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她深感不安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7:54
A+ A- 關燈 聽書

突然的變故,令雲輕歌下意識地把夜非墨拉到了身後。

眼看著長劍就要刺向她心口的位置,堪堪還有三四寸的距離,忽然只聽得「喀拉」一聲響,身後男人瞬間拂袖出了一掌將人掀飛了出去。

同時,從四周躍出了無數戴著鬼面面具的黑衣人,瞬間將這批殺手給攔在了外圍。

雲輕歌被男人拉著往一旁安全地帶退。

酒樓里因為這突然的刺殺,一片混亂。

有人把筷子丟下叫著跑開,有的則是蹲在了桌下抱著頭。

退到暗處時,一抹黑影落下,在夜非墨的身側站定,抱拳說:「主子,南玄國君說,公主被抓了。」

「公主?」夜非墨擰眉看向下屬。

這是他的另一位得力下屬,青川。

青川點點頭,面色有些沉凝:「抓公主的人,不是太子,而是……他指名讓南玄國君親自去救妹妹。」

「現在如何了?」夜非墨沉聲問了一句。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青川看了一眼雲輕歌,唇瓣動了動又沒聲。

「怎麼?」

「回主子,南玄國君一心救妹妹,已經去了。」

「呵。」他冷笑一聲,對南宮昊這小子實在頭痛。

他忽然看向雲輕歌。

雲輕歌也看著他。

對視了好一會兒,雲輕歌似乎明白他想說什麼,連忙說道:「你去吧,我沒事的。」

南宮昊是他朋友,他估計要親自去救人。

「不過你不要用武功,這是大忌。」

他看著她此刻模樣,忽然又想親她。

忍了一會,他嗯了一聲,轉頭吩咐青川:「讓青玄護送王妃回府。」

「好。」

……

雲輕歌把臉上易容面具換成自己有疤痕的臉,又將紅色的衣裙換掉,才跟著青玄離開。

她問:「王爺不會有事吧?」

「王妃不必擔心,我們的人武功不是弱者。」

「哦,你們那什麼公主,和你們王爺是什麼關係?」

雲輕歌猜測,夜非墨和南玄國君感情甚好,想必和南玄國其他皇家人感情也不一般。

雖然不知道大反派和南宮昊是否真心互助,可願意親自去救人的,夜非墨必然很看重南宮昊。

青玄轉了轉眸子,連忙澄清:「王妃放心,這個公主跟我們王爺沒有一點關係!這次來我們天焱,雖然是悄悄來,但過幾日就是南玄和西玄使臣來訪我朝的日子。」

「到時候公主就是作為和親公主而來。」

和親……

這兩個字可就有意思了。

雲輕歌心底暗暗嗤笑。

誰知道那姑娘會不會見過大反派原本的模樣呢?如同李妙兒一般。

不過,這事兒也跟她沒有半點關係。

她點點頭,又問:「抓公主的人又是何人啊?」

「這個……是南玄叛黨頭目。」

「……坑爹。」她聽著這話,很無語地說了兩個字。

這種事情,在書里沒有寫過,因為是雲挽月的視角寫,倒是數日後的南玄和西玄兩國使臣來訪的事情有在書中寫下過。

倒是有好戲看了。

「對了,太子和太子妃如何了?」她更關心的是,那二人有沒有毀容?

夜非墨這招以牙還牙用得也真是不錯。

青玄一提這事就有點憤憤然,說:「聽聞二人渾身是血被抬回了宮中太醫院,但太子只是後背受傷,太子妃毫髮無損。聽聞是當時事發,太子將太子妃護在了懷中。」

「呵。」雲輕歌冷笑。

沒想到,這麼讓他們逃過了。

「不過這事皇上那邊肯定會追究。」

「追究便追究,太子帶人強搶別人東西,即便是追究起來,也是太子的不是。」雲輕歌對夜天珏是越來越不喜歡了。

最近行事作風令她越發反感。

青玄搖頭,「話雖如此說,可畢竟皇家都是向著太子。」

「皇上也會向著?」雲輕歌皺眉。

青玄愣了一下。

這皇帝到底向著誰,他也說不準。

他有時候也看不懂皇帝的心思,到底是喜歡他們主子多一點,還是喜歡太子多一點?亦或者都不過是皇帝在試探眾皇子罷了?

「罷了,先回府再說。」

她雖然很八卦好奇,可是也無法入宮打聽。

真是可惜。

……

雲輕歌回到府中,本想著在無盡的等待中看看醫書或許會更好,可坐下后,手中的書頁遲遲沒有翻至下一頁。

她覺得不安。

吉祥見她明顯不安的模樣,連忙問道:「王妃怎麼了?」

她知道王妃與王爺一同出府,可只是王妃一人回來了,王爺卻沒有回府。

「你讓管家去宮裡打探打探消息。」雲輕歌抬頭,吩咐了吉祥一句,隨即站起身來。

吉祥咦了一聲:「那王妃您去哪兒啊?」

這時間還早,也是青天白日的,可她就是擔心雲輕歌,不希望她出府。

「你不用管我,你去打聽消息吧。」

雲輕歌想去醫館看看,至少作為大夫,她興許能夠在醫館內分一下心。

……

青玄得知雲輕歌要去醫館,立刻主動跟上她,真怕她出什麼事。

「你不要暴露。」到了醫館門口,雲輕歌轉頭警告著。

青玄點點頭,連忙豎起三根手指對天發誓模樣。

雲輕歌看著他孺子可教也的模樣,頗為滿意地點點頭。

倒是青玄,盯著雲輕歌這張易容得滿臉是鬍子的模樣,暗暗抹了抹額際黑線。他也真佩服王妃,為了換身份,還真是什麼模樣都願意打扮。

在醫館內,如意立刻迎上前。

「吳大夫,您來了。」

「怎麼了?」她看得出來如意今日這急切的模樣。

與其說是急切,不如說是擔憂。

「聽聞……今日太子殿下遇刺……」如意咬了咬下唇,神情有些糾結。

她的表情已經告訴了雲輕歌答案。

雲輕歌眸光深沉了幾寸,看著如意:「你這麼擔心他?」

如意絞著衣角。

「他沒遇刺,都是他自己作的吧。」雲輕歌說罷,越過了如意在位置上坐下。

隨著她從身邊而過,清涼的風拂面。

如意站在原地,垂著頭。她知道,吳大夫對太子有很大的敵意。她也多次告誡自己,一定要站好自己的立場,可一聽太子出事了,她就擔心……

她轉過頭,張唇,聲音還未出口,醫館大門忽然「碰」地一聲巨響,被人踹開了。

這動靜,讓如意被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