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顧太太溫如嫣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3:42
A+ A- 關燈 聽書

我和季暖認識的很早,早到顧霆琛出現以前,所以她很早就知道我對他的情意

更知道我所有的密碼都是我和顧霆琛相識的那天。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初雪。

「笙兒,你的臉色很蒼白,笑的很勉強。」

「是嗎?可能是天氣太寒冷了吧。」

我在茶館里陪著季暖聊了幾句便離開了,正打算回別墅繼續宅著的時候,一個陌生的號碼給我打了電話。

我接起,問:「你是誰?」

「我是顧太太溫如嫣。」

我冷笑著說:「你們還沒結婚呢。」

溫如嫣頓了頓,她執念般的說:「我知道,可我就是想告訴你我是顧太太,顧霆琛的顧太太,被你霸佔了三年顧太太位置的溫如嫣。時笙,我等了他三年,忍了你三年,現在不過是將錯誤停止而已,我終於如願以償的成為人人羨之的顧太太。」

她成為顧太太不能讓人成為尊重她的理由。

除非她自己自尊自愛,不興風作浪。

我不太感興趣道:「哦。」

說著說著,溫如嫣哽咽道:「其實我一直都不怪你,因為當年不是你坐這個位置也會是其他的名媛千金。她們可能沒有你這麼善良,如果遇上她們我這幾年也不會這般好過,說起來我還要謝謝你。」

我內心平靜的問道:「是嗎?」

我從不善良,只是我不屑與她勾心鬥角。

「是,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事不對,但我沒有辦法,因為我想要顧太太這個位置太長時間了。」

頓了一會兒,溫如嫣的笑聲透過手機遙遠的傳來,「我是顧太太溫如嫣。」

我冷漠的提醒她說:「你還沒嫁呢,他爸都沒同意呢。」

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事千萬別太篤定。

特別是面對自己喜歡的男人時……

溫如嫣低低一笑,「遲早的事。」

她在挑屑我,我卻懶得搭理她。

我掛斷電話把溫如嫣的號碼拉入黑名單,似乎又看到那個熟悉的背影,我眨了眨眼看見面前的街道上空蕩蕩的,最近的我總愛出現一些幻覺。

我搖了搖腦袋去了海邊,這兒是我和顧霆琛曾經辦婚禮的地方,剛到海邊就接到顧霆琛的電話,他嗓音暗沉的詢問:「最近為什麼躲著我?」

最近顧霆琛總是給我打電話約我見面,但我都婉拒了,甚至還說了一些狠話,但他卻一直糾纏不清,非得說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我盯著翻騰的海浪問:「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但我答應你,在婚禮之前我不會再見溫如嫣的,而這兩個月時間我專心的陪你談戀愛,時笙,我就是想補償你而已。」

或許他最近醒悟曾經的自己真的太欺負我,補償說到底也是憐憫。

我自嘲道:「顧霆琛,你以為我要的是這個嗎?」

「時笙,你想要談戀愛,甚至之前還拿離婚和時家做交換!現在我輕而易舉的如願以償了可你什麼也沒有得到,我不是一個你說給什麼就收什麼的男人,沒有付出一定的代價我拿著時家也不放心,倘若你不同意和我談戀愛我就把時家還給你!我顧霆琛不屑女人施捨的。」

我忘了顧霆琛是一個鍥而不捨的男人,當他決定一件事時他必須要去完成,而現在的他下了決定要和我談一場戀愛。

假如我不答應他談場戀愛他就不會要時家的。

但現在除了把時家給他我也不知道能給誰。

而且拋開一切恩怨,他最適合時家。

我失言,腦海里一直都在思考著一些事情,海風吹在了我的身上,凍的我身體發麻,顧霆琛在那邊也不著急,他耐心的等著我的答案。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彼此之間只剩下沉默。

許久,我說:「我有兩個條件。」

「嗯?」

「第一,我不願再見溫如嫣,包括你這兩個月也不能見她,而你更不能在我的面前提起她,除非我主動問起。第二,我拒絕性生活。」

現在的病情加重,做那事容易導致血崩。

再說我不願意讓他察覺到異樣。

顧霆琛在電話那邊笑:「以前怎麼不見你這麼霸道?」

「你算是答應了么?」我問。

「嗯,我答應你。」默了一會兒,顧霆琛開口道:「我先安排一下公司里的事,騰出時間,接下來的兩個多月我只屬於你。」

我只屬於你……

顧霆琛也太會撩人了。

待他掛斷了電話,我一直都處於僵硬中。

我未曾想過他會真的答應。

未曾想過剩下的日子裡有他陪伴。

我抬手摸上濕潤的眼眶,應該是海風吹的吧,不然怎麼會掉眼淚?

嗯,一定是海風太刺眼睛了。

……

直到深夜顧霆琛都沒有打電話再聯繫我,我心裡沒太在意,只是略有些失望,大多數的時間都是站在落地窗前等著,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但心裡隱隱的有個期待,希望他能像那天晚上那般站在我家樓下。

如山間清朗的風,如星空湛明的月,穿越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無論曾經的我們有多少不愉快,此刻我就想在我家樓下看到他的笑容。

顧霆琛的確是後悔了,但我了解的他即便是後悔也從不是一個失約的人,但正因為後悔所以一直在蹉跎時間,從我們說好談戀愛開始,我在時家等了他三天,期間他一個解釋都沒有,甚至一個簡訊也沒有。

就在我失去所有期望之後,顧霆琛給我打了電話。

我沒有接,而是去浴室泡澡。

洗了澡吹乾了頭髮,我倒了杯紅酒找來一本書坐在落地窗前翻閱著,房間里溫暖如常,外面忽而下起了冬雨,我偏過頭看向窗外一怔。

顧霆琛穿著一件沉藍色的立體齊膝大衣,骨骼寬大的手掌撐著一把黑色的大傘站在別墅門口的,沒撐傘的那隻手漫不經心的插在衣兜里的。

他什麼時候站在樓下的?

白天從樓下能看見我房間里的光景,他看見我轉過腦袋發現了他,他溫潤的笑了笑,從衣兜里伸出手晃了晃手裡握著的手機示意我接聽。

我猶豫了一會兒,找到手機接起問:「找我有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