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為什麼不解釋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1:17
A+ A- 關燈 聽書

她邊說著,電梯門也徐徐的關上。

她沒能得到喬御仁的回復。

她心裡也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得到他的回復。

她垂眸,站在電梯門口良久。

她堅持,不是因為她不會痛,也不是因為她真的不在乎。

只是因為,她不捨得。

不捨得放棄他,不捨得讓他一個人痛,也不捨得讓自己的後半生,在沒有他的時光里虛度年華。

可是這些,他都不懂。

不,他可能懂,只是他不願意為她改變。

現在,她是真的有些羨慕安然了,特別特別的羨慕。

她苦笑,看著電梯上的數字變成了1,轉身,回了顧雲清的房間。

既然御仁拜託她勸阿姨,她就要去做這件事兒。

她答應過御仁的事情,都不想讓他失望。

見她回來了,顧雲清有些著急的拉著她的手。

「雅音,你怎麼回來了,御仁怎麼樣,他還在生我的氣嗎?」

雷雅音抿唇笑了笑:「阿姨,你回美國去吧。」

「雅音,怎麼連你也這樣說呢,我留下,只是要為御仁爭口氣,我不希望他活的太窩囊。」

「可是阿姨你知道嗎,你做的這些事情,不見得是御仁想要的。你強加在他身上的東西,讓他覺得不幸福,即便這樣,你也還是要做嗎?」

顧雲清看著雷雅音,有些頭疼,本以為雷雅音會是自己的同盟。

「雅音,你不知道喬家的事情,所以有些事情,你不懂,我是為了御仁好。」

「阿姨,我是最近才知道的,原來喬御仁以前是個很愛笑的男孩兒。」

雷雅音走到沙發邊坐下,雙手交疊在一起,表情有些悲傷。

「以前,我最喜歡的,就是他那份憂鬱的氣質,我以為那氣質,是與生俱來的,結果後來我才明白,原來沒有人會有與生俱來的這種氣質,他之所以憂鬱,只是因為不快樂。

我聽他的朋友說,他以前是個陽光的大男孩兒,喜歡打球,喜歡製造浪漫,喜歡做追風的少年,即便心事重重,可卻也能肆無忌憚的幸福。可是這一切,我都不知道。

或許你真的為了他割捨了許多,鋪墊了許多,可是如果這些,只是把他變的不快樂了,那你還有必要去做嗎?像現在你要做的這些事情,像讓他跟我訂婚,這些都讓他不快樂。」

顧雲清有些頭疼:「雅音,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御仁跟你訂婚,沒有不快樂,他只是回了北城之後,想起了許多過往的事情,我剛剛不是跟你說了嗎,一定是那個安然勾引了他。」

「你說的不對,我比你接觸安然多,我比你了解她,安然不是這樣的人,喬御仁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他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他是個好男人,所以,他想要為過去的自己負責,這是好事兒。

阿姨你回去吧,你留在這兒,御仁也不會快樂,他不快樂,我也不會快樂,你不是說,你只想讓我們兩個好好的嗎?」

顧雲清無奈:「你們現在算是好好的嗎?如果由著你們繼續這樣下去,你們可能會分手。」

「如果不管我怎麼努力,他都不願意跟我在一起,那我也認了,這是我跟他的緣分不到,我願意等,一直等到他回頭。」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傻呢。」

「阿姨,我現在沒有別的要求,我跟御仁的想法一樣,希望你離開北城,如果你不走,我會跟御仁分手的。」

顧雲清看著她,看來,她的阻力又多了一個,暫時來看,她是不能輕舉妄動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點了點頭:「好,我走,我離開北城,雅音,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過分,可我還是想要拜託你,不要離開御仁,如果真的由著他留在這裡追求安然,御仁就完了,我走了以後,希望你要看住他,好嗎?」

