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就這麼喜歡銀子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41
A+ A- 關燈 聽書

掌柜見劍尖一寸寸靠近自己,心下一驚,才特地看了一眼二樓。

他的眼神總是瞟向二樓的緋衣男人,侍衛們心中便有了確定。

「按你這話之意,東西都在那男人雅間內?」

侍衛瞬間就明白了。

掌柜沒出聲,只是點點頭。

反正明眼人都知道二樓的那位緋衣男人都不能惹,這些侍衛真的敢上去尋人麻煩的話,那也是找死。

但……

侍衛們可不知道,領頭的侍衛看向了夜天珏。他們瞧見那方的男人輕微臻首,明顯是打算就這麼任憑他們去強搶。

侍衛們當即鬆開了掌柜,紛紛往二樓而去。

掌柜抬起衣袖抹掉額角的冷汗,長長嘆了一聲。

幸好,這些人沒要了他的老命。

做這拍賣會這麼多年,他還是頭一回碰見這樣的事兒,好像小命懸在腰間隨時都會喪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雲輕歌瞧見侍衛撤退了,「他們上樓了。」

這些人,好像是沖著他們雅間內的箱子而來。

夜非墨也側過頭看了一眼放置一方的箱子,深邃的黑眸里沒有絲毫波瀾。

碰!

門直接被人給踹開了。

雲輕歌這才明白,夜非墨為何沒有在門口留下幾名下屬守衛,就為了讓這些人主動送上門來。

她忽然抓住了夜非墨的手臂,「相公,你不要用武功哦。」

毒發可就不好搞了。

女子的嗓音很近,軟糯膩人,甜入心扉。

他第一次被一個姑娘的嗓音打擾了思緒。

若說雲輕歌演戲太過了,可偏生他自己還非常受用。

「嗯,夫人保護為夫。」他說罷,還將雲輕歌往身前拉過。

雲輕歌:「……」

靠!

死傲嬌,真是過分了啊。她不過是說別用武功,好心勸他一句,都是為他好,他倒好,竟然把她拉到前面做擋箭牌?

哼哼!生氣!

她剛想說話,腰際一緊,男人在背後環住了她。

卧槽!

她渾身一僵,被他這麼抱著,她還是沒出息地老臉一熱。

「王……相公?咱們這樣是不是不合時宜?」

「乖乖聽本王吩咐。」他俯首,薄唇貼在她耳側,用只有二人能聽見的聲音說道。

雲輕歌艱難地頷首。

「二位,直說吧,這箱迷魂香究竟多少錢賣,畢竟是我們太后需要。」

「不賣會怎樣?」雲輕歌看著為首囂張的侍衛,隨即問道。

堂堂太子,竟然命令自己的下屬做出這等粗魯可惡的舉動,他真的好意思?

看來是為了討好太后,什麼都不在乎了。

「呵,不賣的話,那就別怪我們先禮後兵了!」侍衛率先拔出了長劍。

雲輕歌冷笑,說:「既然如此,別廢話了,這東西,我們還真的不賣。」

「好,不賣!直接搶。」侍衛頭子一揮手,其他侍衛紛紛入雅間里。

從來沒有人會破壞規矩,畢竟這拍賣會背後也有鬼帝的勢力,皇家都要給面子的鬼帝,誰都不敢動。

可今日……

大家都誤以為今日鬼帝未在場。

畢竟一直跟隨在鬼帝身邊的鬼面隨從們都沒有出現過。

雲輕歌見他們刀劍對著木箱,剛要出聲,身後的夜非墨淡淡出聲:「讓他們搶。」

雲輕歌訝然。

不是不賣給皇家人嗎?怎麼人家來直接搶,就願意了?

當然,這個問題,她沒問,暗暗吞回腹中。

於是,她決定發揮自己超常演技,立刻反過身去回抱住了夜非墨,故作一臉害怕地說:「相公,我還怕怕,這些人好可怕呀!」

她的聲音亦如剛剛甜膩人。

這膩死人的節奏,令幾名侍衛皆是嗤笑。

感情這二人也不過是普普通通的小商販罷了,膽小怕事那類,他們上來搶東西都不敢反抗。

「把東西扛走帶回去給太子殿下看。」侍衛一聲令下吩咐完,立刻就有兩名侍衛上前把箱子扛著走了。

「喂,你們光天化日就強搶,是不是過分了些!」

聞言,侍衛們轉頭看發聲的雲輕歌。

侍衛甲:「誰讓你們不賣,敬酒不吃吃罰酒。」

「……」雲輕歌聽得額際上青筋暴跳。

他們搶東西還有理了?

一群混球!

都說什麼樣的主人培養出什麼樣的奴才,也只有夜天珏渣男才培養得出這樣的混賬侍衛。

雲輕歌心底罵道,面上還要裝作自己很氣憤又不敢反抗的可悲憤怒又糾結模樣。

侍衛們看著他們夫妻兩不動,便以為他們害怕,扛著寶箱就走了。

待人走了,雲輕歌不爽快地扯開了腰際上的手。

這死傲嬌,故意佔她便宜!

「剛剛為什麼說讓他們搶?」她心底有氣。

夜非墨看著她這張易容的小臉上表情也依舊如此豐富,深入寒潭的眸底卻染上了一分興緻。

「你為何生氣?」

「我?我為何生氣?」她都要被他這淡定到欠揍的表情給氣死了,「我怎麼能不生氣,沒收到錢哎!」

雖然錢不是她的,可至少她可以在南玄國君那兒坑一筆人工費吧?

夜非墨略帶些無奈,捏了捏她的臉,「就這麼喜歡銀子?」

此時此刻,他忽然感嘆著幸好自己手中有不少錢,否則這丫頭不得嫌棄他?

雲輕歌一巴掌拍開他的手。

「等著看好戲。」他輕輕說道。

……

木箱被侍衛搶走了,但下面的叫價卻依然沒有停止。

夜天珏和雲挽月見得手了,立刻從雅間走出。

雲挽月有些興奮地說:「太好了,這次皇祖母一定會高興了!」

夜天珏也微微笑了笑。

二人走出雲水樓,木箱已被抬到了馬車內。

「貨物確認了嗎?」雲挽月走近問道。

侍衛搖搖頭。

「打開來,看看。」夜天珏瞥了一眼侍衛,抬了抬下顎吩咐。

如此重要之物,他如何也得再確認一番,尤其是剛剛拍賣叫價並沒有停止。

雲挽月睜著偌大的眸子等待著這箱子打開。

然而……

轟隆——

……

震天的爆炸聲讓地面都顫了顫,整個雲水樓客人都聽見了,紛紛往另外一扇可以看見街邊的窗邊湊去。

「怎麼回事?」

街邊還有百姓們也圍了過來。

雲輕歌也聽見了動靜,湊到了窗邊往外看,驚愕地看見了街邊的情況。

只見剛剛停著夜天珏馬車的地方此刻一片狼藉,馬車被炸散了,馬也被炸死了,就連地面也凹陷了一塊。

她看向窗外,神情十分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