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本王不缺錢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48
A+ A- 關燈 聽書

「你你你,那箱子里的東西有問題?」雲輕歌恍悟過來,轉頭看向男人。

緋衣的男人負手立在窗邊,目光幽邃地看著街邊被炸凹陷的景色。

寒風拂入,衣袂獵獵。

男人身子挺拔如松,墨發飛揚,幾縷髮絲點綴在緋衣上,迷人狂妄。

在雲輕歌以為他不會回答問題時,他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這是他欠本王的。」

聲音寒冷到沒有絲毫溫度。

她不吭聲了。

之前夜天珏的卑鄙無恥行徑差點毀了夜非墨的臉和腿,確實該反擊。

「不知道有沒有炸毀他們的臉。」死了最好了。

當然,心底如此希望,可她知道沒這麼容易。

夜非墨自窗邊轉過身來,看向她,問:「怎麼,你心疼?」

「心疼?王爺說得哪裡的話,我為何心疼?對太子,我可是巴不得他趕緊死了的好。」

她說得誠摯,一臉信誓旦旦。

如此真誠的模樣,她都恨不能豎起三根手指天對天發誓了。

這男人總是疑神疑鬼,好像覺得她隨時會給他戴綠帽似的?

真是奇怪了。

都這麼久了,他們成親已經有一月了吧,她表現得這麼好了,他怎麼心中還有這種荒唐的疑慮?

看來以前的雲輕歌確實非常荒唐。

「最好是如此。」他沉沉地說了一句。

雲輕歌扶額。

好無語哦,大反派就是個直男。

「那王爺,咱們回去了嗎?」

一想到王府內還有一大堆等著他們的小妾,她也挺煩人的。

「餓不餓?」夜非墨好半晌才從她的臉上收回目光,看向別處。

這一聲問題問得極其溫柔。

雲輕歌有那麼剎那懷疑這是幻聽,畢竟男人的臉可沒有表情。

「挺餓的。」她揉了揉自己早已空空如也的腹部。

「走吧。」他抬步往外走。

雲輕歌連忙跟上他的腳步,歡喜問:「王爺要帶我去吃好吃的?」

前方的男人猛地頓住了腳步,她差點一腦袋撞上他的後背。

微微停頓下腳步,她揉了揉自己的額際。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王……」一個字剛出,男人清冽的氣息驟然拂近,令她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

「我說過,今日在外不許叫王爺。」

「哦,相公。」她從善如流。

他勾了勾唇角,「夫人若是再叫錯,為夫不介意當著這麼多人面吻你。」

「……」卧槽!

雲輕歌被撩了。

她因為驚訝,眼眸睜得大大的看著他,就像是在什麼新奇事物一樣。

這死傲嬌整日面癱著臉一副別人欠他錢的模樣,竟然會撩。

「咳咳咳,相公,我知道了。」

此時此刻,除了咳嗽一聲掩飾自己的心情,她還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反應。

她說完這話,清晰瞧見男人薄唇勾起一道完美的弧度。

不知道他到底是被她哪句話亦或者哪個詞給取悅了呢?

……

被夜非墨帶到了附近的酒樓里,菜單遞給她時,她特地瞄了一眼這各色菜的價位。

這兒的好處便是,一些高大上的酒樓里都有菜單,明碼標價。

只是價位比上次夜天珏請作為吳大夫的她吃飯的價格貴了兩三倍。

她看了一眼菜單,又看了一眼對面正沉靜看她的男人。

來來回回抬頭看了一次男人。

夜非墨忽然問:「看不懂?」

「不不不,只是……」有點貴哎大佬。

夜非墨又問:「沒有合胃口的?換一家?」

雲輕歌一聽,忙不迭點頭。

她知道,夜非墨不缺錢。但是錢要花在該花的地方,而不是在這樣的地方奢侈浪費,畢竟皇宮的御廚都能請進王府內做飯菜,這樣的高貴待遇,沒必要在這兒浪費錢。

她感嘆自己日後果然是個會省錢的姑娘,若是嫁人了,一定會是個持家的好妻子。

瞧她點頭,夜非墨便起身準備換一家。

小二見貴客要走,當即叫道:「二位,是我們這小店的菜色不合二位口味嗎?還是……二位想吃的菜色沒有?」

看二人衣著,一定身份非凡,他不能讓他們走人。

夜非墨聽見小二如此問,自然是看向自家媳婦。

這家酒樓是他自認味道不錯的。

可不知道雲輕歌是不是有喜歡的菜沒有在菜單上?

雲輕歌抿了抿唇,面對著夜非墨那不解的目光,她硬著頭皮點頭。

「是什麼菜呢?」小二虛心求教,「興許我們可以讓后廚做一做。」

「不……只是你家菜有點貴。」

此話一出,氣氛陷入了僵局。

夜非墨的臉色瞬間黑沉如碳。

小二表情僵硬了一會很快就自然了。

什麼嘛,瞧著二人穿的這麼體面,原來是個窮光蛋。

於是,他態度極快轉變,冷漠說:「二位請便吧。」

言罷,轉身走了。

雲輕歌尷尬地摸了摸鼻尖,轉頭看向夜非墨。

男人黝黑的眸子里明顯寫著「惹我者找死」五個字。

他的表情怎麼變得這麼可怕了?

「相公?」

「我缺錢?」他冷聲問。

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想掐死這女人。

已經明裡暗裡告訴過她,他根本不缺錢,最重要的是,他的身價也已經完全讓她知道了。

這死丫頭,怎麼還會誤會嘆很窮?還想著給他省錢?

「不,不是的。即便是再有錢,也不能把錢花在沒必要的地方吧,剛剛菜單的菜色,很多是……我們府邸里的大廚都能做的呀,這麼浪費,不妥。」

她說罷,主動挽起了他的手臂往外走。

「相公,聽我的,好不好?」

這撒嬌的語調,夜非墨覺得自己很該死地受用。

他沉沉嗯了一聲,語氣還是軟了:「既然如此,走吧。」

雲輕歌微笑,拉著他往外走。

結果……

在街上,雲輕歌找了一家不太好的酒樓,也不顧夜非墨那極臭的臉,兀自拉著男人就往那方而去。

臨到門口,男人死活不肯進入。

「來嘛,別這麼矜持,相公,不是說好聽我的嗎?」

夜非墨抿了抿唇,看著女子那嬌俏可人又彷彿撒嬌的模樣,心底軟化的不是一點兩點,還是跟隨著往裡走。

酒樓人很多,熱鬧嘈雜的環境令他不喜。

正要往裡繼續走,身後卻傳來了一陣打鬥聲響。

二人同時回頭。

只見一群蒙面黑衣人突然向著夜非墨的方向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