雷雅音點頭:「我會一直陪在他身邊的,你放心吧。」

跟顧雲清說好之後,雷雅音就離開了酒店。

她下樓后,給喬御仁發了一條簡訊:「阿姨答應離開了。」

不過一分鐘,她就收到了喬御仁的回復:「謝謝。」

她苦笑,他想要的,根本就不是什麼所謂的謝謝。

「阿姨說,今晚想跟咱們兩個一起吃頓飯,來了一趟,總要讓她安心,今晚你對我不要太冷淡,哪怕是做做樣子呢。」

「好,我知道了。」

下午,喬御琛和安然沒有去公司。

三點多時候,譚正楠帶著幾份必須要處理的文件來找喬御琛簽字。

書房裡,喬御琛囑咐譚正楠,讓他開始暗中一點點的購入安氏集團零散的股份,還不能打草驚蛇。

譚正楠一一幾下后,離開了書房。

他從別墅里出來的時候,在院落里給葉知秋打電話的安然也正好掛了電話。

見到譚正楠,她對他點了點頭。

譚正楠倒是臉色很冷淡:「夫人。」

安然停住腳步,看向他:「譚秘書,有事兒嗎?」

「你真的太讓人失望了。」

安然凝了凝眉,「什麼?」

「BOSS根本就不可能會殺人,顧雲清那種人,也不值得BOSS弄髒自己的手,」譚正楠沒有過的解釋,只是對她恭敬的點了點頭后離開。

看著譚正楠走出別墅大門,安然站在原地,怔了好半響。

她微微握了握拳。

眼神裡帶著一抹愧疚,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做錯了,只是覺得,很難過。

玄關外的門打開,喬御琛手裡拎著一件呢大衣走了出來。

來到安然身邊,他將大衣披到了她的肩膀上,表情很是平靜:「這麼冷的天,你站在院子里幹什麼?」

安然仰頭看向他:「你根本就不會殺御仁他媽媽,對吧。」

喬御琛挑眉,沒有做聲。

「那中午的時候,我以為你要殺人,所以讓你放人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解釋。」

看到她盯著自己認真的看著的樣子,喬御仁抬手指戳了戳她的腦袋,轉移話題道:「冷,進屋去。」

他轉身往屋裡走去。

安然卻從後面拉住他的手腕:「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我當然不會殺她,這樣一個敗類,還不值得我為她做犯法的事情。」

「那你本來打算要做什麼?」

「不重要了。」

「我覺得重要,因為……我好像破壞了你的計劃。」

「既然已經破壞了,就沒有必要再說了,這個問題就此翻篇兒,以後我們都不在提了,進屋吧。」

他反手拉住拽著自己手腕的手,將她帶回了屋裡。

安然心裡很是難過,她怎麼會認為,他是要殺人呢。

當時大概腦子真的是進水了吧。

「對不起。」

「我說過了,這件事兒翻篇了。」

「我就是覺得很愧疚,」她看他,眼神中也真的是愧疚。

喬御琛將她往懷裡用力一扯:「既然覺得愧疚,那你就彌補我好了。」

「彌補?」她臉色微微有些紅,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歪了:「怎麼……彌補。」

他右手手指戳了戳她的臉頰:「你這紅紅的臉蛋兒告訴我,你已經知道了。」

安然白了他一眼,要從他懷裡出來:「你別不正經了,這裡是金沙灣。」

「我當然知道這裡是金沙灣,可是有什麼影響,」他鬆開她,對著廚房那邊的幾個人道:「你們都先出去吧,晚餐時間再進來就可以了。」

「是,」幾個傭人相繼出去。

門被關上后,喬御琛將她打橫抱起,往樓上走去。

回到房間,兩人製造了滿室的旖旎。

晚上,酒店的餐廳包間里。

顧雲清、喬御仁和雷雅音三人間隔而坐。

偌大的桌子上擺滿了菜。

雷雅音不時幫喬御仁夾菜,喬御仁對她笑了笑,將她夾的菜都吃掉了。

顧雲清唇角帶著淡淡的笑意:「你們兩個能這樣好好的,我真的挺開心的。」

「阿姨,你放心的回美國去吧,我一定會把御仁照顧好的,對吧,御仁。」

喬御仁尷尬的笑了笑,點頭。

「好,你們能這樣,我就放心了,我會離開北城的,你們也放心吧。」

喬御仁幾乎沒有跟顧雲清說過話。

一來是因為難過,二來也有愧疚。

明知道母親都是為了自己好,可她的好意,他卻什麼都不肯接受。

顧雲清端起酒杯:「今天難得,咱們三個人能聚在一起,來,你們兩個一起跟我喝一杯吧。」

喬御仁平靜道:「我開著車。」

「那就找代駕,跟媽媽喝個酒你也不願意?還是你覺得,媽媽只是讓你跟我喝個酒,也是在逼你。」

雷雅音端起酒杯:「阿姨,我跟你喝吧。」

顧雲清有些傷心的看向喬御仁。

他猶豫片刻后,也將酒杯端起。

三個人隔著桌子碰了一下杯,各自將杯中的紅酒飲下。

顧雲清挑眉,眼底帶著一抹算計,微微笑了笑。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喬御仁和雷雅音的視線都有些模糊。

隨即他們一前一後的暈倒在了桌上。

顧雲清打了一通電話,很快,門口進來兩個男人。

她倒了兩杯酒,從包里掏出一包藥粉,分別倒進了兩杯酒中。

「給他們喝下去,立刻把他們扶回房間去。」

兩個人各自開始行動。

顧雲清站在對面,表情里滿是自在。

『御仁,媽媽也只能幫你到這裡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