得,所以……我希望你能夠不要傷害他,他……」

林管家嘆口氣,明知道老爺子不喜歡這個女孩兒,可他還是說了這種話,說的好聽點兒,這叫為少爺好,說的難聽點,這其實就是越矩。

如果被老爺子知道,只怕他這份工作也別想做了。

他話沒有說完,只是恭敬的對安然彎了彎腰,轉身出去了。

門關上,安然站在玄關處,表情有些凝重。

喬御琛可憐?

她抬眸望向樓梯的方向,眸光里寫滿了糾結。

仔細想想,她是不知道喬御琛的過去。

她不知道,是因為她沒有想過要去了解他,也沒有興趣去了解。

畢竟,他於自己而言,不過是一個仇人。

她為什麼要了解仇人的過去呢?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剛剛林管家跟自己說那些的時候,她卻只覺得心裡隱隱有些難受。

她在玄關處站了足有五分鐘,才邁步上樓。

她進了卧室的時候,喬御琛正在抽煙。

房間里,有些烏煙瘴氣的。

她走到窗邊,拉開了半扇窗戶,涼風徐徐的灌了進來。

她打了個冷顫,往後退開一步。

「抽煙對身體不好,」她聲音很是平靜。

喬御琛將煙掐熄:「我記得,你曾經跟我說過,讓我不要阻止你恨安家人,不要阻止你報仇,你還記得嗎?」

安然點頭,沒有說話。

「我對顧雲清的恨,並不比你對安家人的恨少。如果沒有顧雲清,我的人生可能不會變的那麼不幸,是她害的我母親成了棄婦,還間接的害死了我的父母。

即便後來,我跟安心的糾纏,也全都是因為她。四年前,如果不是因為被她陷害,我強迫了安心,我也不會因為安心受傷的事情,而報警抓你。

我當時只是因為自己對安心的愧疚,所以想要補償她,而你,成了那個犧牲品。你會坐牢,雖然跟我有脫不開的關係,可算起來,顧雲清才是主導者。

還有,你會跟喬御仁分開,也是顧雲清一手造成的,因為喬御仁是為了救顧雲清,才會離開你的。而你,今天,卻竟然阻止我對付她。」

聽她這麼一說,安然眉心一緊,她好像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什麼。

她愧疚的看向他,好半響后道:「對不起。」

喬御琛眼神冷冷的落在她的身上,「一個對我沒有心的人來跟我道歉,可信度能有多少?」

安然嘆口氣:「我是認真的。」

「你的認真,全都給了喬御仁。」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喬御琛眼神中帶著抹嫉妒:「今天,你當著我的面兒幫那個男人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我做為你的丈夫,心裡會有什麼感受。我有沒有警告過你,我的女人,即便我不愛,也不可以對喬御仁情深。」

安然沉默片刻,看向他:「不管你信不信,我還是要重申一下的,我對御仁,沒有愛。不,確切的來說,應該是愛情這兩個字,我已經不會再奢望了,我不需要愛情,我的心,早就已經死了,要愛情有什麼用?

你不必擔心我會愛上誰,而給你戴綠帽子。我不愛喬御仁,不愛你,也不會愛任何男人,我只愛我自己,餘生,我最珍惜的人,都將是我自己。」

喬御琛心裡一陣沉悶。

一顆刀槍不入的心,和滿腦子的仇恨,大概會成為他這輩子最難克服的情敵。

門口傳來敲門聲,林管家恭敬的道:「大少爺,二少爺來了,想見您。」

安然凝眉,這個蠢蛋,這時候還跑到這裡來幹什麼。

喬御琛往門口走去,對安然道:「呆在屋裡,不要出來。」

安然伸手拉住他的手腕,看向他。

他冷冷的挑眉:「怎麼,怕我傷害他?口口聲聲的說不愛他,可是當我們兩個人同框的時候,你最害怕的,還是我會欺負他,或者是他會受傷?

安然,你這樣偏心,真的不會覺得愧疚嗎?你就從來沒有想過,看到他的時候,我也會心痛嗎?你就從來沒有想過,喬御仁對我來說,也是沉重的存在嗎?」

安然收回手,眉心微微一痛,「我……跟你一起下去。」

喬御琛冷漠:「不用了,我不想再看到你們兩個同框,不想再看到你們兩個眉來眼去,我怕我會忍不住的想要殺了他。」

他轉身下樓,只留安然一個人在房間里。

樓下客廳里,喬御仁站在玄關前的台階下,看到喬御琛,他走上前:「哥,安然呢?」

「你有什麼資格見她?」

「她今天只是被我連累了,我知道你恨我們母子,我怕你看到我媽會被激怒,所以就給雅音打電話,讓她去阻止我媽進公司,可是雅音的電話沒有接通,沒辦法我才給安然打了電話。畢竟公司里,只有她們兩個人知道我媽的樣子,如果你不信的話,可以看我的手機通話記錄,我真的是先給雷雅音打的電話。

我發誓,我沒有別的意思,安然的心思單純,她也一定不會想到,幫我會引來這樣的麻煩,總之這件事兒,錯在我,哥,請你別傷害她,算我求你了。」

喬御琛看著喬御仁這副樣子,心裡一陣惱火,真是摯愛情深啊。

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要來幫心愛的女人求情。

他咬牙:「我早就說過,讓你離她遠點兒,你不聽,換來的結果就只能是讓她夾在你跟我中間左右為難。喬御仁,我不管安然愛的人是誰,只要她還活著,我都不會放棄她。

我跟你之間的關係,這輩子都不可能會緩和,所以,想要讓她好過,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你立刻滾出她的人生。如果你再執迷不悟,受傷的,只會是安然。」

喬御仁呼口氣,幽幽的問道:「你愛上她了吧。」

喬御琛森寒的看向對方:「你說什麼?」

喬御仁垂眸苦笑:「你愛上安然了,不然,以你的個性,今天怎麼可能會放過我媽。」

喬御琛瞳孔危險的眯起:「你再說一遍。」

「哥,別愛安然,你們……是註定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了解安然,你的愛,會讓你們兩個都會粉身碎骨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