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去見叛黨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02
A+ A- 關燈 聽書

這動靜也驚動了屋內的雲輕歌和青玄。

青玄本就躲在暗處,聽見了聲音,連忙摸向了腰間的佩劍。

「別動。」雲輕歌看向他,無聲地說出了兩個字,輕輕搖頭。

這時候一群衣著奇怪的男人踏入醫館內。

如意一見幾人凶神惡煞,立時躲至了門后,神情警惕。

他們的模樣看上去可不像是來看病的,反倒是像上門要債的。

「幾位,有事?」

「你就是吳大夫?」為首一人操著濃郁的南玄人口音說話。

這口音,聽上去不倫不類之餘,還有些滑稽搞笑。

雲輕歌臉上噙著淡然的笑,輕輕頷首:「是我,幾位有何事?」

「我們主上受傷,需要你去給主上治病。」

「你們主上?」看他們的打扮與口音,絕對是南玄人無疑了。只是,看起來並不像是南宮昊的隨從之類。

南玄雖然佔地面積不如天焱皇朝大,可至少也是個佔地極大的大國,堂堂一國之君身邊的人也不該如此蠻橫。

「是,我們主上。」

「我若是不肯呢?」

「不肯?」為首的男人手中握著大刀,故意將手中的大刀舉起晃了晃,「肯不肯,你有選擇嗎?」

雲輕歌渾然沒把他們的威脅放在眼裡,反倒是神色更加隨意了。

「如若用威脅來逼我去給病人看病,想太多了。我是個有原則的大夫。」

嘴上如此說,心底在猜測這些人的身份。

因為書中並沒有多提南玄之事,不過在夜天珏登基不久就一直對南玄西玄發動戰爭,甚至在雲挽月的唆使下,決心一統整個大陸五洲六國。

可惜的是,最後被雲挽月坑了,沒統一也就罷了,戰爭導致生靈塗炭、百姓苦不堪言、民間更是怨聲載道。

雲挽月後來殺了夜天珏反而還成了百姓們歌功頌德的對象,覺得她是個好皇后,為民除害。這才有後來她做了皇帝反對人也很少。

不過,最後終究還是把國給敗光了。

雲輕歌還在思索著,對方明顯是個急性子,見她還不動,給了一旁同伴一個提醒眼神。

二人當即上前,一左一右將她給困住,打算將她給扛走。

「去何處為誰治病,這事兒總得告訴我吧?」

舉著大刀的人:「我們主上,在前方天香客棧里,別廢話了!」

雲輕歌攤了攤手,勉為其難地說:「好吧,走吧。」

走到門口時,她特地轉過身看了一眼躲在暗處的青玄一眼。

這小子機靈點的話,應該明白要怎麼做。

待眾人簇擁著雲輕歌離開,如意才踉蹌著踏入屋中。

正要說話,一旁的青玄忽然從暗處走了出來。

如意看見他被結結實實嚇了一跳,立刻叫了一聲,這一聲還沒有出聲就被青玄打斷。

「不要叫,我又不是壞人。」

如意定睛一看,才想起是青玄好像就是靖王身邊的下屬。

「青……青大人,我們吳大夫……你去救救吳大夫吧!」

「嗯,我知道了。最好把醫館關門,稍後不論誰來都不許再開門。」

如意點點頭,一張乾淨嬌俏的小臉上都是可憐兮兮。

青玄看著她這模樣,有點心疼。

倒也不是喜歡這姑娘,只是覺得這小姑娘出來混的畢竟不容易,孤苦伶仃還無人護。

……

天香樓外被大批同類奇怪衣著的護衛守衛得森嚴。

他們的衣著材料比較粗糙,似是麻制,外面還罩著一層銀色鎧甲。

每人手中都有武器。

雲輕歌腦海里不由得閃過了之前夜非墨說的,南玄叛黨。這些人……不會……

「你們主上是叫何名字?」她忽然問。

「你問這麼多,怕是想死?」

聽著侍衛這麼威脅的話,雲輕歌輕輕切了一聲,再也不多說。

如此大陣仗,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入了客棧樓內,她一眼便看見了躲在了櫃檯后的掌柜,他偷偷探出個頭來看向他們,瑟瑟發抖中。

雲輕歌揚了揚眉。

「上樓。」身後的人用還未出鞘的劍戳了戳雲輕歌的背心,讓她上樓。

這舉動,使她極其反感。

她皺著眉頭,還是往樓上走去。

等見了他們的主上,再收拾他們也不遲。

她是被這些人推著走,上樓拐彎,最後才在一處天子號房前頓住了腳步。

「進去。」

門開了,屋內光線有些黑暗。

還未踏入,一股血腥味便撲了上來,嗅著令人作嘔。

雲輕歌暗自捉摸著,這位若是南玄叛黨的頭目,那應該是受了重傷?被夜非墨打傷的?

迎著血腥氣,她一步步往榻邊靠近。

「你是吳大夫?」站在床榻邊一名妙齡少女一轉頭就看見了她,嗓音尖利。

迎視著少女那犀利無比的眸子,雲輕歌反倒是更顯得溫吞散漫,慢慢點點頭。

「我哥哥被人重傷,還中了毒,你幫我哥哥看看。」

雲輕歌繼續溫吞點頭。

她其實挺疑惑的,這整個帝都里醫館不少,大夫也不少,為什麼獨獨要讓她來給人治病?

走至榻邊,她才看見了榻上躺著的男人。

他的青色衣袍被大片的血染紅,血花在他的心口處綻開,一朵朵,一簇簇。

他闔著眸子,長發散亂。

鼻樑挺拔,唇卻沒有血色。

是個長相極其妖媚的男人,比風涯更妖艷,比女人更多了一分英氣。介於陰柔與英氣之間。

她怔了好半晌,忍不住打量起這男人的妹妹。

兄妹兩長相頗有些相似,但論長相,妹妹的容貌似乎比哥哥稍遜。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別看了,我哥哥不喜歡男人。」少女抱著手臂,誤以為她這是對哥哥有了什麼非分之想。

她早已習慣,畢竟她哥哥長得太過美艷,令她這女人都頗為嫉妒,時常遇見喜歡哥哥的男人。

雲輕歌滿臉黑線,在心底也咕噥:她也不喜歡這種娘娘腔。

「別愣著了,趕緊給我哥哥看看傷勢。是不是中毒了?」

她走至床沿邊,手剛剛切上男人的脈搏。

忽然,有人匆忙闖入。

「二當家,不好,那南宮昊的人又來了。」

「怎麼會?」少女訝然,「他們不是把人都劫走了,還敢來?」

她提到這事兒,氣憤之極。

她哥哥為此被那一身緋衣的男人打傷了,這事兒,肯定沒完!